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车子、房子、脸书和收入不增加,加拿大人为何担心钱不够花?(一)
Cars, houses, Facebook and stagnant incomes – why you’re so stressed about money





《环球邮报》3月9日发表的一篇文章称,尽管加拿大经济在过去十年里表现不俗,但仍有越来越多证据表明加国人士越来越为钱操心。
 
有很多人因为家庭财务愁得整晚睡不着觉,他们的身心健康因此受到了严重影响。多伦多理财规划师西蒙斯(Shannon Lee Simmons)称,他的办公室里一直备有纸巾,因为他的客户在谈到诸如房价飙升,债务水平不断升高和无力积攒退休储蓄等问题时,常常会止不住落泪。
 
从财政角度来看,加拿大是自大萧条以来全世界最幸运的国家之一。加拿大的利率一直低企,许多城市的房价持续上涨,强劲的经济增长足以在不会引发通货膨胀的情况下将全国失业率推至极低水平。加拿大统计局在3月8日称,在过去12个月里,加拿大共创造了36.9万个就业岗位,其中包括26.6万个全职就业岗位。


 
从经济角度来看,过去十年堪称好时光。但是,分析公司Seymour Consulting最近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因为担忧自己的财务状况,有近半加国人士夜不能寐,同时有近四成加国人士认为对金钱的担忧正在影响他们的身心健康。
 
33岁的麦韦德(Rami El Mawed)是Thunder Bay的一名工程实习生,他称自己每个月都必须偿还数百元信贷额度和信用卡债务,这让他深感压力巨大。麦韦德称,他担心自己在碰到诸如失业等紧急状况时会无法应对,因为他从来都没有额外的现金可以用来储蓄。
 
45岁的贝利(Philip Bailey)在温哥华从事环境顾问工作,他称自己很担心一家四口的日常生活开支会导致他无法积攒足够的退休储蓄。贝利称,如果他采纳《富有的理发师》(The Wealthy Barber)一书中“先付钱给自己”的建议,也就是每个月先将部分收入放入自己的储蓄中,那他们全家的日子立刻就会乱套,因为如果他们真的先付钱给自己,那很快就会消耗掉家里的紧急储备金。
 
加拿大薪资协会(Canadian Payroll Association)上月委托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有超过1,000人都是依照以下的顺序对常见的生活压力进行排序,即金钱、个人健康、工作/事业、时间不够用、政治和社会问题、依赖他人(子女、年迈父母)和结婚/离婚。调查发现,金钱已经成为人们生活中最大的压力来源,有近40%的受访者称金钱压力是他们最大的压力,其次是有9%的人选择了个人健康,有8%的人选择了工作/事业,有6%的人选择了时间不够用,有4%的人选择了政治和社会问题,有3%的人选择了依赖他人,有2%的人选择了结婚/离婚,还有2%的人选择了其他问题,另有28%的人称自己没有压力。


 
Seymour咨询公司发现,金钱压力会让人产生无能为力的感觉,这是因为每个人都有金钱羞耻。但是在即将来临的今年秋季大选中,财务压力可能会成为公开讨论的话题。
 
联邦自由党在帮助其赢得2015年大选的竞选政纲中曾强调会帮助中产阶级和推动包容性增长。在上台执政后,联邦自由党政府降低了中等收入者的税费,并改革了儿童福利金,而这有助于降低儿童贫困率。但是,联邦自由党在今秋的大选中可能难以再将自己塑造成中产阶级的捍卫者,因为现在有如此之多加国人士对自己的财务状况深感担忧。
 
除了受油价下跌影响的省份出现问题,加拿大的经济也开始承受货币压力。信贷监测公司Equifax Canada报告称,在2018年最后三个月里,未能及时偿还按揭贷款以及其他各种类型债务的人数略有增加。Equifax Canada公司同时指出,同期内破产的消费者人数也在增加。
 
但即便如此,加拿大的债务拖欠率仍处于历史低位。Equifax Canada公司负责数据和分析的副总裁约翰斯顿(Bill Johnston)称,目前加拿大按揭贷款的拖欠率正处于特别低的水平。


 
约翰斯顿称,债务拖欠率和失业率有着密切联系,加拿大失业率在去年年底降至5.6%,创下43年来的历史新低水平,目前,加拿大的失业率维持在5.8%。这是因为加拿大的经济增速在2018年的最后三个月有所放缓,因此失业率可能随之上升。
 
与此同时,疲弱的经济增长趋势也使得另一个关键的经济支撑——低利率得以持续。自2017年中期以来,利率持续上涨已经使得按揭贷款、普通贷款和信贷额度的成本变得更加高昂。毫无疑问,贷款成本增加会导致人们财务压力加大,并会推高债务拖欠率。但是,正如加拿大统计局的消费者价格指数所显示的,加拿大目前的利率水平仍处于历史低位,除非发生通货膨胀否则不太可能继续上升,也已经成了让加拿大央行经济师们头疼的问题。
 
虽然官方的通胀数据仍然低于2%,但加拿大家庭感受到的生活成本压力又是另一回事。生活成本是了解家庭金钱压力的最主要因素之一。
 
温哥华环境顾问贝利称,他发现温市的杂货价格非常昂贵,他每次为孩子买东西都会花不少钱。


 
贝利夫妇有两个孩子,一个3岁,一个5岁,他们每月的托儿费总额就达到$1,630元。为了让孩子在夏季和春季参加提供照顾的露营活动,他们每年还要额外花费$2,500元,此外,让孩子们参加体育和艺术活动还要再花费$1,000元。
 
尽管贝利夫妇都是收入稳定的中产阶级,但他们一家四口的生活却很节俭。他们家只有一辆车,居住在一套三居室的镇屋里,并且每周只能叫一次外卖。但即便如此,贝利也已经开始和妻子讨论卖掉家里的这辆车,并减少去安省伦敦和英国伦敦探望双方父母的次数。贝利称,如果说有什么办法能够解决财务压力问题,那就是改变他们家的生活方式。
 
但是,像贝利这样的家庭想要改变生活方式,也变得比前几代人更加困难。因为现在人人都离不开的智能手机,再加上流量计划可能会导致一个家庭的月开支增加数百元,此外,孩子们参加的新生代活动,比如竞技舞蹈和课后数学辅导课程也都花费不菲。(待续)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