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房价高不可攀 多伦多三分之一年轻人与父母同住
A third of Toronto’s young adults live with their parents



 
《环球邮报》日前发表的一篇文章称,26岁的伊恩•辛克莱(Ian Sinclair)最近终于在多伦多西区找到了中意的地下室公寓。
 
这套公寓交通便利,有单独的入口,辛克莱和房东相处得也很融洽,因为房东就是他的父母。在公共部门从事全职工作的辛克莱称,从本质上来说,他是父母拥有的这套地下室公寓的租户,但他不用支付租金。
 
在2017年大学毕业后,辛克莱便搬回了位于Runnymede站附近的父母家中居住,他在谈及自己的处境时称,他觉得自己很幸运,因为他的许多同学父母都不住在多伦多,所以他们没得选择,而他一毕业就可以搬回自己出生成长的家中居住。
 
随着多伦多住房危机愈演愈烈,专家们已经看到年轻一代中正在出现新的分化,其中有一部分年轻人可以与父母同住以积攒购房首付款,而另一部分人则没有这样的幸运。
 
2016年人口普查数据显示,在和辛克莱同辈的20至34岁多伦多年轻人中,有近35%的人选择与父母同住。而在一些比较富裕的社区与父母同住的年轻人比例更高,比如在Runnymede-Bloor West Village社区相关比例达到近40%。此外,在其他一些拥有大量独立屋的富人区也有更多千禧一代选择与父母同住,例如Centennial Scarborough社区的相关比例高达69%,怡桃碧谷的Kingsway South社区相关比例亦达到61%。

 
在多伦多,与父母同住的年轻人比例最高的社区是该市最富裕的社区之一——Bridle Path-Sunnybrook-York Mills社区,在当地有多达75%的年轻人是和父母住在一起。
 
滑铁卢大学副教授南希•沃斯(Nancy Worth)在2017年发表的名为《住在家中的千禧一代》(GenY at Home)的报告中就已经研究过这一现象,他认为与父母同住的年轻人是在享受一种特殊待遇。
 
沃斯称,与父母同住已经被越来越多人视为是有助于年轻人实现财务自由的明智理财举措,人们不再认为成年后继续住在父母房子地下室里的年轻人是“懒惰的千禧一代”。而这种趋势亦导致年轻一代中出现了不均等发展。
 
沃斯表示,这种趋势不仅仅关乎金钱,也让许多婴儿潮一代父母与千禧一代子女的关系变得比前几代人更密切。此外,不稳定的工作也迫使许多年轻人搬回家与父母同住,因为他们很难获得30年的房贷,甚至都很难签订半年的合约租一年的房子。
 
沃斯称,由于越来越多年轻人无法获得可负担房屋,许多父母不得不伸出援手,以帮助子女攒钱购买自己的房屋。
 
心安之处即是家

沃斯称,如果父母拿不出$5万元资助子女购房,但却可以为他们提供一个栖身之所,尤其是家中房屋是面积较大的独立屋时,那也一样可以帮助子女省下租金,而在像多伦多这样房租高昂的城市里,节省下的租金也会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Bridle Path社区是多伦多众所周知的富人区之一,出售该社区房屋的ReMax Barry Cohen Homes Inc.公司老板巴里•科恩(Barry Cohen)称,与父母同住可以帮助年轻人尽快圆自己的住房梦。
 
科恩称,在Bridle Path社区成年子女和父母同住的现象很普遍,因为当地的房屋都是面积很大的豪宅。科恩还称,在当地甚至还有一些家庭是几代同堂,并且房屋也经过相应改造,比如祖父母、父母和成年子女都有单独的入口。
 
在多伦多,归巢年轻人比例最低的社区是位于湖滨区和金融区的社区,比如尼亚加拉(Niagara)社区与父母同住的年轻人比例只有4%,金融街(Bay Street)走廊的相关比例也只有7%,这是因为当地的房屋大多都是面积较小的新建公寓,几代人同住会很拥挤。
 
温尼亚家庭研究所(Vanier Institute of the Family)的首席执行官斯平克斯(Nora Spinks)称,如果你的公寓面积只有450或500平方英尺,那你根本没有房间给父母住,你甚至连养只猫的空余地方都没有。
 
多伦多地产局(TREB)发布的最新月报显示,在2018年12月成交的各类房屋中,平均售价为$750,180元,比一年前上涨2.1%。在各类房屋中,公寓均价涨幅最大,接近10%,镇屋和半独立屋的涨幅则分别为5.3%和3.2%,只有独立屋价格有所下降,降幅达到4.4%,其中多伦多市区的降幅达8%。但即便如此,大多伦多地区的独立屋均价仍然高达$945,580元,多伦多市区的独立屋均价约为$130万元。

 
据市场研究公司Urbanation称,在多伦多房价高企的同时,该市一居室公寓的平均月租金现在也已经超过$2,000元,这让许多年轻人不堪重负。
 
辛克莱对此就深有体会,因为在搬回家与父母同住后,他每年至少可以节省下数万元房租作为未来购房的首付款。
 
但斯平克斯称,有些青年人与父母同住则是出于其他一些原因,比如方便照顾患病的父母,或是因为在他们的文化传统里子女和父母同住是很正常的事情。
 
比如,24岁的Amani Tarud是在智利长大并拥有中东血统,她表示,在她的家乡子女与父母同住是很正常的事情,社会甚至鼓励年轻单身人士和父母同住。而在北美,子女一满18岁通常就必须离开家。
 
Tarud现在和自己的母亲,还有她的双胞胎妹妹共同居住在Yonge街和Eglinton街附近的一套两居室公寓里,她们还养了一条宠物犬。Tarud去年6月从多伦多大学毕业,但在她没有攒够购房首付款和还清学生贷款之前,她会继续和母亲同住,即便这意味着她只能和妹妹共住一间卧室。
 
目前从事儿童和临时看护工作的Tarud称,尽管和母亲同住会对她的社交和恋爱有一点妨碍,但仍然是利大于弊。因为以她现在的经济能力,想要拥有自己的住房是遥不可及的梦想。此外,和父母同住也有其他一些好处,比如在他们患病时方便相互照顾。

 
Tarud称,如果她必须和其他人合住,那家人也是最好的选择,因为起码可以和他们融洽相处。
 
城市规划师谢丽尔•凯斯(Cheryll Case)在从瑞尔森大学(Ryerson University)毕业后的一年时间里,一直和父母一起住在怡桃碧谷的Kingsview Village The Westway社区,该社区与父母同住的20至34岁单身年轻人比例达到49%。
 
凯斯现在和男友还有另一名室友一起住在一栋镇屋里,她一直觉得自己很幸运,因为在她大学毕业后可以和父母同住一段时间,从而积攒下一大笔积蓄。
 
但是,凯斯亦指出,有一些想要留在当地的年轻人只能选择继续住在父母的房子里,因为许多社区都缺乏可负担的房屋。
 
凯斯表示,除了高层住宅和独立屋,在多伦多各地建造更多更可负担的其他类型房屋,比如低层公寓和镇屋,将会有助于缓解住房供应问题。
 
凯斯称,能够和父母同住省钱是莫大的幸运,但是,能够独立生活也同样是莫大的幸事。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