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遭加国司法伤害的华裔姐弟
How Canadian justice system hurt the Chinese siblings in PEI





2016年5月,涉及华裔移民的爱德华王子岛移民欺诈案令这个岛屿之省乃至加国华裔社区感到震惊。该移民欺诈案的主角是当地一家汽车旅馆老板,58岁的华裔移民钟平和他的兄弟钟毅,他们被控因帮助永久居民申请者欺瞒移民系统,违反该省的居住规则而获利,并因此面临犯罪指控。然而,由于缺乏确凿证据,检察官在刑事审判开始几日内提出暂停诉讼要求,并考虑撤销对兄妹二人的指控。这一刑事案件给姐弟俩在爱德华王子岛的生活造成了难以挽回损失,不仅让他们艰苦创业的生意受损,也打碎了他们在加国建立的移民梦。 《环球邮报》一文揭示了这两位在移民国度惹上官司的大陆移民的痛苦历程。
In May 2016, an immigration fraud case in PEI involving Chinese immigrants had shocked the Island province and the Chinese Canadian community. At the heart of the fraud scheme were motel owners 58-year-old Zhong Ping and his brother Zhong Yi, who faced criminal allegations of cashing in by helping permanent residents to skirt residency rules of the province. However, lacking supporting evidence, prosecutors requested a stay of proceedings and considered throwing out charges only a few days after the trial started. The criminal charges have brought more devastating impact on the siblings, harming their hard-built business and shattering their immigrant dreams. The Globe story sheds light on a painful journey of Chinese newcomers who got caught up in the criminal system of the adopted country.

《环球邮报》日前发表的一篇文章称,那是一个普通的星期三,钟平(Ping Zhong)正在厨房里做早餐,她的女儿准备去上班,可是,当钟平的女儿打开前门后,门外的情景让他们一家人大吃一惊。
 
在钟平家门外,有很多身穿黑衣全副武装的警察,他们正欲进入屋内,看到这幅架势,58岁的钟平顿时惊慌失措,她甚至都没有听清警方所说的逮捕她的原因。


 
已经在爱德华王子岛省的夏洛特敦(Charlottetown)居住了近30年的钟平称,她的英语的确很好,但她当时真的没有听明白警方所说的“教唆”和“诱导”是什么意思,直到一位女士给她看了文件,而这份文件顿时令她深感震惊、困惑和恐惧。
 
钟平看到的文件是法官签发的授权令,允许联邦警察逮捕钟平,并搜查她的房屋、车辆,以及其家庭作为副业开设的汽车旅馆Sherwood Inn and Motel。在被逮捕后,钟平被警员带上了一辆没有任何标记的汽车,在这个过程中,钟平一直将手藏在大衣里,因为她不想让邻居看到她带着手铐。
 
在2016年2月的那个星期三,联邦边境安全局的调查人员相信他们已经破获爱省史上规模最大的移民欺诈案。在此案中,有超过500名申请加拿大永久居留权的移民在填写政府移民表格时,都使用了可以追踪至钟平以及其家庭所开旅馆的街道地址。根据逮捕令中概述的指控,这些申请人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想要制造他们生活在加拿大的假象,而实际上他们一直居住在其他地方。
 
据加拿大边境服务局 (CBSA)调查员希克斯(Lana Hicks)称,钟平及其兄弟钟毅(Yi Zhong)在这起移民欺诈案中似乎扮演了不可或缺的角色。
 
钟平姐弟在被捕后便遭到刑事指控,当这起移民欺诈案在去年春天被曝光后,人们也开始关注爱省移民项目被滥用的问题。首先被质疑的,就是爱省允许符合条件的移民在真正移居该省之前可先获得永久居留证的移民项目类别。此外,人们也想知道包括钟平姐弟在内的当地居民是否有帮助申请永久居留权的移民规避要求他们居住在爱省,而不是加拿大其他地区的规则,并从中获利的行为。


 
在被控后,钟平姐弟否认所有指控。但是,爱省政府仍因此关闭了被质疑的移民项目类别,这也是近十年来,该省第三次关闭有滥用之嫌的移民项目类别。
 
但出人意料的是,在钟平姐弟案于去年12月开审四天后,一名联邦检察官便提出暂停诉讼要求,检方将在今年剩余的时间里决定是否继续指控钟平姐弟。但是,爱省省长麦克劳科伦(Wade MacLauchlan)已经表示,该案在爱省已引发有关移民待遇的担忧,或许应该放弃相关指控。
 
