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斯里兰卡爆炸惨案中的两个绝然不同的巨富家庭:被杀,自杀杀人





根据纽约时报的报道,4月21日复活节星期天,上午快到9点的时候,丹麦首富安德斯·霍尔奇·波尔森(Anders Holch Povlsen)与家人在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香格里拉酒店的一号桌餐厅(Table One)共进早餐。

餐厅里装点着成箱的橙子、苹果和没切过的大菠萝,波尔森一家眺望着不远处汹涌的海浪拍打海堤。

与此同时,伊尔哈姆·易卜拉欣(Ilham Ibrahim)正乘电梯前往一号桌餐厅,他的父亲穆罕默德·易卜拉是斯里兰卡最富有的香料商人之一。他戴着棒球帽,背着大背包,和一个打扮得一模一样的朋友一起走进电梯。监控显示,电梯门打开之前,易卜拉欣的朋友向他露出一个持久而平和的微笑。

波尔森与易卜拉欣,这两个家庭的命运即将交汇。



一家拥有亿万美元。另一家拥有亿万卢比。一家靠着牛仔裤、高领衫和各种时髦服装发财。另一家通过黑白胡椒和各种香料致富。

两家都是知名人士,也都广受尊敬。他们来自两个极其成功、关系密切的商业家族,它们分属世界的两端,或许还处于意识形态谱系的两端。

顷刻间,两个家庭的五个孩子:伊尔哈姆、因沙夫(Inshaf)、阿尔玛(Alma)、阿格妮斯(Agnes)和阿尔弗雷德(Alfred)被炸成碎片,一方被另一方屠杀。

易卜拉欣家的两个儿子,伊尔哈姆和他的哥哥因沙夫,是该国各地一系列惨烈袭击中的自杀炸弹袭击者。斯里兰卡的穆斯林一直在苦苦思索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出身最优越的两个孩子会这样做?



“每个人都在问我这个问题,”斯里兰卡穆斯林委员会(Muslim Council of Sri Lanka)副主席希尔米·艾哈迈德(Hilmy Ahmed)说。“我不知道是否会有答案。”

在导致250人丧生的伊斯兰极端分子袭击过去数天后,斯里兰卡仍然处于震惊之中。恐惧印在许多人的脸上。一种不自然的安静弥漫在本应繁忙的地区,比如科伦坡的老摩尔街,易卜拉欣家族就是在这里的一座不起眼的、在有着一扇灰色大门的店面中经营他们的香料帝国。

香格里拉酒店位于科伦坡风景秀丽的加勒菲斯大道旁,那是一座优美挺拔的32层长方形钢结构建筑,透过蓝色玻璃幕墙有一览无余的印度洋美景。复活节假期,波尔森一家带孩子们来斯里兰卡海滩度假,就选择住在这里。

波尔森是一家名为“绫致”(Bestseller)的大型家族时装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他和妻子安妮以及四个年龄在5到15岁之间的孩子们一起来到这里。



阿尔玛是年纪最大的。她在Instagram上分享了几张旅行的照片,但仿佛是故意在保持内容含混不明:空旷的海滩上近乎透明的海浪,明亮的热带天空下的树冠,还有一张弟弟妹妹的照片,不过只是背影。

这背后可能是有原因的。1990年代末,一名勒索者闯入波尔森父母的家,威胁说如果不给他钱,他就杀了他们。几年后,一群绑架者在印度误认一名男子是波尔森,绑架他并索要赎金。

传记作家索伦·雅各布森(Soren Jakobsen)曾写过关于波尔森一家的书,上面写着,“20年来,安全一直是这家人的首要任务”。46岁的波尔森不喜欢任何人给他拍照,也不用社交媒体。



波尔森一家住在一座有着600年历史的幽静庄园里。他们在苏格兰还拥有几座城堡和22万英亩的土地,安德斯正致力于将这些土地“重新野化”。《福布斯》称,他的身家约为80亿美元。

穆罕默德·易卜拉欣喜欢讲一个他的戒指的故事。

那是1960年代末,十几岁的他没受过教育,来自斯里兰卡绿树成荫的中部小镇德尔索塔。他卖掉自己最心爱的戒指,换了去科伦坡的巴士车费。再也没有回过头。

在科伦坡穆斯林聚居区的中心地带,他拼命苦干,先是做厨师,然后是卖洋葱。后来开始经营芝麻和胡椒。他一袋一袋地发展起自己的香料生意。



斯里兰卡的热带气候和肥沃的土壤造就了一些世界上最受欢迎的香料。直到出事前,易卜拉欣还经营着这座岛上最大的香料出口公司之一,每年向印度出口2000万磅胡椒。

商人们说,他的买卖量大到可以左右定价。他还担任过科伦坡贸易协会(Colombo Traders Association)主席,住在科伦坡郊区一座价值百万美元的豪宅里,拥有六辆汽车,包括一辆宝马。

他的家人说,尽管已经70多岁,易卜拉欣仍然不知疲倦地工作,他总是早上4点起床,先去清真寺,然后在家吃一顿简单的早餐。接下来的一整天,他都会待在自己的香料工厂里,用手指摩擦胡椒粒,检查产品的质量。



