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加拿大大学教育将面临全面改革
University education is ripe for disruption





很显然,我们生活在一个快速颠覆的时代。
 
互联网颠覆了信息业务模式;手机、电子邮件和社交媒体颠覆了通讯业务模式;Uber和Lyft等打车应用程序颠覆了计程车公司;Skip the Dishes等送餐服务应用程序正在颠覆餐饮行业;Airbnb等酒店预订应用程序正在颠覆酒店行业;在线影片租赁提供商Netflix正在我们眼前颠覆电视行业。
 
对于那些勇于创新,头脑灵活并且愿意承担风险的人来说,这个时代充满了机遇。


 
历史表明,打造下一个伟大的独角兽新创企业的机会已经极为罕见,但那些勇于打破和重塑自我的公司将会得以生存、更新和继续蓬勃发展。
 
坦率地说,那些在变化来临之前不思改变的人只会遭遇困难和失败。只有那些没有竞争对手的人才能一直保持不败,而这实际上意味着除了具有先天优势和实施人为垄断的人,其他人都不可能做得到。
 
当你已经习惯于以特定方式行事,并用固定方式衡量结果时,自我颠覆就是挑战自己一直墨守的成规,着眼于改善客户的成果,让自己保持竞争力。
 
比如既颠覆自身又颠覆了软件行业的微软公司(Microsoft)不仅跳出框框去思考,还彻底抛弃了原有的思维框框。微软曾经在零售电子商店出售办公软件及其他软件的盒装光盘。但现在,该公司决定通过互联网向客户提供其产品,其中包括一些免费的云端软件。


 
这种无盒经营方式和微软之前的传统经营方式截然不同,微软抢在被其他人颠覆之前做出了改变,而在其颠覆自身之时,实际上仍是行业龙头老大。尽管在微软进行变革时,公司内部也曾有反对声,但最终结果证明这次变革非常成功。其使得微软得以继续繁荣发展,并为其他许多云计算创新奠定了基础。
 
人们在提到现有业务模式和机构的颠覆者时,有时候会将他们比作只有抵抗住白细胞的攻击才能存活下来的病毒。
 
想要在一个组织内部进行成功的自我颠覆,尤其是在尚没有迫在眉睫的危机出现时,战胜巨大阻力进行变革至关重要。随着有越来越多证据支持自我颠覆策略,抵抗变革的阻力也在不断削弱。
 
目前,面临自我颠覆的候选项目中亦包括一直以来都面对有限竞争的传统机构——大学。长期以来,人们普遍认为公立大学可以避开颠覆性的变革。


 
但是,一切都有待检验。政府提供的公共资助和学生家庭掏的大学教育费用是否花得值得,学生们是否如我们所预期的那样掌握了许多知识和技能,人们一直在检验这些成果。

大学教育正面临颠覆。
 
我们希望大学毕业生具备引领我们的社会度过我们尚未面对过的变革和挑战的能力。但是,如果我们希望大学毕业生通过持续的重塑和改变获得职业生涯的成功,那我们最好现在就让他们做好准备。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教育大众化使得数十名,有时候甚至是数百名学生坐在同一个教室里听一个教师讲课。有时候,这个教师所扮演的角色更像是传递信息的人,而不是通过对话和指导教授学生知识的教育工作者。而学生也常常变成了听众,而不是学习过程中的参与者。


 
与此同时,学科界限和专业化需求也使得大学生陷入困境。这使得一些大学毕业生难以在快速变化的世界中适应和发展,因为在这个世界里他们会面对需要多种专业知识和学科技能才能解决的复杂问题。
 
我们必须教会学生如何通过打破固有的教育模式去迎接颠覆性变革,但是,我们并不主张彻底摒弃原有教育模式,一切从头开始。因为这样做既不实际也不负责任。
 
取而代之的是,我们应该效仿最优秀公司的做法,留出部分资源用于生成和测试新理念,同时继续履行自己的核心承诺。然后再采用经过验证的新理念并进一步促进其发展,直到最佳新理念变成常态。
 
直接的教学授课仍然很有需要,在某些情况下,这仍是传递知识的最有效方法。但是,这种传统教学方式必须和更有活力的新型教学方式进行竞争,新型教学方式既可以激励教师也能激励学生,会时时提醒他们积极参与教学过程,包括进行持续的、自我推进式的学习和思考。


 
学生们必须及时解决在不同的团队中,在实验室里和工作场所中碰到的问题,即便是出现了错误,那也不是失败而是经验教训,只有不学习没有能力做到更好才是失败。
 
学生们必须共同努力,多倾听他人的意见和建议,寻找并利用相关证据支持他们的理念。他们还必须不断学习,他们彼此之间,以及他们所从事的工作和所研究的学科之间的界限实际上并不是障碍,而是可以进行拆分,然后再以更加有效,并能促进繁荣发展的新方式进行重组和构造。
 
我们必须帮助学生学会平衡风险与回报。颠覆性变革是不可避免的。但是,对这些变革进行预测并保持其可靠性仍然很重要,因此我们必须牢记,我们在改变教育现状的同时,还要教育那些进行大量投资以期有所收获的人。


 
学生们依赖我们去引导他们拿到有分量、有用且富有竞争力的资质证书,以迈向成功的职业生涯。因此,我们不能进行鲁莽的变革,而是应该负责任的行事,当然,我们也要记住,不打破传统的大学教育模式也是不负责任的做法。
 
*注:本文是《环球邮报》5月12日发表的一篇文章,由Stephen Elop和Ishwar Puri共同撰写。Stephen Elop曾经担任微软和诺基亚(Nokia)公司的高管,现任麦克马斯特大学(McMaster University)驻校杰出工程行政官。Ishwar Puri是麦克马斯特大学工程学院院长。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