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美国富豪不择手段花钱造假子女入学申请,33名家长被起诉





根据纽约时报的报道,一个不会踢足球的女孩神奇般地作为明星球员被耶鲁大学征募。她父母为此花费了120万美元。

一名渴望进入南加州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的高中男孩被造假认定为有学习障碍,以便他可以在串通好的监考员陪同下参加标准化测试,确保他分数达标。他父母花费了5万美元。

一名没有赛艇经验的学生成为南加大赛艇校队成员,此前她的一张船上的“合成”照片被提交到学校证明她的专长。她的父母为此给一个特殊账户汇入20万美元。

3月12日周二,联邦检察官对在这场重大高校招生丑闻中的50人提出指控,他们涉嫌参与通过行贿“购买”耶鲁、斯坦福及其它名校新生入学资格的骗局。丑闻揭示了一些富人家长为让孩子进入有竞争力的美国名校如何的不择手段。



33名富豪家长在该案中被指控,包括好莱坞明星和著名商界领袖,检察官表示还会有进一步的起诉。

从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University of Texas at Austin)到维克森林(Wake Forest)再到乔治城(Georgetown),牵连其中的还有顶尖高校的体育教练,他们被控收受数百万美元,将不具资格的学生认定为高水平运动员,以便将他们录取。

涉案家长包括电视明星罗莉•洛夫林(Lori Loughlin)和丈夫、服装设计师莫辛莫•贾恩鲁里(Mossimo Giannulli)、演员菲丽赛迪•霍夫曼(Felicity Huffman)以及私募股权公司太平洋投资集团(TPG)合伙人小威廉•E•麦格拉申(William E. McGlashan Jr.)等。

12日周二披露的这一骗局牵连之广、行事之大胆甚为惊人。作为司法部有史以来最大的高校招生诉讼,涉及了全国200家代理机构,导致6州50人被控告。

这一波控告还突显出高校招生已变得如此残酷激烈,以致于一些人寻求破坏规则。当局表示,全国最富有、最优越的一些学生家长寻求为孩子在顶尖高校“购买”席位,这不仅是作弊,还会导致其他刻苦努力的学生失去接受大学教育的机会。

检察官称,在很多情况下,学生并不知道家长是通过篡改考试分数或撒谎让他们进的学校。联邦检察官没有控告任何学生或高校有不当之处。



“家长是这起欺诈案的重要参与者,”美国马萨诸塞州联邦检察官安德鲁•E•莱林(Andrew E. Lelling)周二在新闻发布会上说。他说这些家长利用他们的财富为自己的孩子创造不公正的入学通道。

“该案真正的受害者是那些刻苦努力的学生们”,他们被“资质远不如他们、由家人用金钱开道的学生”在录取过程中挤占了本属他们的位置,莱林说。

这起庞大财务犯罪和诈骗案的中心人物是威廉•辛格(William Singer),他是名为“钥匙”(The Key)的大学升学机构与职业网络(Edge College & Career Network)的创始人。

当局称,辛格利用“钥匙”及其位于加州纽波特海滩的非盈利分支机构“钥匙全球基金会”(Key Worldwide Foundation),帮助学生在标准化考试中作弊,并贿赂体育教练,后者能让学生以虚假的体育证书进入大学。

辛格用“钥匙”做幌子,使家长们得以将资金转入账户而无需支付任何联邦税费。



起诉书称,从2011年到2019年2月,家长们向辛格支付了约2500万美元,用以行贿教练和大学行政人员,以将他们的孩子指定为体育特长生,确保他们的录取。

12日周二下午,辛格在波士顿联邦法院出庭,承认犯有共谋敲诈勒索罪、洗钱罪、共谋欺诈国家罪和妨碍司法公正罪。

他身穿深色西装,描述了自己如何对学生的SAT和ACT成绩作假。他把学生们送到休斯敦或洛杉矶参加考试,并贿赂那里的考试管理人员。他说,学生们认为自己的考试是合法的,但是监考老师会在考试结束后纠正他们的答案。辛格说,他会告诉监考者他希望学生得到的分数。

在证词中,他将自己的贿赂和洗钱体系称为“一道侧门”。

“如果打个比方,有一道正门是让学生通过自己的努力进去的,还有一道后门是让人们通过学校的募捐系统,捐一大笔钱,但这些都不能保证他们进得去,”他说。“然后我设计了一道侧门,向那些家庭保证他们都能进去。所以这对很多家庭来说非常有吸引力,因为我创立了这个保证。”



