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川普加征中国产品关税未必会推高美国物价
Do Tariffs Cause Prices To Go Up? Not Necessarily





海运业媒体The Maritime Executive 5月28日发表的一篇文章称,美国总统川普(Donald Trump)最近将对价值$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加征关税,从10%上调至25%,并威胁称要对所有中国输美商品加征进口关税。那么,美国的商品价格会因为加征关税而大幅上涨吗?这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因为与普遍的看法相反,加征关税未必会推高物价。
 
智囊组织贸易合作伙伴(Trade Partnership)发布的一份令人震惊的研究报告估计,目前的加征关税举措可能会使一般的美国四口之家每年多支出$767美元开支。如果所有中国输美商品都被加征进口关税,四口之家每年可能要多支出$2000美元开支。


 
但是,关税对物价的影响并不像乍看起来那么简单。实际上,在芝加哥大学教授梅兹勒(Lloyd Metzler)在这方面作出开创性贡献之前,人们甚至都没有探讨过这个问题。长期以来,人们一直认为加征关税会无可避免地导致进口商品价格上涨。但是,梅兹勒在其文章中提出的理论,也就是在国际经济学文献中被称之为梅兹勒悖论(Metzler Paradox)的理论,却彻底改变了这种长期观点。下面,我们就心平气和地分析一下。
 
关税会对物价产生两种影响,一种是推高物价,另一种是降低物价。其总体影响取决于哪一种影响更强。
 
对中国输美商品加征关税的影响完全取决于中国商品的供需情况。美国是中国产品的主要进口国,因此,在加征关税开始导致中国商品的价格出现上涨后,美国对中国商品的需求将会大幅下降。而随着需求大幅下降,中国出口商品的价格也会大幅下跌。
 
假设运输成本很低,就像现在这样,那中国商品在美国的定价是按照以下公式确定:美国定价=中国定价(1+ t),其中“t”是代表关税率。从这个公式就可以看出,关税会对中国商品在美定价产生两种截然相反的影响。在关税税率上升时,最初往往是会推高中国商品在美定价,但是,随着需求下降导致中国出口商品价格下跌,中国商品在美定价往往也会下降。因此,加征关税带来的最终影响是取决于中国出口商品的价格降幅是高于关税率涨幅还是低于关税率涨幅。


 
举个简单的例子,假设沃尔玛(Walmart)原先从中国进口的衬衫价格是每件$20元,现在需要缴纳25%的进口关税。如果中方的定价是固定的,那么现在同样一件进口衬衫价格就会升至$24元。但是,中方的定价不可能一直保持不变。因为美国一直进口大量中国衬衫,价格上涨会导致美国对中国衬衫的需求量大幅下降,而这也会促使中方降低定价。假设中方将每件衬衫的定价降至$18元,那么在加征25%的关税后,这件衬衫在美国的定价提高四分之一后为$22.50元,仍高于在自由贸易状态下$20元的价格。
 
如果中方将每件衬衫的定价降至$16元,那么这件衬衫在美国的含关税价格就会降至和自由贸易状态下相同的水平。但是,如果中方将每件衬衫的定价降至$16元以下,那么这件衬衫在美国沃尔玛的售价就会低于$20元。因此,这完全是取决于中国商品的供需影响。


 
中方对出口衬衫的定价则是取决于衬衫的生产成本。如果生产成本很低,那么在需求出现下降后降价的空间也会很大,因为即便降价,生产商仍然可以从中赚到一些钱。由于中国的人工工资远远低于美国的人工工资,因此中国生产衬衫的成本可能也会很低,在这种情况下,中方完全可以大幅降低对出口衬衫的定价。如果这种情况发生,那么在加征关税后,中国进口商品在美国的售价实际上会出现下降。

其实,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美国在2018年9月对中国输美商品加征的关税到现在都没有引发通货膨胀。事实上,就连美联储(Federal Reserve)也对美国的核心通胀率在近期有所放缓感到惊讶,美联储也因此承诺短期内不会进一步加息。
 
因此,美国消费者无需为美国对中国输美商品加征关税忧心,尤其是除了中国商品,消费者还有其他国家的进口商品可以选择。
 
美国对中国的巨额贸易逆差已经严重破坏了美国的制造业和就业机会。美国的工业需要复兴,而想要实现这一目标,加征关税是必不可少的措施。在1800年,也就是美国共和制刚刚实行不久时,美国只有5%的劳动力从事制造业;时至今日,据《总统经济报告》(Economic Report of the President)称,在2019年美国也只有约8%的劳动力从事制造业,该比例远远低于1960年代的30%。


 
在制造业就业人口方面,美国的现状和1800年很相似,因此很显然,美国的制造业仍需要大量支持。
 
值得一提的是,在林肯(Abraham Lincoln)执政时期,美国征收的关税曾高达60%。也正是因为如此,在内战结束后,美国的制造业开始领先全世界。到1900年时,美国已经成为全世界生活水平最高的国家之一。即便当时关税仍然很高,但美国国内的商品价格在之后的多年里仍然出现下降或是保持稳定。
 
这种价格走势帮助提高了美国的整体生活水平。如果说当时高达60%的关税率都没有对美国消费者造成伤害,那区区25%的关税率又有何可惧呢?数十年来,自由贸易一直是国际经济学的圣杯,但从历史来看,美国人民生活水平的最快速增长就是在高关税的庇护下实现的。
 
*注:本文作者Ravi Batra是位于美国德克萨斯州达拉斯的南方卫理公会大学(Southern Methodist University)的国际经济学教授,他著有《自由贸易的神话》(The Myth of Free Trade)一书,新作名为《立刻结束失业:如何不经国会干预而消除失业、债务与贫穷》(End Unemployment Now: How to Eliminate Joblessness, Debt, and Poverty Despite Congress)。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