钟平在哈利法克斯的人权律师科恩(Lee Cohen)称,看起来检方似乎还不想承认自己打不赢这场官司。科恩还称,该案会给钟平和钟毅的生活造成难以挽回的损失。
 
尽管爱省最近仍在吹嘘该省的移民率为全国最高,但爱省政府一直都在想方设法留住那些被机会更多、人口结构更加多元化的地区吸引的新移民。
 
为了减少移民流失,爱省在2012年推出了旨在吸引高净值移民的新移民项目类别——100%持股企业家类别。按照该移民项目类别,移民只要向爱省提供$20万元可退还的托管押金,省府便会提名投资者为永久居民,从技术上说,省府的提名仍需联邦政府批准,因为移民审批是联邦政府说了算。
 
爱省的100%持股企业家移民项目类别在加拿大可谓是独一无二,因为其他省份都要求移民先通过许可证工作一年,然后才能获得永久居民提名。而爱省的移民计划则允许移民投资者提前获得永久居留权,并且无需证明他们已经移居该省。


 
但是,所有透过100%持股企业家类别移民爱省的移民投资者只有在两年后能够证明自己已经移居爱省且设立了企业的情况下,才能拿回之前缴纳的$20万元押金。
 
根据管理爱省移民投资的国营公司Island Investment Development Inc. (IIDC)提供给《环邮》的数据,在2014年(爱省开始退还相关押金的第一年)至2018年(爱省关闭该移民项目类别)间,新移民放弃的押金金额要高于退还的押金金额。这也令爱省政府的金库多了$4000万元收入。
 
IIDC的执行主任艾肯(Jamie Aiken)称,令人遗憾的是,其中一些新移民放弃押金是因为他们未有居住在爱省。
 
在钟平姐弟被控欺瞒移民系统不久后,爱省政府便关闭了100%持股企业家移民项目类别,取代该类别的新移民计划要求移民必须先在爱省居住一年,然后才可获得永久居民身份。
 
爱省史上规模最大的移民欺诈阴谋是如何被发现的
导致钟平姐弟被捕的主要原因,是因为有超过500名申请永久居留权的移民都使用了可以追踪至钟平以及其家庭所开旅馆的街道地址,而这就是执法人员所说的“便捷地址”,是所有想要用假地址搞欺骗的省提名移民计划申请人都会用的作假手段。


 
已经在加拿大边境服务局工作了20年的调查员希克斯在去年于爱省提交的一份旨在对一个此类可疑地址进行搜查的搜查令申请中,对这种作假手段做了解释。此外,希克斯还讲述了她是如何发现爱省史上规模最大的移民欺诈阴谋的。
 
希克斯发现这起移民欺诈阴谋纯属偶然。在2015年,希克斯在调查一宗涉嫌手表走私的案件时,拨打了一个与一对中国移民夫妇提供给边境安全人员的一个爱省地址相关联的电话号码。
 
希克斯原本以为自己拨打的是其调查对象住址的电话,但接听电话的男人说的却是“Sherwood Inn”。
 
这激起了希克斯的好奇心,在经过一番调查后,她发现爱省有566名申请永久居留权的移民向边境安全人员提供的住址都是相同的两个街道地址。希克斯顺藤摸瓜,最终发现其中一个地址是Sherwood Inn汽车旅馆,另一个地址则是该旅馆的共同拥有者钟平的住址。
 
希克斯在要求进行更多线索搜查的授权令申请中称,使用这两个地址的申请人数量非常多,这很可疑,根据她的经验,这已经远不止是帮助几个朋友,希克斯还称,她的调查结果似乎表明这是一个“规模庞大且有组织的欺诈阴谋。”


 
希克斯在一个中文网站上找到的Sherwood Inn汽车旅馆的广告称,该旅馆提供“接送、办理银行手续、医疗服务、以及帮助联系学校和提供联系地址等服务。希克斯在其授权令申请中亦对此提出了质疑,因为广告宣布的服务项目已经超出了汽车旅馆通常的服务范围。
 
为了收集申请逮捕令所需的信息,希克斯对Sherwood Inn汽车旅馆、钟平以及其兄弟——Sherwood Inn汽车旅馆的共同拥有者钟毅进行了监视。
 
秘密调查员在跟踪钟毅后发现,他曾去机场接一些新移民,之后又开车带着他们前往夏洛特敦的不同地方,其中有省移民办公室、加拿大服务部、银行和学校等。在途中,钟毅常常会停下他的面包车,让客人下车在Holland College(该校为新移民提供英语学习课程)等地标建筑前拍照。
 
有时候,钟毅会将客人带到其他旅馆,而不是自己家开设的汽车旅馆,此举令希克斯感到惊讶,同时她也开始怀疑钟毅的动机,因为旅馆老板常常去接不住在自己店里的客人似乎说不通。
 
