内容

工资增长与就业人数和物价升降的关系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wage growth, employment and price



             
经济发展中有三个因果关系:工资增长而导致的工作机会的相应减少,物价也会随工资增长而跟着上扬。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一点就通的道理。
 
人类社会是一个有发展规律的组织,我们的所有行为,和因这些行为所导致的,对我们的社会生活规律和规则所直接和间接影响到的,像一块投入水中的石块所引起的波纹那样,传波到最遥远的地方,直到这种波动的震荡力逐步减弱,最终消失为止。之后,整个水面又会回归到原来的正常(平静)状态。
 
今年,安大略省的劳工队伍发生了长时期以来所没有发生过的,最低工资大幅度上升的现象。从今年一月开始,原来的每小时最低工资从11.4元,上涨到14元的高度,达到23%的幅度。这是一个相当大的升幅,是过去二十年来最低工资增幅最大的一次。
 
从经济学的角度看,因工资增长所导致的劳工市场和商品价格的波动的因果果关系而言,那就是最低工资的大幅上扬,必然会令工矿企业的雇主,以减少劳工人数的途径,来抵消或减轻由此导致的经营成本的上扬,而这个举动,也必然会令整个劳工市场的工作机会的减少,和商品价格的相应上扬。

 
根据工资,工作机会和市场商品价格这三者之间的连带和相应互动的道理,这次工作上涨必然会直接影响到工作机会和商品价格。那么,这次工资调整究竟对安省的“工作机会”的减少,和商品价格的上扬,有何种程度的因果关系呢?

就今年一月最低工资上涨前后的三个月的情况相比,劳工队伍变化调查(Labour  Force  Survey )的统计资料显示,2018年的第一季度,安省失去了大约26万份,或43%的全职工作岗位,兼职工作岗位也损失了大约29,000份,或70%。两者相加,安省总共失去了接近30万分工作岗位。这是大幅增加最低工资所付出的代价。
 
以整个加拿大的劳工市场而言,除了25 – 54岁年龄阶层的劳工队伍有18,000份新增加的职位,安省的同龄工种损失了500个工作岗位以外,没有太大的变化。以整个加拿大的劳工市场而言,年龄在55岁或以上的劳工队伍,也有2500份工作职位的损失。
 
如果55岁以上的居然失去如此众多的工作岗位,确实 令人失望。原因是,最低工资的上升,对这个工作阶层的劳工而言,一般都不会有反面或正面的影响,换句话说,它至少不会对这个劳工人数有负面的影响,特别是介于55 -65岁劳工的就业人数,更是如此。

 
根据以往的历史资料,最低工资的增长,会沉重地打击二十岁以下的年轻劳工阶层,安省的此次最低工资的增长,就证明这个阶层(15到24 岁)所受到的打击特别沉重。它也是此次最低工资上升后,所受到最重打击的劳工阶层。
 
现在的问题是,政府应该如何解决或疏解因最低工资的增长而导致的这些负面影响?
 
从理论上讲,它似乎是一个不能“两全其美”的,或是“既要马儿跑的好,又要马儿不吃草”的艰难任务。在这方面,新上任的安省保守党政府,似乎已经对这个难题,进行了一种解决途径的尝试,那就是保守党政府正在计划推行一种称作“最低工作减税举措”的政策。
 
当然,这项正在商讨中的新举措,也必然会出现新的挑战,那就是究竟有多少人应该和可以被包括在这个优惠的政策里面?又如何能够避免那些正处于赚取稍微多于最低工资的劳工阶层,因此而故意在“原地踏步”的地位,以获得这项新政的优惠待遇。它显然是一项由于“人类惰性”行为所导致的社会问题。显然是一个难以全面解决的劳工待遇问题。
 
安省所实施的增加最低工资的举措, 势在必行。像所有的实施新的劳工政策过程中所面临的诸多问题一样,它们都是可以想象之中的难题。但是无论如何, 从久远的前程而言,安省此次大幅提高最低工资的举措,是有利于劳工阶层,并对安省经济发展有重大意义的举措。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