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加拿大媒体呼吁最高法院利用新法保护记者消息来源的特权
Supreme Court urged to use new law to protect reporter’s confidential sources





《环球邮报》5月16报道称,媒体机构正力促加拿大最高法院(Supreme Court of Canada)运用近期生效的一项法律推翻下级法院作出的一项裁决,该项裁决会强迫一名记者在一宗涉及政治腐败和徇私指控的罪案调查过程中披露其消息来源的身份。
 
代表CBC记者丹尼斯(Marie-Maude Denis)以及其他媒体机构的律师在本周四告诉法庭,《新闻消息来源保护法》(Journalistic Sources Protection Act,简称JSPA)已经针对想要获取媒体消息来源信息的人设定了更高的门槛。《新闻报》(La Presse)、魁北克省记者联盟以及加拿大公民自由协会(Canadian Civil Liberties Association)都参与了此次听证会,并支持CBC律师的立场。


 
自加拿大在2017年实施《新闻消息来源保护法》以来,记者就无需再向法庭解释为什么需要保护他们的消息来源。因此,现在是那些想要寻求获取相关信息的人需要设法证明为什么有必要采取这种行动。
 
代表丹尼斯的媒体律师勒布朗(Christian Leblanc)表示,立法者制定《新闻消息来源保护法》的出发点就是保护消息来源,这是加拿大社会做出的选择。
 
这宗引人注目的罪案涉及联邦自由党的老牌政客、前内阁部长Marc-Yvan Côté,他在魁北克被控欺诈、违背信任和腐败罪名。
 
Côté在辩护时称,一系列媒体报道破坏了他接受公平审判的权利,这些报道声称在前联邦自由党政府中存在用政治捐款换取政府合同的交易。


 
Côté的律师Jacques Larochelle在法庭上辩称,此次泄密可能是由一些高级警官精心策划,目的是利用记者在媒体上控诉他的当事人。为了证明自己的论点,Larochelle寻求法庭下令强迫丹尼斯披露其消息来源的身份。
 
在魁北克法院(Quebec Court)拒绝下令强迫丹尼斯披露其消息来源的身份后,Côté在魁北克高等法院(Quebec Superior Court)打赢了上诉官司,魁北克高等法院法官 Jean-François Émond在裁决中称,丹尼斯的调查报道涉及罪案调查,并且信息本身就是政府的保密文件,因此有必要向法庭提交。之后CBC又上诉至加拿大最高法院。最高法院在晚些时候将会决定是支持还是推翻魁北克高等法院的裁决。此案也是在加拿大最高法院就《新闻消息来源保护法》进行辩论的首宗案件。
 
本周四,Larochelle在法庭上称丹尼斯的新闻报道是“司法伪装”,并称这些报道是试图在其当事人接受审判前将他描述成有罪。


 
Larochelle称:“我想知道她的消息来源是何人。”
 
在《新闻消息来源保护法》实施之前,法庭对涉及新闻消息来源保护的案件作出过各种裁决,其中包括2010年《环邮》所涉的一宗案件,最终《环邮》成功地保护了其赞助丑闻调查中的一位重要秘密消息来源。
 
《新闻消息来源保护法》的提案由保守党参议员卡利尼昂(Claude Carignan)在2016年11月提出,并获得所有政党的支持。卡利尼昂称,立法者是有意识地决定为新闻消息来源提供更多保护。


 
卡利尼昂在周四的听证会结束后告诉记者,人们对最终裁决拭目以待,但代表媒体的律师清楚了解他推动该项立法的目的,当议会一致通过该项法案时,显然是为了加强对新闻消息来源的保护。
 
丹尼斯是优秀的调查记者,她在加拿大广播公司(Radio-Canada)主持周播节目Enquête,这也是CBC每周播放的新闻杂志节目The Fifth Estate的法语版本。在2012年和2015年,Enquête播出了两期报道,揭露有人向Côté行贿以换取政府合同。2016年, Côté和前魁省副省长Nathalie Normandeau被捕,并被控一系列与腐败有关的罪名。

丹尼斯表示,为了所有记者,她希望最高法院推翻魁北克高等法院的裁决。丹尼斯称:“这事关我们是否能够告诉想要揭露关乎公众利益之信息的消息来源,我们将会保护他们。如果没有这种保护,我们就无法揭开腐败丑闻的面纱。”


 
加拿大最高法院在就涉及信息交出令的案件进行裁决时,法官必须在当局检举犯罪行为的利处和媒体在新闻采访过程中的隐私权之间进行权衡。去年11月,加拿大最高法院曾一致裁定在线出版物Vice Media的记者Ben Makuch必须将其对一名恐怖嫌疑人的采访信息交给加拿大皇家骑警,但这主要是因为嫌犯并不是保密的消息来源。

此案也是加拿大最高法院法官加斯科(Clément Gascon)参加的最后一次听证会,他将于今年9月退休。加斯科法官在本周早些时候发表的一份声明中称,他已经被抑郁和焦虑折磨了二十多年,他还解释称,自己在上周失踪了数小时就是因为惊恐发作。
 
在当天的听证会上,加拿大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瓦格纳(Richard Wagner)赞扬加斯科法官为人真诚且富有勇气,加斯科法官亦感谢家人和高院一直给予其支持。在他继续坐下后,其他八名在场的法官起立为其鼓掌。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