有一次,钟毅又送未有住在自家旅馆的一家人去机场,途中这家人短暂参观了Sherwood Inn汽车旅馆,此事再次引起了调查员的关注。希克斯写道,调查人员认为在这些短暂停留的客人中,有部分是已经获得永久居民身份的移民,他们此行的目的就是将自己的邮件地址转成Sherwood Inn汽车旅馆,对于他们来说,这是一个“便捷地址”,而他们实际上一直生活在其他地方。
 
支持这种推论的依据是,调查员在Sherwood Inn汽车旅馆丢弃的垃圾中发现了寄给一系列个人的信件信封。


 
希克斯在叙述自己的推论时写道:“我相信Sherwood Inn汽车旅馆及其老板已经开始提供这项服务,其中钟毅带着移民在夏洛特敦各处旅行,以及在途中停车让许多家庭拍照,都是为了帮助那些已经获得永久居民身份,但却打算到其他地方居住的移民收集一些照片,以便他们在遭质疑时证明自己的确是居住在爱省。”
 
在获得搜查令后,希克斯于2016年2月17日带领手下部分人上门逮捕了钟平,而她手下的另一部分人则去寻找钟平居住在Sherwood Inn汽车旅馆的兄弟钟毅。在破门而入Sherwood Inn汽车旅馆后,警员才知道钟毅已经回了中国,因为他每年都会回国探亲一次。
 
但是,警员们仍在Sherwood Inn汽车旅馆的办公室里找到一些文件,后来,他们曾用这些文件作为证据支持他们的推论,即一些移民到Sherwood Inn汽车旅馆不只是为了住宿。
 
调查员在Sherwood Inn汽车旅馆发现的用中文撰写的“基本安置服务”申请表上印有以前一些客人的姓名,上面还有一家名为“Can-Achieve”的温哥华移民咨询公司的标记。尽管这些申请表上并未明明白白地列出Sherwood Inn或钟平姐弟的名字,但上面留的“爱德华王子岛省接送机热线”的电话号码却是属于Sherwood Inn汽车旅馆和钟平的丈夫陈冬(音译)。
 
在被突袭逮捕两年多后,钟平姐弟被控在2010年至2013年间,帮助七名永久居民及其家人伪造住址以欺瞒移民系统。
 
这个数字与调查员所说的数字相去甚远,希克斯在申请搜查令时,曾称调查员怀疑钟平姐弟帮助逾500名移民伪造住址。为了支持相关指控,检方在去年12月庭审期间递交了多达数千页文件作为证据。


 
在检方递交法庭的文件中,大部分都是钟平姐弟涉嫌帮助过的家庭提出的永久居民申请。为了保护申请人的隐私,这些文件有部分内容已经经过编辑,但是,它们仍揭示了一些移民是如何雇用“移民中介”、代理和顾问帮助他们拿到加拿大永久居民身份的。希克斯在其授权令申请中指出,在这个过程中有很多机会出现虚假陈述或欺诈行为。
 
但是,在检方递交法庭的文件中,并未包含任何证据显示钟平姐弟和他们被指曾帮助过的移民家庭之间签有合同或正式协议。此外,没有任何文件显示钟平姐弟和检方所提及的移民顾问之间有交易,也没有任何证据表明钟平姐弟除了旅馆房间住宿费外,还曾从其他人那里得到过金钱回报。
 
在皇家检控官Caroline Lirette要求法官暂停诉讼之前,对钟平姐弟的庭审才持续了四天。Lirette在一封电邮中称,她的办公室不方便透露要求暂停诉讼的理由。
 
但是,在钟平的律师科恩看来,暂停诉讼的理由很简单,那就是检方没有证据链作为定罪的依据,他们无法证明钟平姐弟有罪,因为他们没有证据,这种证据根本就不存在。

钟平的故事
如果钟平有机会上法庭作证,她会讲述自己初到加拿大时的故事。


 
在1989年,钟平作为临时教师来到夏洛特敦,那时候当地的中国人很少,但她很喜欢这个地方,三年后,钟平在中国当大学教授的丈夫也带着他们的女儿离开了中国东部城市镇江,来到夏洛特敦和她团聚。在这之后,钟平又有十多个亲戚来到了加拿大。
 
在移民加拿大后,钟平一直在做特殊需求学生的助教,期间,她和另一名玩得很好的老师一起收购了Sherwood Inn汽车旅馆。钟平称,她为此感到自豪,因为她是爱省第一个在当地拥有旅馆的中国移民。
 
