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被中共政府拘禁的两名加拿大公民没有放风时间,终日见不到太阳,加拿大官员称
Two Canadians detained in China for four months prevented from going outside, official says





《环球邮报》4月10日报道称,在中国电信巨头华为技术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 Ltd.)的首席财务官孟晚舟(Meng Wanzhou)被捕后,被中国当局拘捕的两名加拿大公民一直被隔离关押,他们被禁止外出,长期见不到阳光。
 
截至本周三,加拿大前外交官康明凯(Michael Kovrig, 左)和企业家斯帕弗(Michael Spavor, 右)已经被中国当局拘禁整整四个月,他们现在仍置身政府调查体系中,这可以让中国当局在正规司法体系之外对被拘者进行长达六个月的审讯。康明凯目前是在加拿大环球事务部留职停薪,因此从技术上说他仍是联邦雇员,他之前在大使馆的具体工作是担任“全球安全报告计划”(Global Security Reporting Program,简称GSRP)的专员,GSRP项目是加拿大外交部在2001年9.11恐怖袭击后设立。康明凯在被拘前在为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简称ICG)工作,主要负责撰写朝鲜和东北亚安全问题的报告。中方就康明凯过去在中国所从事的工作对其进行审问,亦促使渥京抗议北京违反了外交规则。斯帕弗则一直居住在中国,并在那里设立了白头山文化交流协会(Paektu Cultural Exchange),在他被拘前,他的公司刚刚将一些游客和冰球运动员送往朝鲜,他本人也因帮助前NBA球星罗德曼(Dennis Rodman)访问朝鲜而闻名。在斯帕弗被拘后,他曾短暂登陆自己的社交媒体账号,这似乎表明对其进行调查的中方调查人员正在采用侵入性审讯手段。


 
在加拿大警方于去年12月应美国当局要求在温哥华逮捕孟晚舟不久后,中国当局便拘捕了康明凯和斯帕弗。据一名因为本案政治敏感而获准匿名的加拿大官员称,康明凯和斯帕弗被拘后每天都要接受六到八个小时的审问。
 
中国当局称康明凯和斯帕弗涉嫌从事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间谍活动,但他们均未受到正式指控。在被拘后,他们二人被禁止见家人或律师,但现在他们已获准每月和加拿大驻华领事馆官员会见30分钟,而这些会见也是他们能够离开拘禁设施的唯一机会。
 
而在其他时候,康明凯和斯帕弗则一直处于24小时人工照明和持续监视之下。
 
在被拘几个月后,康明凯和斯帕弗的待遇有了一些改变。据加拿大官员称,他们现在已经不再是每天都要接受审问,并且康明凯已经被允许在睡觉时戴上眼罩以遮挡明亮的灯光。据另一位要求匿名的知情者称,中国当局还向康明凯和斯帕弗提供了他们亲朋好友送来的读物,比如斯帕弗就收到了小说、中文学习材料和关于冥想的书。
 
但是,据专门追踪被中国当局拘押者在接受调查期间情况的国际人权组织保护卫士(Safeguard Defenders)主任达林(Peter Dahlin)称,对康明凯和斯帕弗来说,他们所处的监禁环境就是在对他们施酷刑。


 
达林称,不让被拘者见阳光会导致被拘者出现定向障碍。此外,这还会影响被拘者的睡眠,因为昼夜节律改变会间接剥夺被拘者的睡眠,从而会导致被拘者变得更虚弱。
 
达林本人在2016年也曾因为在中国积极倡导人权而被中国当局拘留和审问,他称,这种方式只是中国当局拥有并使用的众多心理战工具中的一种。
 
康明凯和斯帕弗在被拘期间的待遇和之前被拘的两名加拿大公民——凯文(Kevin)和茱莉亚•高(Julia Garratt)夫妇形成鲜明对比,尽管凯文夫妇在被拘期间每天都要接受从上午九点到中午十二点,然后再从下午两点直至五点的六小时审问,就连周末也不例外,但中国当局允许他们每天外出散步15分钟。

