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车子、房子、脸书和收入不增加,加拿大人为何担心钱不够花?(三)
Cars, houses, Facebook and stagnant incomes – why you’re so stressed about money





社交媒体兴起令更多人面临财务压力
互联网和社交媒体的兴起可能也有助于解释为什么现在会有如此之多的人面临财务压力,以及他们所面临的财务压力为什么会与之前有所不同。有一种解释是从某种程度上说,我们现在所处的消费社会是建立在模仿他人的基础上,因为我们在看到别人购物或活动时会渴望做同样的事情。而社交媒体和互联网让这种渴望变得更强烈。
 
首先,人们现在看到的广告要比以前多得多。多伦多大学罗特曼管理学院(University of Toronto’s Rotman School of Management)的市场营销学教授索伯曼(David Soberman)称,他在上世纪90年代刚刚开始做老师时,人们每天会看到约200个广告,而现在,据各种研究估计人们每天看到的广告数量多达1,500个或2,000个。


 
几乎所有研究财务压力的研究员都认同脸书(Facebook)以及其他社交媒体是导致人们财务压力加大的罪魁之一。索伯曼教授称,你在上脸书网站后,常常会看到其他人发帖炫耀自己做了哪些事情,而在你看到这些贴文并发现自己还没有做过这些事情时,就会随之产生压力。
 
索伯曼教授还称,在过去并不存在这种情况,有时候你可能是在两年后和某人喝啤酒聊天时,才知道对方当年做过的事情。
 
超支会让人负债,从而会导致人们对自己的财务状况感到担忧。但是,不花钱有时候也会给人们带来压力。
 
多伦多理财规划师西蒙斯称,为了控制消费,她和丈夫有意选择了一套面积较小的两居室房屋,并且直到最近才淘汰了一辆驾驶里程已经超过20万公里的2008款捷达(Jetta),现在,他们家又买了一辆二手小型货车。
 
西蒙斯表示,她曾亲眼目睹超支让许多家庭背负沉重压力,她不希望自己的家庭也有同样遭遇,最终,她得以按照自己的意愿舒适地生活。但这样做也要付出一定代价,那就是生活的不满足感有时候也会给人带来压力。


 
西蒙斯称,认为一个人想要开好车子或是住大房子是虚荣或肤浅的表现是错误的,她认为拥有这些可以让人产生满足感,不会觉得自己落于人后。
 
工作场所是最关注和最多讨论财务压力影响问题的地方。人力资源咨询公司美世(Mercer)的加拿大分部财务富足项目负责人肯尼迪(Jillian Kennedy)表示,为钱发愁会导致员工心烦意乱,他们会因此无法高效工作或是病倒,而这可能也会对他们的同事产生负面影响。
 
肯尼迪以一位经济紧张的经理举例称,经理的职责是让新员工适应公司的环境,但大家可以想象一下,一个整天为钱发愁的经理会对公司造成什么样的影响,他不仅会影响自己的团队,还会影响其他同事以及新聘的员工。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并且刚刚开始为人关注和讨论。
 
美世公司所做的研究显示,总的来说,女性比男性更容易为钱担忧,并且高收入水平并不能让人们消除金钱压力。研究人员发现,年收入超过$10万元的家庭和低收入家庭一样,也会为支付账单和积攒养老储蓄发愁。有时候,高收入者甚至会面临更大的压力,因为他们常常被其他人视为领头羊和导师。
 
美世公司在研究中的另一个发现是,具备理财知识的人也会有金钱压力。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有一些接受过理财教育的雇主和团体会更加关注财务富足,而不是理财基础知识。


 
美世公司称,实现财务富足有四个要素:
* 控制每天和每月的财务:人们是否知道有多少钱在进出,他们对此是否感到满意?
* 承受金融冲击的能力:比如,是否能承受突然花费$500元。
* 能够积极实现理财目标:除了退休储蓄,还有诸如房屋装修等短期目标。
* 实现财务自由:人们是否有足够的积蓄能够想什么时候出去旅游就什么时候出去旅游,想什么时候退休就什么时候退休?
 
一家名为BestLifeRewarded Innovations的公司称,其通过在线健康工具在12个月内将员工的整体压力水平降低了19%,这些健康工具可以帮助人们监控压力和改变自身的生活方式或习惯,其中包括被保险公司纳入职场健康福利计划的教育内容,小测验和预算跟踪器。
 
从财务压力的紧迫性来看,为钱担忧的人士可以去咨询理财规划师、非营利债务咨询机构和破产专家。如果想要咨询理财规划师,应该寻找国际金融理财师(CFP)或注册财务规划师(RFP)等经过认证的专业人士。有许多理财规划师是通过出售投资产品获取报酬,但现在也有越来越多理财规划师在提供建议时是按小时或统一费率收费。


 
实际上,高水平的财务压力不仅仅会导致员工心烦意乱和老板忧心忡忡,美国的一项研究表明,整天为钱发愁的人会减少运动量,抽更多烟,并且更有可能患上抑郁症和肥胖症。
 
卑诗省本拿比的理财顾问兼教练格雷罗(Jose Jaime Guerrero)表示,为自身财务状况感到忧虑也会让人心生怨恨和愤怒。格雷罗称,这种现象在世界各地都可以看到,法国社会动荡和美国人民出现巨大分歧都反映了这一点。
 
即将到来的联邦大选将是测试财务压力沉重的加国人士的情绪,以及查看他们对政客抱有何种期望的好机会。政府为这些人士提供帮助的方法之一就是向父母直接提供或是通过补贴或税惠减轻他们的托儿费用负担。此外,政府还应该考虑如何帮助那些买不起房的首次购房者。
 
安格斯里德研究所(Angus Reid Institute)的执行董事库尔(Shachi Kurl)表示,2017年的卑诗省省选就让人们得以了解如果政客不以某种方式承认许多人背负财务压力,他们将会面临什么样的后果。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卑诗省都是加拿大经济最强劲的省份之一,但即便如此,执政的卑诗省自由党仍被选民赶下了台。
 
库尔认为,这是因为卑诗省自由党不承认许多选民都对自身财务状况感到不安。库尔称,虽然卑诗省经济基本面良好,但这并不代表所有省民都对自身财务状况感到满意。(续完)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