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遇见了一只狐狸





今天我在大街上散步,看见一只黄褐色的动物,从我身旁走过,抬头望去,见尾巴又粗又长,但未看见全貌,觉得有点异样,看看周围,不见任何人影,心想,是谁家这么胆大,竟敢将狗放出来,无人牵着,万一伤人,那可是要负责的。等我走到街的尽头,掉转身来往回走的时候,它竟大摇大摆的向着我的方向走来,很快向前走去而消失了。这下我看清了全貌,嘴尖尖的,细长的身材,尾巴像扫帚一样向下耷拉将要拖到地下,啊?!原来是一只狐狸。据知情人说,在附近公园的山坡上,住着它们一家七口,夫妻俩儿加五个子女,住在这里有一段不算短的时间啦,它们自由自在的生活着。近几日来,每当太阳将要落山的时候,这只狐狸,有时独来独往,有时带着一两个孩子,在这条街上转一圈,好像在寻找什么,又好像在觅食,但又从未停下来过,耐人寻味。



看见狐狸的全貌。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虽然几次去过动物园,因为狐狸也不算珍稀动物,也就一扫而过了,何况它们有时躺着,所以,狐狸的形象,多半是在读聊斋时,对它有了深刻的印象。聊斋里美女、狐狸、神鬼的故事很吸引人,大概在我年幼半懂的情况下就读过的。随着年龄的增长,一次比一次深刻,那时还给跟我学徒的年轻同事,讲过狐狸的故事,每到休息时总有那么两三位同事要我讲给他们听。那时可以背着讲,以后逐渐老了,故事里的好多情节也就讲不来了。但总的印象是,狐狸多半以美女、妓女、美男、老叟出现。有成人之美的,有感恩报德的,也有对人进行报复、陷害的。总的印象是这种动物不能得罪,否则会得到报应的。回想起在我年轻的时代,常见街上那些阔太太、小姐们穿着狐皮大衣,围着狐尾围巾很神气的招摇过市,不知她们是否遭到过报应没有。

我听母亲讲过一个故事,是真人真事。母亲有一位非常要好的朋友是一位助产士,在母亲年轻的那个年代,妇产医院并不那么普及,所以,人们认为,一生能有一位有资格的助产士接生是非常难得的事。这位助产士和姥姥家住的很近,她们几乎每天见面。有一天,周围的邻居们都说:昨天夜里听见助产士家门口很热闹,原来是有一拨人,套着娇车把助产士接到城外一个门口灯火辉煌的大宅子里去接生了,到快天亮才送回来。好奇的人问过助产士,去了城外什么地方,她说,是替难产人接生,一个很有钱的人家,几节院子,因为随后那座院子就看不见了踪影,所以她也说不清是什么地方。为了解决众说纷纭的问题,母亲曾问过这位姐妹,是否给狐仙接生,但她始终抿着嘴笑,未加可否,也未正面回答,可能有天机不可泄漏的意思。这事真的像聊斋里说的那样,当故事听听也满有意思。但助产士以九十六岁高龄去世,也是一生积德行善的回报。



由于上述,所以,当我看到一只活生生的狐狸从我面前经过时,既好奇又兴奋,甚至回到家里还想了好一阵子,怕自己判断错误,又出去向隔别的邻居进行了考证,她说刚才也看到了,是从她家门口经过的。我想,在加拿大这个地广人稀的国家,人们对野生动物的保护意识又很强,狐狸从大街上扬长而过就不算稀奇。由于我来自中国,如在人烟稠密大街上看到狐狸,那不就成今古奇观了。所以不但觉得稀罕,而且还觉得兴奋。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

评论总数

对本文的评论有3条
無名氏的头像
郭玉 (未验证) on 星期三, 六月 12, 2019 - 16:37
舅妈的文笔质朴流畅,读来生动有趣,足显您老人家的生活兴趣。
無名氏的头像
m (未验证) on 星期一, 六月 10, 2019 - 16:42
迷信,来了加拿大先进的地方还是不肯改。
無名氏的头像
郭玉 (未验证) on 星期三, 六月 12, 2019 - 16:39
一个这么有生活情趣老人家,迷信也可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