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影响台湾经济三因素



 
台湾经济今年走向,主要受三个影响。从外部来说,台湾第一大出口市场的中国(包括香港)经济走向很值得关注;另外全球最大经济体美国(台湾第11大贸易国)的经济发展也很影响台湾。还有一个就是台湾自身经济政策和体制改革,这更是重要因素。

第一,中国经济持续下滑连累台湾

无论是中国内部学者,还是西方研究机构,多认为2019年中国经济持续下行(降低)。中国官方宣布去年经济增长率(GDP)6.6%,高于预定的6.5。但国际机构认为这个数字不真实:

新加坡的星展金融集团(DBS)研究员、首席经济学家拜格(Taimur Baig)认为,中国2018年GDP肯定低于6.5%。被视为国际权威的《美国经济咨商会》(TCB)评估:2018中国GDP成长只有4.1%。中国官方学者、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副所长向松祚拿到的政府内部报告展示,2018中国GDP只有1.67%,另有内部报告显示是负增长。即使按中国官方声称的6.6,也是1990年以来最低的。

中国经济下滑,今年会更加严重。国际货币基金(IMF)预测,2019年中国经济增长会降至6.2%,明年更降至6%或以下。同时预测印度经济增长率今年增至7.3%,2020年增至7.5%。



另外就是中美贸易战的影响。亚洲开发银行(ADB)报告预测,因贸易战,中国GDP将缩减1个百分点。也就是从上述国际货币基金预估的6.2%再减1%。英国牛津经济研究院(OE)学者Louis Kuijs预测,如果川普对所有中国进口产品提高关税,2019年中国GDP成长率将降至5.8%。

第二,美国经济增长的乐观影响

虽然台美经济连接规模不是那么大,2017年双边贸易额682亿美元(台湾对美顺差167亿美元,当年台湾军费开支105亿美元),但因美国是世界经济火车头,经济规模占全球24.4%,所以美国经济辐射世界,当然也影响台湾。

今年美国经济虽有所放缓(去年太强劲,第二季增长率创过去四年最高纪录4.2%),但仍会稳步发展。美国去年第四季增长率数字还没出来,前三季平均增长3.27%,如全年超过3%,将是2005年后第一次、过去13年最高。国际货币基金预测,2019年美国经济增长率在2.5到2.7%之间(仍优于近9年的平均值2.2%)。从1947到2018年,过去71年,美国经济成长率平均值是3.22%。



美国经济持续发展,有几个数字和因素,川普当选总统至今两年:创造了530万工作机会;500万人脱离食品卷(福利);失业率降至50年最低;非裔西裔亚裔失业率历史最低;有史以来最多美国人工作(1亿5千7百万);65年来美国首次石油出口,全球原油产量第一名!军费去年7千亿美元,今年7160亿(是中国3倍多;是俄国10倍)。

川普总统把企业税从35%降至21%,是过去70年最大幅减税,促使企业回流,招工扩大,失业率大幅降低,去年一度降到3.7%。 据美国《世界货币观察》(WMW)主编、经济学家Kimberly Amadeo预测,美国失业率今年降至3.5%,明年3.6,后年3.8。法国失业率目前是9.1%(青年失业率21%),两项比较,更可看出美国失业率低于4%是怎样佳境。

美国股市虽然去年12月大跌,几乎把全年增长都跌没了,但今年1月强劲反弹,《华尔街日报》说这是过去30年最好的1月份(道琼指数增7.2%;纳斯达克增7.92%)。从川普当选总统以来,道琼指数、纳斯达克都累计上涨了30%以上!《日经新闻网》报导,美国企业2018年获利在全球企业(约100国家的1.8万家上市公司)净利润总额中占比达39%(10年前只占25%)。据全美制造商协会(NAM)调查,美国制造业和商界在2018年的乐观情绪达到历史最高水平。国际货币基金预测,去年美国人均GDP达6.25万美元(日本为4万美元)。



第三,台湾自身经济结构的问题

台湾经济不仅受中美两大国的影响,更受自己内部政策和体制的影响。马英九执政最后一年,台湾经济增长率只有1.5%。蔡英文执政第一年,也只有1.5,因国民党留下烂摊子。蔡总统执政第二年(2017)台湾经济成长增至3.08%,是马最后一年的一倍多。按台湾行政院主计总处预估,2018年增长率为2.66%。今年可能2.41%。

