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100年前,加拿大国民党“党禁”事件回顾(下)


1916年10月域多利(维多利亚的旧称)中華會館暴动。起因为国民党在华社中争夺中华会馆的领导权。 
 
中华会馆是早于清政府在加拿大设立领事机构前的全侨性组织,即使有了领事馆,中华会馆承上启下,依然保持着侨领的地位,因此成为了国民党争夺的对象。域多利的中华会馆1916年9月选举,两位洪门致公堂会员当选正副董,引起会馆中的国民党不满。适逢是年袁世凯殂逝后,黎元洪恢复民国元年约法,续行召集国会。 9月国会讨论废立孔教问题的消息传到加拿大,引起主立孔教的加拿大华社与主废孔教的国民党冲突。在 10月8日域多利中华会馆讨论的会议上,国民党一干人冲进会场,当场严重砍伤洪门会员,血案震动全城甚至西人社会,西人报章报道了详细经过。随后,国民党《新民国报》主笔等人因此被捕。 


加拿大域多利洪门致公堂达权总社牌匾。


加拿大域多利洪门致公总堂达权社1918年印鉴。图片资料来源:UBC Library and Archives.
 
为此,加拿大洪门致公堂组建自己的政党,以清除洪门中的国民党人。1916年11月域多利洪门致公堂总堂成立洪门达权社。1917、18年,卡加利、温哥华也相继成立。以温哥华洪门达权社的宣言为例,可见当时党争的激烈程度:

自民国反正而后,我华侨所谓爱国爱群之党派,其行动每以“自由”二字为口头禅,不分公理与野蛮之皂白,恃党众,欺侨胞,种种暴戾,不胜枚举。往日, 本总堂之被侮,稍知其事者,莫不眦裂而发指焉。达权社诸君子,憤其凶残,特结社团以抵御之。其妖氛于是乎消灭,域埠华旅,得以安宁。本同人睹今思昔,慕其高风,于是组织一支社,为该总社之后援,以资联络而壮声势。。。。实为我洪门进步之一助耳...苟能黽勉同心,持公理以伸张其权利,又何难影响遍及于全加? 



1916年12月,域多利中华会馆暴动未息,已为国民党控制的温哥华中华会馆正董曾石泉等国民党人向中华民国外交部告发状告温哥华领事林轼垣,理由有域多利会馆暴动案林指挥不力,同时告林曾在袁世凯洪宪时期, “庇护帝制党派”,以及“贪赃渎职”的行为。林轼垣於1912年11月就任駐溫領事(1912-1917),任期横跨了袁、黎时期。由于多次寻求加拿大警方与司法部门参与,要求禁止《新民国报》,与国民党矛盾日深。1916年6月袁世凯殂逝,黎元洪执政民国政府,国民党此次倒林,向新政府清算旧官员。

1916年12月同月又有国内参众议院在审议一战中有关中国对德绝交的议案,中国外交部要美国、加拿大推举华侨代表参加。温哥华中华会馆国民党擅自推举任美国国民党总支部长黄伯耀,代表全加拿大华侨赴京参加参众两院会议,引起了加拿大侨社的普遍抗议,认为国民党操纵了中华会馆,公器私用。
 
短短两个月的冲突,双方都告到北京外交部,尤对于林轼垣案更成为重点,致使当时外交总长伍廷芳,令加拿大总领事杨书雯前往查清真相,谂知就里的杨书雯在来温哥华,在为林轼垣辩诬的同时,在华人聚会上严厉斥责党争:“吾国自共和以来,正值欧战剧烈不暇它顾之时,应有为强之机会,乃五六年来,当国诸公,绝少真心为国为民眼光远大之人,皆以意见为政见,党政分歧,互相水火,…置国本于不顾,…今国势危殆若此,奉劝诸君,及各侨民,当以国事为前提,勿以党争为急务。” “一有意见,仇视终身。…乃因党界邑界姓界之分,遂成参商,小者耗财,大者失国体,甚无谓也。” 


