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内阁洗牌岂能抑止信任危机





继数周前的内阁重组,联邦自由党小特鲁多政府如今又一次对内阁洗牌。与此同时还启动了对孟晚舟案的引渡司法程序。内阁频繁洗牌能否解决党内矛盾,从而挽回因政治干预司法程序引发的信任危机,疑问是明显的。启动对孟晚舟案的引渡程序,对遮盖加拿大司法受政治左右的羞耻,很可能无济于事。

鉴于蓝万灵公司(SNC-Lavalin)贿赂案件获庭外和解不予起诉之曾有安排的被曝光,前司法部长王洲迪被上次洗牌降职为退伍军人部长。小特鲁多欲据此向外界释放何种信息?小特鲁多政府一面高调宣称坚持司法独立,一面将王洲迪降调职,无疑欲通过对王洲迪的调职处理再次标榜自己公正性的假象,从而混淆对不愿受政治影响坚持司法独立的王洲迪惩罚之实质。上周王洲迪在国会司法委员会的作证,将小特鲁多及其政府的奸诈虚伪的嘴脸,勾画得淋漓尽致。



王洲迪不久又公开辞去尚未捂热的退伍军人部长职,直将小特鲁多欲掩盖内部矛盾慌称王洲迪满意内阁调职决定之假象,无情桶破。受尽司法不公的加拿大土著,随着土著出身之王洲迪的作证,再次将所谓加拿大司法公正的真相昭揭天下。但看官不要天真地以为,明显受美中贸易战政治影响的孟晚舟案会因此而有利于中方的转机,小特鲁多自由党政府为了死撑假司法独立那块遮羞布,也为了保住政权,很可能不顾国家利益假戏真做硬把孟晚舟往死里整。与老美一样,在某些人眼里,华人的地位也许比土著更为不堪。如果自由党政府继续为老美当傻X,不妥善处理孟晚舟案,到头来吃亏的仍是加拿大人。笔者在孟晚舟案刚发时就曾预测北京会扣下加国什么人作对应,若联邦政府继续应对不当或死要面子愣充司法独立,那三位在中国身陷困境的加人则肯定前景不妙,并且加中关系继续受损。

蓝万灵及王洲迪事件,表明自由党政府内部矛盾重重。PMO(总理办公室)非民选官员(俗称短裤男孩),在总理小特鲁多的默许下颐指气使地对资深民选高官发条头,不出麻烦才怪了。本国的所谓司法独立,原本也只是理论上讲讲的,事实上政府对司法的政治干预比比皆是。自由党政府的问题是,习惯性地做婊子欲立牌坊,结果将原本坊间俗成的事反而搞拧了。这次联邦补选中卑斯本纳比南的席位,几乎就是自由党送给NDP辛格的,各党都在打族裔牌,自由党也明明是手持族裔牌,却强作清高到最后还换不了底牌,结果打压王小宝换上港人,自乱阵脚分散力量就只好等输。



蓝万灵公司财大气粗可以贿赂非洲国家官员获生意合约,案发后又受本国政府庇护,敢对外国人行贿也就没理由不对本国人下手,这大概是反对党保守党领袖希尔提出要皇家骑警介入调查的深意之所在。王洲迪坚辞内阁部长位,也不在乎党领小特鲁多有权决定今年10月联邦选举的自由党候选人,明确表示要参选,这足够反映自由党内部矛盾不小,以及小特在党内的威信跌失。自由党政府现在一直硬撑,但补漏洞可能越补越漏,一旦引起民众对司法独立之宪法精神及原则的危机感,则小特鲁多别说奢想保住自由党政权,即便在自由党内部也可能会先掀翻了这位公子哥儿。继蓝万灵和王洲迪事件后,又一名自由党国会议员宣布不再竞选连任,使不参加竞选连任的自由党国会议员达6名;并另有内阁部长因蓝万灵事件对政府信心动摇,宣布辞职。内外交困,联邦自由党领袖公信力尽失,除了先洗掉小特鲁多,内阁洗牌(重组)再怎么频繁,终究也还是一付烂牌。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

评论总数

对本文的评论有1条
無名氏的头像
無名氏 (未验证) on 星期六, 三月 9, 2019 - 01:36
作者是《大中报》记者里少有的清醒之人。不像其他人,对什么司法独立迷之相信,被白人又洗脑一回,还不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