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联邦自由党控制的国会司法委员会拒绝再召王州迪作证
Liberals reject recalling Jody Wilson-Raybould back to Justice committee




 
《环球邮报》3月13日报道称,联邦自由党控制的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在本周三直接拒绝了反对党提出的再次召唤前联邦司法部长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到众议院就其被施压要求放弃对涉嫌欺诈和贿赂的工程和建筑巨头SNC-Lavalin Group Inc.进行刑事起诉一事进一步作证的动议。
 
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在本周三召开的紧急会议进行半小时后,自由党国会议员便利用他们的多数优势,未有就是否再召唤王州迪到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作证的动议进行投票便直接休会,此举引发反对党国会议员高呼联邦自由党“可耻”、“卑鄙”和“掩盖事实真相”。
 
在此次紧急会议召开前一周,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中的自由党国会议员已经阻止过反对党为邀请王州迪到众议院进行第二轮作证所做的努力。在此次会议上,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中的自由党国会议员投票通过在3月19日再次召开会议,以考虑接下来应该召唤谁到该委员会作证,3月19日也是联邦自由党政府公布2019年联邦预算案的日期。


 
保守党国会议员库帕(Michael Cooper)称,3月19日召开的会议将是闭门会议。尽管有关SNC-Lavalin案的大部分证词都是来自公开听证会,但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常常会秘密决定召唤何人前来作证。
 
库帕告诉记者,这是掩盖事实真相手段的一部分,联邦自由党不想让加拿大民众听到他们反对王州迪作证的论据,因为他们心里有鬼。
 
新民主党国会议员拉姆齐(Tracey Ramsey)谴责自由党国会议员投票休会是想避开议会程序,关起门来行事。
 
拉姆齐称,此事就是在告诉加拿大民众,联邦自由党想要隐瞒一些事情,如果他们没有不可告人之事,完全可以在当天就进行辩论。
 
在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于本周三召开的紧急会议结束后,一些自由党国会议员便从会议室的后门匆匆离去,以免被媒体提问。自由党国会议员德劳因(Francis Drouin)也只是称该委员会将在下周讨论接下来可能召唤的证人。
 
《环邮》在2月7日曾报道称,一些高级联邦官员曾施压王州迪指示联邦检察官和总部位于蒙特利尔的SNC-Lavalin公司谈判补救协议,而不是继续对该公司进行刑事起诉。几周后,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便开始就SNC-Lavalin案举行听证会。


 
在接下来的几个星期里,联邦自由党一直利用自己的多数优势限制一些证人被召唤,从而击溃了反对党要求召唤特鲁多(Justin Trudeau)总理的幕僚长特尔福德(Katie Telford)、总部办公室高级顾问马奎斯(Elder Marques)、以及王州迪的前幕僚长布沙尔(Mathieu Bouchard)等人作证的努力。此外,联邦自由党还阻止了反对党要求证人在作证前宣誓的努力,并拒绝了联邦保守党和联邦新民主党提出的公开总理办公室和委员会证人之间发送的所有电子邮件和短信的要求。
 
保守党国会议员Pierre Poilievre已经承诺反对党将会使用议会工具包中的所有工具,以迫使联邦自由党政府和特鲁多总理停止掩盖事实真相,让王州迪畅所欲言。
 
据一名反对党消息来源称,他们目前正在讨论的一个选择是让众议院道德委员会的保守党主席召唤王州迪到该委员会举行的会议上作证。
 
现为卑诗省国会议员的王州迪并未立即就联邦自由党3月13日的行动作出评论,但她在上周曾表示,她愿意到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再次作证。


