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评论:联邦政府需要不停地向原住民道歉吗?
Is Canada apologising too much?



 
最近又听到了联邦政府因历史上对原住民的不公平待遇事件,而向他们作出道歉的报道,其内容仍然是一些”老生常谈”,实在没有再次加以重复的必要。
 
北美洲的美国和加拿大是百年前建立起来的国家,且都是外来的欧洲人建立起来的政府和政权,而土生土长的本地人,或土著,印第安人,现在则不管是在人口数目上,还是在文化习俗上,更重要的则是在政治地位上,反而变成了在他们自己祖居之地的“少数族裔”。这对他们来说,应该是一种难以接纳的残酷现实和历史性“耻辱”。
 
不幸的是,这却是他们的世世代代必须接受的历史现实。关于这段百年历史的经过,谁都了如指掌。本文所要探讨的,则是联邦政府不断重复这种“老生常谈”的历史,以及每次都向土著族裔表示一种复杂的“歉意”。
 
只要一提到这段历史,我们的联邦政府就会有“如履薄冰”之感,而土著族裔则每一次都显示出历史上“受尽欺诈”和受欧洲“殖民主义者”的不公待遇,并因此而感到“趾高气扬”,并对联邦政府的抱歉,乃至接近忏悔程度的“歉意”显示出一种骄傲自大,洋洋得意,乃至“乐闻其声”的姿态。

 
最近,杜鲁多总理又在一个类似的政治场合和形势之下,再次提到加拿大政府曾经在150年以前,把六个土著酋长问吊的历史事件,并感情激动地再次向土著族裔,显示出一种诚惶诚恐的忏悔之意。
 
杜鲁多总理在哥伦比亚省的Central Interior地方,在到会的好几百名土著族裔面前,讲述了百年前的白人政府以阴谋欺诈的手段,用“和平谈判”的名义,骗取六位土著族裔的领袖前来与白人统治者会面,而结果把他们全部杀害的肮脏历史事件。为此,特鲁多向所有的土著族裔表达了深刻的抱歉和忏悔,同时为最近发生的,土著族裔与政府工作人员之间的流血事件表示歉意。
 
最近发生的事件是,一个在土著族裔地区修路的工人在遭到了攻击后造成若干土著族裔伤亡的不幸事件。
 
杜鲁多在今年三月的国会上,对这个流血事件的发生表示了深刻的遗憾,认为这是一种“因不幸的误解”所导致的悲剧。但他并没有责怪土著族裔首先对筑路工人发动的攻击的行为。而且更在国会上,发表了一篇为此事“和解”和不问事故责任的宣言 (Statement of Exoneration)。并表示愿意亲自到事发地点,进行巡视和观察。

杜鲁多总理的诚恳表态,显然感动了土著族裔的领袖,他们的领袖阿尔仿斯Alphonse因此在会上表示,“ 我们一直不会相信,杜鲁多总理会亲自访问出事地点,以了解实际情况,总理这个行动的本身,就已经感动了人们”。

 
他声称,“就这一点,就已经感动了我们的民众”。因而表示出惊叹的感受:“我们的土著族裔从来也不会相信,作为加拿大的总理,会亲自到出事地点查访事故的实况”。为了表示对这种行动的感动和感谢,土著族裔领袖因此送给杜鲁多总理一件公鹿皮制作的外套,象征着他受到土著族裔的感谢和尊敬程度。
 
当杜鲁多总理在国会宣读这篇向土著道歉的文件以后,全体国会议员当场全体鼓掌,以热烈欢迎和赞赏杜鲁多总理对土著族裔的大度和宽容。
 
回顾1864年,当同样的事态发生之时,当时联邦政府的白人工人,因没有获得当地土著的准许而进入土著族裔地区修路筑路之时,发生了杀戮事件,结果有五名土著领袖因对筑路工程团队的暴力攻击行动而被吊死。在经过了154年以后的今天,同样性质的筑路事件发生之时,不但没有任何土著族裔受到任何形式的伤害,加拿大的国家总理还亲自到有争议地点进行善意查访,而且整个事态也得到和平妥善解决。
 
可见时代在进步,加拿大主流社会与原住民之间的关系,也变得像越来越友善和平理性。它更显示出加拿大全体民众对土著族裔的权益越趋尊重,和两个族裔之间关系改善和全体国民素质之飙升。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