钟平称,在收购Sherwood Inn汽车旅馆后,她的家人决定也要像其他人帮助他们一样,让新移民在异国他乡感受到温暖。渐渐地,一些新移民甚至开始要求钟平姐弟去接机,然后将他们送到比条件简陋的Sherwood Inn更好的酒店去住宿,期间还要帮他们翻译,而钟平姐弟在这样做时通常都是免费的。
 
钟平表示,她的家人从未拒绝过新移民的请求,除了旅馆房间的住宿费,他们也从未收取过任何附加服务费。
 
钟平称,他们一家人在初抵爱省时曾得到过雪中送炭式的帮助,他们对此感激不尽,所以,他们觉得自己也应该向新移民提供帮助,让他们感受到温暖,让他们的生活变得更轻松。


 
所以,当一些新移民开始询问在他们去加拿大其他地方或是出国时,是否可以用Sherwood Inn汽车旅馆的地址接收包括公民身份证件和永久居留在证内的邮件时,钟平便欣然同意了。钟平甚至还允许一些不愿将邮件寄到旅馆的新移民使用她的个人家庭地址接收邮件。
 
钟平在2016年曾告诉希克斯,她在做这些事时并没有想那么多,因为他们一家人都很信任别人。
 
在2000年代末的一天,一个台湾男人出现在Sherwood Inn汽车旅馆,而钟平也有了通过帮助有需要的新移民赚一点额外收入的机会。钟平已经想不起来那个台湾男人的名字,但她称,那个男人告诉她,他在一家名叫Can-Achieve的温哥华移民咨询公司工作,该公司有一批客户将从中国移民至夏洛特敦,并需要安置帮助。(Can-Achieve并未回应《环邮》的置评请求。)
 
钟平回忆称,当时那个男人对她说“或许我们可以将一些客户交给你”,而他给她的报酬是每个家庭$100到$150元服务费。不过,这只是个口头交易,并未白纸黑字写下来。
 
钟平称,当时她觉得没有任何问题,因为之前她一直在为新移民免费提供这些服务。
 
但是,钟平和Can-Achieve公司达成的协议很快就告吹了。


 
负责旅馆账目的钟平称,最终,他们只拿到了她弟弟钟毅辛苦接送通过Can-Achieve公司抵达夏洛特敦的新移民客户的跑腿费(钟平称其并未记录确切数目)。钟平最后一次致电Can-Achieve公司是在2000年代末的一天,当时她是为了追讨该公司欠他们的数百元制表费用。
 
钟平称,Can-Achieve公司拒绝向他们付款,接听电话的人称该公司已经换了老板,钟平还称,她当时并未记录自己是和谁进行交谈,或是何时拨打的电话。
 
而这也是钟平希望能有机会向法庭解释的问题。
 
钟平还称,当新移民的邮件寄到她家和她的旅馆时,她从未想过要求她转寄这些邮件的人可能是在伪造住址以欺瞒移民系统。
 
钟平在接受《环邮》采访时称:“我太天真了,我不应该让他们使用我们的地址,总会有一些害群之马,但我们事先并不知道。”


 
今年钟平还要继续等待,直到检方决定是否继续指控她。但是,随着爱省移民欺诈案的新闻转播到中国,Sherwood Inn汽车旅馆的生意已经一落千丈,旅馆扩建计划也已经搁置。钟平称,在被突袭逮捕后,她夜里常常做噩梦,她兄弟也经常失眠。
 
钟平的律师科恩称,该案带来的教训是看事情不能只看表面。
 
科恩称,看起来很可疑并不能作为证据,因为钟平姐弟的汽车旅馆地址被人使用了,人们很可能就会认为他们涉了案,但是,并没有证据能证明他们参与合伙作案。
 
科恩还称,钟平姐弟是被错误描述,实际上他们所做的事情完全合法,并且很高尚。
 
在希克斯的带领下,加拿大边境服务局在去年夏天也曾对另一位中国移民兼商人在夏洛特敦拥有的两栋房屋进行了突击搜查。希克斯在申请相关授权令时,也曾提出和钟平姐弟类似的指控,其中包括当事人涉嫌提供家庭寄宿服务,以及为逾400名新移民提供便利地址。
 
但是,在此次突击搜查过去六个多月后,检方并未提出任何指控。目前尚不清楚检方是否会提起诉讼。加拿大边境服务局在发给《环邮》的一份声明中称,该机构不会谈论所调查的案件。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

评论总数

对本文的评论有1条
無名氏的头像
Janet (未验证) on 星期三, 四月 24, 2019 - 16:07
先等待法院最终裁决在讨论吧,同时如果是伪控,被告人都可以上诉。哪个人碰上官司不是心力绞萃的? 他们也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