检察官之一埃里克•S•罗森(Eric S. Rosen)说,辛格在一些案件中伪造了学生的种族和其他履历细节,以便利用平权来造假。

法官将判决日期定在6月19日,辛格以50万美元的保释金获释。

大多数精英大学都招收学生运动员,在这个过程中学校会采用不同的录取标准,这些学生的成绩和标准化考试分数要求往往低于其他学生。

辛格费尽心机地帮助家长把孩子伪造成教练希望招募的那种顶级运动员。

辛格伪造学生的体育“简历”,连同入学申请一起提交,其中包括学生没有加入过的球队和他们从没获得过的荣誉。当局称,一些家长提供了“孩子参加体育活动的登场照片”;辛格的同事还把申请者的脸用电脑合成到网上找来的运动员照片上。
“利用金钱在精英大学的入学竞争中获得优势的做法越来越普遍,本案就是一个极端、公然、非法的例子,”为申请者提供咨询服务的“大学入学导师”(College Essay Mentor)公司负责人克里斯托弗•亨特(Christopher Hunt)说。



在起诉书中详细描述的一个例子里,一名申请耶鲁大学的学生的父母向辛格支付了120万美元,帮助她被录取。这名学生从没有踢过足球,却被描述为南加州一个著名足球俱乐部的队长之一,以便被耶鲁大学女子足球队招募,辛格为此向耶鲁大学足球队的主教练鲁道夫•梅雷迪思(Rudolph Meredith)行贿至少40万美元。

起诉书称,在创建该学生的个人简介后,辛格把这份假的简介发给了梅雷迪思,随后,梅雷迪思尽管明知该生无法参加足球竞技,还是指定她为招生对象。

在内部称之为“校队蓝调行动”(Operation Varsity Blues)的调查中,政府将重点放在了33名遭到起诉的家长身上。根据起诉书,这些父母为每项考试支付1.5万美元到7.5万美元不等的费用给入学考试负责人员,那些人帮他们的孩子作弊,向他们提供正确答案、修改他们的答案,甚至让他人冒名顶替参加考试。

法庭文件显示,辛格至少让其中一位家长麦格拉申声称自己的儿子有学习障碍,以便让他有更长时间独自考试,时间从一天延长到两天。

政府表示,麦格拉申的儿子被告知要在两个考试中心选一个参加考试,而辛格跟其中一个考试中心的管理人员有勾结,他们收受贿赂,允许学生作弊。辛格让麦格拉申编造理由,比如要参加婚礼,来解释为什么他们的孩子只能在其中一个地方参加考试。



根据法庭文件,麦克拉申的儿子并不知道这个计划。

麦格拉申没有回复请求置评的邮件。麦格拉申的雇主德州太平洋集团表示,基于这些指控将麦格拉申无限期停职,立即生效。

根据法庭授权的电话窃听记录,去年6月,辛格向国际律师事务所Willkie Farr & Gallagher的联席主席戈登•卡普兰(Gordon Caplan)解释有关计划时,卡普兰笑着说,“这能行吗?”

辛格告诉卡普兰,他的女儿不会知道她的标准化考试成绩是假的。

这段录音文件是在辛格和卡普兰之间进行的,“没有人会知道,”辛格说。“她自我感觉很好。她考了个好成绩,现在你可以帮她进好学校了。因为考试成绩不再是个问题。听上去挺合理的吧?”



“是的,”卡普兰说。检方称,卡普兰为这项服务支付了7.5万美元。

卡普兰和律师事务所的发言人没有回复请求置评的邮件。

12日周二,各个大学迅速对这些指控做出回应。起诉书称,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帆船总教练约翰•范德默尔(John Vandemoer)从一个中间人那里收取了帆船项目的资助款,作为交换,他同意为两名学生做入学推荐。

斯坦福大学表示,范德默尔已被解雇。德克萨斯大学奥斯丁分校(The University of Texas at Austin)也发表声明,称该校的男子网球教练迈克尔•山特(Michael Center)已被安排休假。南加州大学的运动项目高管唐娜•海内尔(Donna Heinel)和男女水球队教练约万•瓦维奇(Jovan Vavic)已被解雇。据联邦检察官称,海内尔受贿130多万美元,瓦维奇受贿约25万美元。

南加大临时校长旺达•M•奥斯汀(Wanda M. Austin)在给全校的一封信中说,“个别人竟然会以这样的方式滥用自己在大学的职位,令人深感失望。”

奥斯汀表示,她不相信招生官员知道或参与了这个计划,与其他大学一样,她把学校描述为该案件的受害者。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