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在祖国的怀抱里被祖国强暴



 

文题的这句子,出自台湾诗人陈黎的《二月》。该诗成于1989年,描述二二八事件于台湾民众的心理感受,但却恰恰像是对六四的学生和国人心情之准确描绘。二二八事件四十多年后的北京六四,这种相似的情感弥漫在天安门广场,并逐渐渗透到国人的心里。二战后回归祖国的台湾人民,满心想在祖国的怀抱里享受温暖,却被子弹和刺刀搅碎了梦。今天,一座座二二八纪念碑高耸在台北及其它地方,没有国民政府的诚挚道歉,没有国府当局对受难者家属的巨额国家赔偿,今日台湾的自由民主和人权之成就,是一定没有可能的。那么六四呢?

《二月》诗主旨意向的完整段落是一组强烈的对比:“在异族的统治下反抗异族 在祖国的怀抱里被祖国强暴”。六四学生的衷情,是盼望和促进祖国进步,可梦想被坦克碾得粉碎,结局自是惨不忍睹。绝食占广场迫政府对话,手段不可谓不激烈,亦不可谓不老道。然思想和文化的准备,却苍白又仓促,一首打越南的《血染的风采》从89年唱到今天三十年不换,苍白复无知。六四学生及海外民运原封不动地照搬《血染的风采》,亦颇显草莽。三十年过去,流亡在海外的一群,如今却需要“重新团结”。有前学生领袖反思“祥林嫂太多,荆轲太少”。虽是实情,但,指望他人做荆轲,何不自己挺身而出?滑稽,既然作为公开会议,今日六四研讨会居然有参与者胆怯被人照相,要会议组织者出面提醒照相者注意被照者的不快或顾虑,这种畏缩心绪也曾在89学运初期出现过。研讨和总结六四,大概不能忽视从文化层面及对国民性的反思。



三十年了才刚有“华人民主书院”,但总好过无,之所以落地台湾大概是资源的关系。也有前学生领袖突发学术瘾,要把六四事件做成“89学”。前不久在台北召开的六四研讨会进行了诸多反思,其实30年前早就有人开启了89学,煌煌巨论化作简单有趣的八个字叫作“见好就收 见坏就上”。台北研讨会有一项议程蛮实在,就是探讨并努力还原六四真相。究竟死了多少人、开枪命令的形成过程?鉴于当局极力对六四的淡化,从暴乱到风波再期待风渐远去自然息止至被人遗忘,此类真相短期内不易获取。但如吴国光教授的研究,六四被执政当局实际利用来完成了一场党内和国家的政变之论断,却是很有意义。六四是个劫,解不开这个套,民族和解无望,祖国统一希望渺茫,中美贸易战于内地形成的百年未遇之困局,自然也难以唤起民众共克之。

海外民运从王炳章的民联到巴黎的民阵,从华盛顿会议分裂到民运联席会议,从民主党、共和党及民联阵等等,总有人想扯旗整合。如果民主书院亦欲做整合,恐难免会与过去的巢臼再行纠缠;与其欲登高指点他人,不如踏实耕耘自我前行。也与其说因为六四30周年才有了台北研讨会,不如说中美贸易战使内地情势紧张,是时局唤醒了一些人。虽说民主书院之类的举动办得晚了点,但每年六四时人数不多的街头纪念,却还是十分可贵的。更可贵的是民运江湖外的民众,至少每年六四时自发前往中领馆门前站一站,在多伦多大学小树林的六四浮雕碑前沉思片刻,亦或点燃一支白烛。曾经,在祖国的怀抱里被祖国强暴;如今,当年悲怅愤懑的情绪仍耿耿于怀;将来,这种情怀会炽燃,并转化为推动祖国进步的动力。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

评论总数

对本文的评论有1条
無名氏的头像
五毛 (未验证) on 星期日, 六月 2, 2019 - 05:44
俺想强暴作者的屁屁可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