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共享单车公司Ofo的崛起与衰落带给中国科技投资者的教训
The rise and fall of bike-sharing company Ofo is a lesson for China’s tech investors





《环球邮报》12月25日发表的一篇文章称,在上海和北京的人行道上,许多曾是亮黄色的ofo共享单车都已经处于失修状态,要么链条松脱,要么车轮变形,要么已经开始掉漆,这也反映出曾经迅速崛起的中国共享单车初创公司Ofo已经急剧衰落。
 
目前,数以百万计的ofo用户正要求返还他们的押金,而ofo的创始人也承认正在考虑申请破产。ofo的困境也为中国的科技投资者敲响了警钟,在此之前他们向共享单车、网约车和送餐等亏损生意投资了数百亿美元资金。就在不久前,ofo还在踌躇满志地进军海外市场,并从阿里巴巴(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和滴滴出行(Didi Chuxing)等支持者那里筹集到数十亿美元资金。
 
现在已经破产的共享单车公司3Vbike的创始人巫盛华(Wu Shenghua)表示,现在看来共享单车生意似乎是最愚蠢的生意,但中国最聪明的人却都想参与其中,现在看起来这真的很可笑。
 
Ofo共享单车在中国已是无处不在。这种单车没有锁,用户只需扫描二维码就可以骑上车子去往任何地方,Ofo共享单车在进入北京的校园后,迅速获得都市年轻人的青睐。在鼎盛时期,Ofo公司的估值一度高达$20亿美元。


 
如今,几乎在中国所有城市的街角都可以看到ofo及其主要竞争对手摩拜单车公司(Mobike)提供的共享单车,并且数量多得惊人。Ofo的广告主角是中国流行歌手偶像,展示了时髦的年轻人在都市最时尚的地方骑单车的场景。
 
随着共享经济概念的崛起,共享单车一度被认为是朝阳产业。在过去两年里,中国还曾涌现数十家规模较小的共享单车公司,但它们最终都以倒闭告终,只剩下ofo、阿里巴巴支持的哈罗单车(Hellobike),以及被背靠中国社交媒体巨头腾讯公司(Tencent Holdings)的美团收购的摩拜单车在继续相互厮杀。
 
但是,为了争夺市场份额而进行代价高昂的竞争战,也意味着Ofo及其竞争对手都难以将人气转化为利润。由于欠供应商的债务到期,并且有越来越多用户要求退还押金,Ofo现在已经濒临生死边缘。
 
科技初创公司metaapp.cn的创始人,中国摩拜的前雇员Maxwell Zhou称,这是一个非常残酷的行业,所有利润都被竞争吞噬了,这种生意有必要成为大型业务的一部分。这和电子邮件很相似,其对社会很有益,但没有一家电子邮件提供商能够设置准入门槛,因此人人都可以做电子邮件服务商,结果就是没有一个人能从中赚到钱。


 
在鼎盛时期,Ofo曾在20多个国家发展共享单车业务,其中包括法国、澳大利亚和美国。但是,Ofo公司的内部人士表示,尽管该公司一直寻求更快速的发展,但期间却发现自己面临从交通法规到故意破坏,以及成本不断上升等一系列阻碍。
 
一位曾经参与公司国际扩张业务的Ofo前高管称,回首过去,公司管理层的确存在问题,公司扩张的速度太快了。这位前高管还称,ofo现在已经退出以色列、德国和美国等市场,并被迫出售资产,有些单车甚至以低至$2美元的价格出售。

ofo和阿里巴巴都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这位要求匿名的ofo前高管还称,ofo曾经尝试进军日本市场,并且想与软银集团(SoftBank Group Corp.)合作。但是,在ofo和软银集团支持的滴滴出行(Didi Chuxing)进行的收购谈判破裂后,ofo和软银集团的合作也被搁浅。
 
据这位ofo前高管称,由于许多单车都存放在仓库里,费用也就越来越多,这导致ofo损失了很多钱,现在还有许多单车仍然闲置在仓库中。


 
滴滴出行拒绝就此置评,但该公司援引早些时候发表的声明称,滴滴出行从未打算收购ofo,并承诺在未来将会继续支持ofo“独立发展”。
 
在中国,Ofo的许多忠诚用户现在都已经倒戈相向,因为线上退押困难,大量用户都涌至该公司位于北京的总部办公室前排起长队,要求退还他们之前提前支付的服务押金。到目前为止,已有超过1030万用户提出退押金申请,数额保守估计在10亿元人民币以上。
 
21岁的北京大学生姜哲(音译)表示,他在过去一直购买Ofo共享单车的月票,但最近Ofo共享单车的服务越来越糟糕,因为许多单车都已经损坏了。姜哲称,他最近没有用过Ofo的共享单车,因为已经很难找到完好无损的单车。

现在,姜哲也是众多寻求Ofo退还押金的用户之一。
 
Ofo首席执行官戴威(音译)在上周致员工的一封信中称,由于从去年底到今年初没能够对外部环境的变化做出正确的判断,公司现在正面临严重的现金短缺问题,这其中部分原因是因为大量用户要求退还押金,并且公司欠供应商的债务也已经到期。戴威称,Ofo目前正在“痛苦和绝望”中坚持着。


 
路透社看到的一份法院在12月4日签署的命令显示,北京一家法院已经将戴威列入信用黑名单,禁止他入住高档酒店,乘坐头等舱或送孩子上贵族学校。
 
中国一家曾盛极一时的创新公司罕有地濒临破产边缘,也引发了中国当局的担忧。中国交通部此前已经表示,其正在督促ofo畅通退押渠道、优化退押流程,加快线上退押进度,切实保障用户合法权益,同时让ofo公司多方开源节流,增强企业可持续发展能力。交通部同时亦呼吁公众给予该公司更多宽容,以支持这家创新公司继续发展。
 
但是,包括上述ofo前高管在内的许多人都对此信心不足,他称,Ofo很难再重现昔日的辉煌,他认为该公司再也不可能像过去那样,现在大多数人实际上都是在等待最后的时刻来临。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