 
王州迪2月27日在向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作证时称,特鲁多以及总部办公室(PMO)、枢密院办公室(PCO)和财政部长办公室的11名官员曾持续向她施加政治压力,要求她搁置对SNC-Lavalin公司的刑事起诉,转为和该公司签订延期起诉协议达成庭外和解。在这些官员中包括特鲁多的幕僚长特尔福德、前首席秘书巴茨(Gerald Butts)、以及枢密院书记韦尼克(Michael Wernick)、联邦财政部长摩尔诺(Bill Morneau)以及其幕僚长Ben Chin。王州迪是在联邦政府发布放弃在其担任司法部长兼检察总长期间对其进行约束的律师—委托人特权的命令后,才同意到众议院作证。
 
王州迪在上周发表的一份声明中称,她希望总理能够再发一份弃权书,以允许她说出在她于今年1月初被降职为联邦退伍军人事务部部长直至她在2月11日辞去内阁职务期间所发生的事情。
 
王州迪曾称,她在公开作证时仍然不得谈论一些主题,例如,在她被降职为联邦退伍军人事务部部长时特鲁多和她进行的谈话。
 
在上周,特鲁多曾告诉记者,他在去年9月17日和王州迪会面结束后,仍相信她愿意考虑和SNC-Lavalin公司达成延期起诉协议。特鲁多在3月7日称,当时他问王州迪是否可以重新考虑这个决定,是否愿意再斟酌一下,而王州迪称她会考虑。


 
但是,王州迪在作证时称,她在9月17日明确告诉特鲁多她已经作出了决定。王州迪告诉众议院司法委员会:“我告诉他我已经完成了尽职调查,并且已经就SNC-Lavalin案作出决定,我不会干涉(公诉机关)主管所做的决定。”
 
王州迪还称,她同意按照总理的要求,和枢密院书记韦尼克以及她的副部长进行交谈,但她事先已经告知特鲁多这些谈话并不会让她改变主意。
 
上周,联邦司法部副部长德鲁安(Nathalie Drouin)曾盛赞王州迪的“坚强个性”。 德鲁安称,王州迪在去年9月19日曾坚决地对她说“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谈论SNC-Lavalin案。”
 
同样是在上周,特鲁多的前首席秘书巴茨和枢密院书记韦尼克都向众议院司法委员会表示,他们并不认为王州迪曾被不当施压要求驳回联邦检察官的决定,以和SNC-Lavalin公司达成庭外和解。巴茨还否认王州迪是因为拒绝下令和SNC-Lavalin公司谈判和解协议才被撤去联邦司法部长的职务。

在《环邮》于2月7日报道SNC-Lavalin事件后,王州迪辞去了内阁职务,随后巴茨也宣布辞职。3月4日,特鲁多的明星部长之一,国库委员会主席兼数字政府部部长费普真(Jane Philpott)也宣布辞职,并称联邦自由党政府处理SNC-Lavalin案的方式已经令她失去信心。


 
目前,道德操守专员迪翁 (Mario Dion)已经就此事展开调查,联邦保守党党领谢尔(Andrew Scheer)也已致信加拿大皇家骑警,要求对可能的妨碍司法行为进行刑事调查。
 
反对党国会议员警告称,联邦自由党拒绝让王州迪再次作证,可能会损害加拿大的国际声誉。
 
特鲁多和韦尼克在施压王州迪和SNC-Lavalin公司达成庭外和解时,都曾称这是为了防止SNC-Lavalin公司被起诉导致就业岗位流失和其他经济后果。SNC-Lavalin公司因为在2001年至2011年期间涉嫌向利比亚官员行贿数百万美元以获得该国的政府工程项目而面临法律麻烦。按照现行法规,如果SNC-Lavalin公司被定罪,处罚将包括十年不得与联邦政府签订合同。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已经警告称,其正在监督加拿大政府的行动,以便能够确保其履行反贿赂公约的义务,保障起诉SNC-Lavalin公司过程中的司法独立性。

经合组织反贿赂工作组负责人科斯(Drago Kos)在本周一向《环邮》表示,是否起诉SNC-Lavalin公司的决定应该由加拿大检察院检察长鲁塞尔(Kathleen Roussel)去做,潜在的失业影响不应该成为批准延期起诉的考虑因素。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