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魁省新政府称该省是经商的好地方,那为什么新移民还是望而却步呢?《环邮》专栏
Quebec’s new government says it’s business-friendly. So why is it scaring off newcomers?



 
《环球邮报》12月11日发表的一篇由获奖记者Rita Trichur撰写的文章称,早在2013年,安省一家医院就已经找到从魁北克省挖人才的好方法。
 
位于奥沙瓦的Lakeridge Health医院在麦吉尔大学(McGill University)的学生报上刊登了一则瞄准医科生的广告。在这则广告中,有一名年轻女性身穿实验室工作服,拿着听诊器戴着粉红色头巾,旁边的广告语是“我们不在乎你头上戴着什么,我们只在乎你在想什么。”
 
这则广告随即便在社交媒体上广泛流传开来,而在这之前,马华(Pauline Marois)领导的魁人党少数政府刚刚提出魁北克价值宪章,其中要求禁止省内所有公职人员在工作场所佩戴宗教头巾,其中包括hijab, turban和kippa。尽管这一提议遭到包括蒙特利尔犹太总医院(Jewish General Hospital)在内的一些机构和人士的反对,但却为安省提供了吸引医生和护士人才的新契机。

 
在魁人党于2014年的省选中落败后,魁北克价值宪章也被废弃,但在四年之后,魁北克居民又在经历似曾相似的一幕。在今年10月赢得魁北克省选的魁北克未来联盟党(The Coalition Avenir Québec)已经制定了富有争议的政策,一些高技能工人可能会因此被驱赶出魁省。魁北克未来联盟党不仅誓言会禁止政府官员、教师、警察和法官等公职人员穿戴宗教服饰,魁省新任省长勒戈特(François Legault)还表示,他甚至可能会引用《加拿大权利与自由宪章》中的“但书条款”(notwithstanding clause)扼杀宗教权利。
 
虽然勒戈特后来曾称新规可能只会适用于政府新员工,但在魁北克未来联盟党上台后陷入噩梦的并不仅仅只有新晋公职人员。魁北克未来联盟党还打算削减魁省的移民数量,强迫新移民参加“魁北克价值观”测试,并驱逐在抵达三年内未能掌握法语的移民。这些提议让私营部门心生寒意。由于魁北克未来联盟党能够当选部分要归功于其领导人的企业信誉(勒戈特曾是航空公司高管),因此该党并不会一味追求有利营商的政策。
 
魁省的经济表现一直很强劲,但这也掩盖了该省就业市场的一些新趋势。去年五月,魁省发布了五年劳动力战略,并承认该省必需确保拥有足够的工人,其中包括移民和年轻人。

 
实际上,蒙特利尔经济研究所援引加拿大统计局数据编写的一份报告指出,在1981年至2017年间,魁省45岁以下人口的净流失量达到23万人。相比之下,安省的年轻人口在同一时期出现增长。此外,魁省创造的全职就业岗位数量也落后于其他省份。
 
魁北克未来联盟党政府特别针对宗教少数群体只会加速这种趋势。或许更糟糕的是,勒戈特正在浪费一个吸引加国其他地区的高科技人才前往魁省的好机会。比如,安省新移民对法语浸入式课程的需求正在不断增长,同时有更多孩子接受高等教育,其中包括STEM (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专业。
  
如果勒戈特真的想保护魁省的法语特色,他就应该尝试让新移民利益相关者参与其中。魁北克未来联盟党应该确保所有魁省省民在职场享受公平待遇,包括赔偿事宜。
 
扼杀宗教权利可能还会影响勒戈特的其他目标,比如改善家庭医生服务,以及促进圣劳伦斯河(St. Lawrence River)沿岸一个科技和创新中心的发展。

 
在2014年至2018年间执政的魁省自由党政府在碰壁后终于认识到不应该扰乱少数族裔的权利。去年,魁省自由党禁止魁省省民在使用公共服务时穿戴面纱。相关法规主要是针对穆斯林女性,后来被一名法官推翻,魁省自由党政府不得不发布有关宗教融通的新指引。
 
在今年10月省选落败后,即将离任的魁省自由党省长Philippe Couillard曾称,魁北克必需敞开怀抱笑迎新移民,去关注人们的所思所想,而不是他们头上所穿戴的东西。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