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新闻自由谈何易



                  

今年的5月3日,是联合国“世界新闻自由日”。根据无国界记者组织公布的2019世界新闻自由指数,在全球180个国家中,中国排名倒数第四,紧挨在第176名的越南后面为第177名。而曾经是排名亚洲第一的台湾,今次被韩国取代,不过仍超前大陆的排名一百多。联合国秘书长古铁雷斯说:“新闻自由是建立公平公正的体制,让领导人接受问责和面对权力推诚布公的基石”。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操办的这个节日,旨在提醒各国政府:尊重和提升言论自由的权利。



若干年内,指望中国大陆上升到位列半数的前90名大概不太可能,只要别跌落倒数的第一就算幸运了。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一带一路操盘手的大陆中国,大概并不在意这种名次。前几天不经意间浏览了一本中国财富论《中国崛起的奥秘》,奥秘的第一条就是“强大的政府”。在御用经济学家及犬儒们的眼里,强大的政府不知是否超脱始皇帝式的极权,焚书坑儒或舆论一律,远比让人民知道真相方便操作或治理。加上威权下的人民之勤劳以及所谓的自主的货币等,于是在资源与环境损伤和国人两极分化下中国就轻松崛起了。且不论这崛起是真或假尚未证实,关键是崛起地的人民又得到了什么?

35年前里根在谢希德汪道涵陪同下在上海复旦大学演讲,“我们是理想主义者,美国人民热爱自由、也愿意为维护别人的自由而战斗而献身。我们深信,我们如此深信,以致熟记于心:‘人人生而平等’,享有造物主赋予的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生命的权利、自由的权利和追求幸福的权利”。而新闻自由及人民的知情权,乃基本人权之前提和内涵。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等一些学者最近遭整肃,当言论尚无自由,当政治犯或言论思想犯仍在囹圄,当一些敏感日六四难胞家属或其他敏感人物之家门口的岗哨尚在,当刘霞伴着刘晓波的灵魂飘泊在海外,谈人权太奢侈,说崛起更滑稽。



政府的强大与牺牲言论自由及抑制新闻自由,根本无必然的关联。美国政府的强大堪称世界之最,正是言论和新闻自由使得美国及其政府天下无敌,虽然川普总统与新闻界时有摩擦。最近台湾当局对某些媒体节目有压制,这大概是被调降新闻自由排位的主要原因,但比较起戡乱时期的专治严厉要柔软许多,台湾当局可能在国家安全和言论及新闻自由的平衡上有困惑。台湾人应庆幸,他们可随意责骂自己的总统及地方首长,而不会像在对岸那样被带走。正是台湾开放的言论自由,或统或独均可充分自由论辩,才使得中华民国愈发成为各党各派和全体民众的最大公约数。

最近阿桑其在伦敦被捕,可能面临被引渡至美国的不幸。西方的言论和新闻自由,在新技术新时代下面临法律和规则上的调整。在言论和新闻自由上,西方社会还有改善和不断提高的空间。同样高新技术被内地运用到维稳上,网络封锁、防火墙以及筛选形成一张严控网,脸部识读监控技术也应用到治安维稳上。加拿大的媒体尤其是华媒,实在应该庆幸自己生活在自由宽松的环境里。有一条消息在网路媒体上存留蛮久,即多伦多华媒协会换届改选及研讨会。眼见得超市门口随风飞舞的华报日渐稀少,还会有这个物事的存在倒颇有点意思。如果说在华人社区千百个山头里多冒出那么几个,那也不奇怪。问题是紧挨着世界新闻自由日,华媒惯常的讨好捧场、倾靠权势的风气不知是否依旧。媒体为自身的生存对某些公司团体甚至个人做宣传,本不必苛责。但在大是大非上如何秉持社会良知,赶走心魔从而摒弃讨好权势的自我审查,大概是华媒自我提升自我改良之必须。不必揣测内地的大外宣对本地的渗透,感情上靠拢祖籍国也无可厚非,问题是作为加国的媒体,如何坚持本国的人道和自由民主的主流价值观来贯穿媒体主调、服务民众。古人说趋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虽不易,仍须做。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