林轼垣曾于1912-1917年在温哥华担任中国使馆秘书、领事。他在袁世凯和北洋时期都任职,后转任中国驻新西兰领事。林为林则徐的四世孙。图片资料来源:郑芳《16个福建家族的百年历史》;UBC Library and Archives
 
尽管有《战时法》与书报检查制度,加拿大政府对于华人社区的党争了如指掌,但是一战早期,加拿大书报检察署的角度是以这些团体是否危害到加拿大社会安全来权衡。对于温哥华领事林轼垣多次致书给时任加拿大检察署署长的钱伯斯中校(Ernest Chambers),要求查禁《新民国报》,钱伯斯回信列出了关于《新民国报》的5个问题,如是不是对加拿大政府、社会有危害、是否攻击英国及同盟国,如果不反战不反同盟国就不会禁。《新民国报》目的在宣传国内革命,与主流社会安全无危害。尽管如此,书报检查署对于加拿大、美国国民党支部的活动都严格监视、记录在案。  

 
前文已叙,1917-1919年,是加拿大罢工运动高潮阶段,又有共产主义运动的推动,尤其是1917年十月革命后,苏维埃政党在加拿大的进行活动,使罢工与共产革命暴力活动相联。同样对于革命暴力的推崇,国民党人将国内暗杀异己的活动引到了北美。1915年,同情共和宪政的自由派记者黄远庸在旧金山被国民党人暗杀。1918年9月1日,研究系前党魁汤化龙在域多利又被刺杀,距CP2381法案的出台仅隔22天。


汤化龙(1874-1918)为民国初期共和党、进步党重要人士。袁世凯殂逝后研究系的成员。1918年9月1日在加拿大维多利亚街头被国民党员王昌刺杀。王昌随即自杀,而后遗体被国民党运回后葬于黄花岗墓地。
 
尽管汤化龙被刺只是一个偶然的突发事件,但加拿大政府没有再视而不见,時任加拿大國民黨支部總幹事的陳樹人以及温哥华其他五位国民党员被捕。9月25日,CP2381、CP2384法案的出台,加拿大政府取缔了包括中国国民党在内的外国激进政党组织,国民党的机关刊物《新民国报》在加拿大政府内部的争议中没有被禁,得以存活。 
 
从加拿大政府方面看,取缔中国国民党支部的理由是北洋政府1917年8月就对德宣战,加入了协约国行列,加上之前早在1916年已经非官方地与英法两国签约在中国招募劳工,赴法国前线援战,北洋政府被加拿大政府视为同盟。而孙中山国民党一方面反对北洋政府参战、反对派遣劳工,一方面接受了德国的金援,南下广东成立中华民国军政府,这个政府的合法性不为当时的国际社会承认。从加拿大政府的角度看来国民党,是作为协约国的敌对政治势力看待的,因此用钱伯斯的话来说,国民党反对北洋政府的活动就是被视为是反对协约国的非法活动,因而施以取缔。

 
1918年11月一战结束。1919年6月,戰時法案取消,国民党“党禁”才告結束,也给国民党在1910年加拿大的活动画了一个句号。百年过去,当年的CP2381、CP2384法案,因其限制公民自由与个人权利的专制而已被现代的主流价值观所否定,但是,从加拿大华人社区看,国民党与洪门的党争从此开始,在上个世纪几乎延续了百年,造成了加拿大华社长久的分裂与敌对。1927年后,国民党执政国民政府,国民党的海外支部,被冠以“蔚为侨社领导中心。”使得当年这段党争的历史或被掩盖,或被粉饰。在党禁发生百年后的今天,是应该正视历史的真相了。
 
作者简介:石晓宁,文学博士。毕业于复旦大学。加拿大约克大学语言、文学与语言学系中文合约教授。主要研究加拿大华人历史。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