受全球经济影响,台湾今年经济也会放缓,但不会有大的衰退或危机。股票再次冲到一万点,并保持万点以上。但台湾经济今年不会有非常强劲增长,不仅国际因素,尤其受自身结构限制:主要是国民党半个多世纪统治,台湾经济国有化程度太高。独裁者都喜欢国有化,国有就是党有,一党专制更可控制经济。哪里国有化程度高,哪里经济不会真正好。

美国经济比较健康,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国有比例较低。举个电力公司的例子,就可看出中美台的不同:美国有164家电力公司,78%是民营的,20%是公私合营或国营的(2015年数据)。美国电网公司的数量超过500家(平均每州有10家),绝大部分是民营的。它不仅形成竞争,市场化,更可避免一家或几家独大而造成价格垄断和官僚化(及事故)。

而在台湾,电力基本被国营的“台电公司”控制(台电隶属经济部),全台才有9家(IPP)民营电力公司(只占电力市场17.9%),但他们不被允许有自己的输电系统(电网),民营公司发电,只能卖给国有的、一家独霸的“台电”。台电这样做是限制(取消)民营电力公司直接向用户服务的可能,更防止民营公司降低电费(竞争),台电就可以垄断价格。



在中国,虽有华能、大唐、华电、国电等五大电力集团,但全部是国营的,国家垄断电力事业。高度国营化不仅造成价格垄断,还导致官僚横行,无法改革,煤炭发电在中国占绝对主体(高达74%),这是中国雾霾遮天、环境严重污染的重要原因(美国煤炭发电占比低于30%;台湾占36.9%)。

美国的国营比例(全部企业)在全球是最低的,在国有企业中就业的人数仅占全国总就业人口的1.5%;国营比例约5%。像欧洲经济较好国家之一的英国,在撒切尔夫人任首相11年大幅改革后,国营比例降至10%(之前是20%)。

民营才有竞争,才形成市场,国有就是政府官僚主导,效率低,是灾难。委内瑞拉就是最典型例子,其通货膨胀率官方承认170万%(IMF预测是1千万%;美国通膨率只有2.2%)。七十年代委国是南美洲最繁荣的,现因高度国营化、走社会主义,成为全世界最糟经济之一(300万人口逃到邻国谋生)。国营导致官僚、低效、灾难,这个道理早已是被无数国家证明的常识,在亚洲国家更容易被接受,但在台湾实施起来居然异常艰难,这是非常奇怪、不正常的!



像台湾的八大国有银行金库(政府占多数股权),两年前统计,占台湾金融市场49%;但八大国有银行经济效益还不如两个民营的银行。这就看出公有还是私有,国营还是民营的区别。

像中国经济下滑,其中一个因素是国营比重太高。美国经济学家拉迪(Nicholas Lardy)最近撰文指出,中国国营企业虽享受政府各种补贴和贷款优势,但仍有40%持续亏损;国企控制约30万亿美元资产,相当中国去年GDP的两倍多,但其资产回报率持续下滑。习近平支持国企,是把它作为维持政治控制的手段。

所以,台湾经济要健康发展,必须进行全面改革,走向私有化,民营化,市场化。另外要警惕和避免叶克膜经济。医疗上当人体功能丧失,血液循环通过外部设备所谓“叶克膜”维持。台湾经济如过分依赖对岸,中国就成了叶克膜。有研究统计,台湾500大企业在中国雇员数量比台湾本地多:在岛外员工250万,岛内150万。

从上述三因素来看,台湾经济要强劲发展,第一要警惕中国经济下滑的连累,减少依赖对岸市场,以南向政策为杠杆朝向世界;第二要加强与全球最大、并经济稳定发展的美国强化关系;但面对前两者,台湾只能被动调整。而第三点才是更重要,更可能台湾自身做修正的,那就是改革经济体制,大幅降低国有企业的成分,减少政府对企业的限制,给商界松绑,让企业获得更大自由(中小企业数量在台湾占97.7%,占就业人数78.44%)。记住这个被说过千百倍的铁律:充分市场经济,才有经济繁荣。
 
编注:更多曹长青文章,请访问cq99.us。曹长青推特:https://twitter.com/caochangqing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