他的大儿子因沙夫更张扬一些,他35岁,开着一辆崭新的白色丰田陆地巡洋舰,个头比大多数斯里兰卡男人要高,大约5英尺11英寸(合1.8米),肌肉发达。朋友们说,不管要去哪儿,他总是走得很快。

好几年前,他在科伦坡最有声望的学校之一D·S·塞纳亚克学院(D.S. Senanayake)就读,那时他的外号是“Kudda”,意思是“粉末”,亲昵地暗示了他的家族香料生意。

因沙夫被培养成家族接班人,父亲安排他掌管一家铜管工厂。2016年的一张照片显示,因沙夫和他的父亲喜笑颜开地接受一位部长颁发的奖,那是斯里兰卡政府授予易卜拉欣家族的几个奖项之一。

他是一个英俊的男人,看上去很健康,穿着一套合身的灰色西装,留着长长的胡须。



二儿子伊尔哈姆31岁,性格比较内向。老摩尔街上的商人们几乎从没见过他。他的工作似乎是管理距科伦坡几小时车程的马克莱市郊外一个家族胡椒农场。

波尔森一家在科伦坡究竟待了多长时间尚不得而知,从阿尔玛的Instagram帖子看她在斯里兰卡待了至少四天。其中一张照片拍摄于复活节前的那个星期四,打了“斯里兰卡”标签。照片上三个年幼的孩子坐在泳池边上,周围环绕着高大的棕榈树,应该就是她的弟弟妹妹。配文是:“三个小宝贝。”

据与记者交谈过的一名家族成员表示,复活节炸弹袭击前夜,因沙夫告诉妻子他要去趟赞比亚。道别时,他在车外多停留了片刻然后说,“要坚强。”



随后他在科伦坡的肉桂大酒店(Cinnamon Grand hotel)登记入住。弟弟伊尔哈姆入住了香格里拉(Shangri-La)酒店。因沙夫用了假身份证,但伊尔哈姆用了真实身份。袭击过后,他的这一决定将会造成更多人丧生。

香格里拉的监控录像显示,伊尔哈姆迈入了电梯,后与另一男子步入一号桌餐厅,这名男子现身份已被认定为扎哈兰·哈希姆(Zaharan Hashim),他是爆炸案的嫌疑主谋。待当局查明他们如何相识之时,接下来讲述的许多事的谜也将随之解开。

尚不清楚扎哈希姆与伊尔哈姆如何相识,但易卜拉欣大家族的成员表示,伊尔哈姆比他家其他人都更虔诚,他年轻的妻子法蒂玛(Fatima)会遮挡整张脸,这在斯里兰卡很不常见。

这种结交的意向可以想象:假使伊尔哈姆是在寻求精神导引,那么哈希姆也许能提供。而倘若哈希姆有杀人的计划,伊尔哈姆的家族财富也可以给予资助。



复活节星期天早上,科伦坡天空晴朗。所有的大酒店和教堂都挤得满满当当。

一号桌客人很多。他们在铺着绿色坐垫的椅子上坐成长排,明亮的窗户照亮了房间。供应的餐食有英式早餐香肠、咖喱鱼和string hopper(斯里兰卡一种常见的轻软、有弹性的米粉)。

伊尔哈姆和哈希姆从不同方向进入餐厅。大约早上8:50分,他们引爆了自己身上的炸弹。

香格里拉有33人死亡,包括波尔森四个孩子中的三个。尚不清楚这起爆炸为何导致该家庭半数成员遇难,其余则幸免。



数小时后在科伦坡的斯里兰卡国立医院(National Hospital of Sri Lanka)拍到的一张照片显示,一名似乎是波尔森的男子正在听手机,他的衬衫布满血渍,左眼肿到几乎睁不开。

在肉桂大酒店,监控录像显示背着双肩包、戴着棒球帽的因沙夫步入了自助餐厅。但他停了下来。他往前走走又退了回去,往前又退回,如此反复数次,身体很僵。

“他显然很犹豫,”这位家庭成员说。“他总是比伊尔沙姆更喜欢和人打交道。”



但无论曾感到过怎样的犹豫,最终都被因沙夫克服了。他杀死了自己和其他20人。

在几分钟之内,斯里兰卡各地7名自杀式炸弹袭击者接连引爆装满强力炸药的背包,把三所酒店和三座教堂的人群炸成粉碎。

由于伊尔沙姆在入住香格里拉时使用了真实身份证,警方很快查明了他的身份。几小时之内,警察就包围了易卜拉欣的住宅。

一名女子前来门口和他们打了招呼,然后转身、快步上了楼梯。那是法蒂玛,伊尔沙姆的妻子。

在楼梯顶端,法蒂玛当着三个孩子的面把自己引爆了,导致三名警官和所有孩子死亡,孩子年龄分别在5岁、4岁和9个月。警方表示,她可能还怀有身孕。

家族族长易卜拉欣被警官上了手铐带走……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