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一个建立股息股票投资组合和实现提前退休的范例
How this business analyst built herself a dividend portfolio and retired early





《环球邮报》日前发表的一篇文章称,如今有许多投资者都在建立股息股票投资组合,以期能在65岁之前实现财务自由。商业分析师苏珊•布伦纳(Susan Brunner)就已经实现了这个目标。布伦纳在上世纪70年代开始进行投资,最终因为手中拥有了股息股票投资组合,她得以在1999年提前退休享受余生,那时她才50岁出头。
 
《环邮》最近采访了现在已经70多岁的布伦纳,对她40年的投资历程和20年的退休生活做了一番了解。以下就是经过编辑整理的采访内容:
 
问:你能简单介绍一下在你退休前的投资历程么?
答:我从1975年开始建立投资组合,当时是以互惠基金和加拿大储蓄债券(Canada Savings Bond)为主。那时候基金和债券的利率非常高。如果你上网查看加拿大储蓄债券的走势,就会看到在1981年时这些储蓄债券的收益率一度升至近20%。


 
当时我开始钻研投资,并开始购买股票,我最早购买的股票是加拿大贝尔(Bell Canada),那时是1982年。后来我开始关注股息持续增长的股票,我期望在它们被低估时买进,然后长期持有,以便能够拥有增长率跟得上通货膨胀率的收入流。
 
当时我节衣缩食,只为省钱持续买入这些股票。我的投资组合的回报包括股息和资本收益,在1982年至2000年间收入颇丰,这主要是得益于在此期间的大部分时间里股市都是强劲牛市。似乎漫长的牛市往往都是出现在类似1981年和2008年的股市崩盘之后。
 
我的投资组合的大部分回报都是来自于我所偏重的加拿大金融行业和公用事业行业股票。这些行业的公司往往规模很大,并且拥有强大的市场影响力。此外,这些公司都拥有支持性的监管框架,有助于它们保持财务健康。
 
在这段时间里,我结了婚,但最终还是成了一名单亲母亲。期间发生的另外一件大事,就是我在1999年丢掉了商业分析师的工作。当时我打算再找一份工作,但我同时也在关注自己股息股票投资组合的税后收入。因为加拿大的大部分股息只是被轻微征税,因此股息一元收入的税后所得要远远多于其他来源一元收入的税后所得。

这也促使我决定提前退休。我手里拥有的储蓄和股息股票为我减轻了不少生活压力。在关键时刻,它们让我有了做选择的底气。



问:在退休后你的做法是否和原始积累阶段有所不同?
答:在我退休后,我的投资组合一半是注册退休储蓄计划(RRSP),一半是未注册的账户。我希望能在RRSP之外做更多投资。因为注册退休收入基金(RRIF)有强制提款的要求,我现在缴纳的税费要高于我通过RRSP供款减免的税费。
 
问:在退休后你的投资情况如何?
答:一开始,我的股息收入抵不上RRIF提款额。但是,因为我的股息收入每年都在增长,现在股息收入已经超过了提款额。此外,转向一些稳固公司的高收益股票也是有助益的。
 
因为我的物质要求并不高,所以我的提款率也有所下降,而这对我也是有帮助的。现在,我每年的提款率保持在近3%,而我的投资组合每年收益率为3.4%。随着我的投资组合的资本收益持续增加,我必须提取的RRIF提款通常都是用于再投资到免税储蓄账户和未注册账户中。


 
我也经历过许多熊市。当一个人只专注于稳定且持续增长的股息收入流时,其往往更容易神经紧张。实际上,即便是在我的投资组合所遭遇的最糟糕年份,也就是2008年股市崩盘后,其增长率也仍然超过了5%。此外,我一直保持着大笔现金余额,这样在熊市期间我也不会被迫出售股票去维持日常开支。

问:你是如何识别被低估的股息股票的?
答:我最常用的一个考量指标就是当前的收益率。如果一支股票当前的收益率高于历史收益率,那就意味着这支股票的价格已经下降,可能值得购买。此外,我还喜欢将股票现在的市销率(price-to-sales ratio)和市帐率(price-to-book ratio)和它们各自的10年中位数进行对比。
 
问:加拿大的股息股票投资组合是否缺乏多样性?
答:许多管理良好的加拿大公司都已经在全球开展业务。我也想通过这些公司实现投资多样化。但是,除了拥有强大保障的公司,比如加拿大银行和公共事业公司,进行外国以及其他类型的多样化投资似乎并没有必要。


 
问:你手上现在有哪些股票?
答:我手上持股最多的三支股票是多伦多道明银行(Toronto-Dominion Bank)、Fortis Inc.和加拿大国家铁路(Canadian National Railway)。

问:退休生活感觉如何?
答:棒极了!我决定提前退休的原因之一是因为我喜欢读书。在退休后,我基本上每天早上吃完早饭后都是在看书。现在,我正在读Guy Laron写的《六日战争让中东支离破碎》(Six-Day War, The Breaking of the Middle East),我还在一个博客网站上发表了书评。每天下午,我都会研究股票和写炒股博文。
 
我每天还会做跆搏健身操,并步行一小时。以前,我常常会和两个女友共进午餐,可惜她们都已经去世了。所以,我现在又加入了几个投资俱乐部,其中有UK Connexion、Toronto Field Naturalist和East York Probus俱乐部。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