在2014年8月,中国当局拘捕了在朝鲜边境附近经营咖啡馆的凯文夫妇,并指控他们涉嫌窃取中国国家机密。但外界普遍认为中方逮捕凯文夫妇是为了报复加拿大当局在卑诗省逮捕中国公民苏斌。苏斌在被引渡到美国后,承认曾与中国黑客合谋在2008年至2014年间窃取美方的敏感军事资料,并将这些资料非法输送到中国,最后他被判处近四年监禁。目前,美国当局也在寻求引渡孟晚舟,美方指控孟晚舟在2013年对于华为控制一家在伊朗经营业务的香港公司之事对多个美国金融机构做出误导性陈述,使得后者面临违反美国制裁措施及遭受重罚的风险,罪名包括利用空壳公司绕过美国禁运令,图谋欺诈多个国际机构等,如果法庭判决孟晚舟罪名成立,她将面临每项罪名最高30年的刑期。


 
凯文夫妇在他们出版的自传回忆录《一扇窗两行泪》(Two Tears on the Window)中称,这些短暂的放风时刻对于他们缓解审讯压力至关重要。比如有一次,茱莉亚在放风时看到天上飘着许多灯笼,她在书中写道:“在中国文化里红色代表着幸福,在那个夜晚我真切地感受到了这种幸福。”凯文夫妇虽然都是单独被放风,但他们的放风地点是一样的,所以在冬天,他们会在雪地里刻出圣经经文和心形图案,或是用雪捏出萨克斯管、狮子头和感恩节晚餐等互相传递心意。
 
凯文在书中写道:“那时候我们就是深处苦难中的孩子,只能在雪地里玩游戏。”
 
但是,康明凯和斯帕弗却连这样的机会都没有。
 
加拿大政府一直在设法施压北京释放这两名被其“随意”拘捕的加拿大公民。本周一,联邦外交部长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表示,她最近在参加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会议和七国集团(G7)会议时,已经和其他国家的外长讨论过这两名加拿大公民在中国被拘的事件。方慧兰称,这是加方和世界各地的亲密盟友讨论并向他们争取支持的问题。

与此同时,数十名学者和知名智库的代表也都公开反对中国拘禁两名加拿大公民,特别是曾经担任过外交官的康明凯。

在本周三,斯帕弗的家人和朋友也开始在freemichaelspavor.com网站上做新的努力,以期促使更多人关注其被拘的事件,该网站主要是向人们讲述斯帕弗在带领游客、艺术家、运动员以及其他人前往朝鲜过程中的趣闻轶事。
 
freemichaelspavor.com网站的作者写道:“我们的目的是让人们了解这个在两个超级大国对抗的过程中稀里糊涂就沦为无辜人质的男人。”
 
斯帕弗的家人和朋友亦否认有关其涉嫌从事间谍活动的说法。他们写道,斯帕弗是一个善于交际、心胸开阔、为人温和善良并富有创业精神的人,最重要的是他一直热爱朝鲜,在中国和朝鲜之间,他是一个对话者而不是告密者,他是一个经营者而不是特工。
 
目前居住在韩国的加拿大学者Dean Ouellette是斯帕弗的多年好友,他称,斯帕弗有很多朋友,其中一些人共同创建了这个网站,并撰文讲述斯帕弗是一个多么美好的人,朋友们有多想念他的公司,以及他目前的境况和持续遭受的不公待遇。
 
居住在韩国的另一位加拿大学者邓巴(Jon Dunbar)也是斯帕弗的朋友,他称,斯帕弗的遭遇令人匪夷所思,人们不应该忘记他目前仍身陷困境。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

评论总数

对本文的评论有5条
無名氏的头像
多伦多大学城 (未验证) on 星期一, 四月 15, 2019 - 15:44
“大中报”小编是蠢驴。鉴定完毕。
無名氏的头像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未验证) on 星期一, 四月 15, 2019 - 15:41
间谍罪有应得。给这两个畜牲的待遇太好了。
無名氏的头像
大中报小便傻逼 (未验证) on 星期一, 四月 15, 2019 - 05:47
应该把它们像卡舒吉一样分尸!
無名氏的头像
消灭五蠹和轮子 (未验证) on 星期一, 四月 15, 2019 - 05:41
造谣!不要脸!作者是五蠹轮子断子绝孙!早死!不得好死!
無名氏的头像
無名氏 (未验证) on 星期四, 四月 11, 2019 - 14:04
活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