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安省数千家公司违反加国最严厉的反骚扰法规,最新数据显示
New data show thousands of Ontario companies violating country’s toughest anti-harassment law





《环球邮报》6月11日发表的一篇文章称,在安省实施加国有史以来最严厉的反骚扰法后,省内多家餐馆成为最严重的违规者。安省现行的反骚扰法首次提出了必须对性骚扰投诉进行调查的要求。
 
《环邮》通过《知情法》获取的安省劳工部数据显示,在截至2017年1月的18个月里,省级巡视员发现安省有逾3,500名雇主违反本省的反骚扰法规。但据安省劳工部发言人德琳(Janet Deline)称,到目前为止,该部并没有因此提起涉及反骚扰法规的诉讼,而是要求违规雇主在最后期限前依法改正。
 
安省现行的《反性暴力和骚扰行动计划法》于2016年9月颁布实施,该法将工作场所骚扰的定义扩展至包括性骚扰,并强制要求雇主对所有骚扰投诉进行调查,堪称加国有史以来最严厉的反骚扰法。


 
除了其他规定,安省的反骚扰法还要求雇主制定员工都了解的反骚扰政策,每年对这些政策进行检讨,对所有骚扰投诉进行调查,并确保就相关调查结果和受影响的员工进行沟通。
 
《环邮》的分析显示,在2016年9月至2018年1月间,安省有3,563名雇主违反反骚扰法规,这也是最新可用的数据。数据还显示,这些雇主共涉及7,800例违规个案。
 
在这些违规个案中,有16%涉及雇主未有制定明确政策,而法律专家称这是防止骚扰的关键;此外,还有22%的违规个案涉及雇主未有制定书面计划明确员工应该如何报告骚扰事件。上述两种行为是安省雇主最常见的违规行为,其次就是雇主未有按照要求对所有骚扰投诉进行调查。
 
《环邮》所做的分析发现,安省餐馆发生的违反反骚扰法规的个案数量远远超过其他所有类型工作场所发生的违规个案数量。在安省的全服务餐馆中共发生704例违规个案,在安省的快餐店里违规个案数量也达到628例。




 
一些劳工专家认为,在安省实施新的反骚扰法后,大型连锁机构仍然可以将对抗工作场所骚扰的责任转嫁给特许加盟商。
 
按照法律规定,特许加盟商就是直接雇主,而这就意味着母公司没有回应骚扰投诉的法律责任。但是,主攻劳资和劳工官司的法律事务所E2R Solutions的律师兼创始人杜科菲(Stuart Ducoffe)称,从长远来看,将相关责任转嫁给特许加盟商可能并非明智之举。
 
杜科菲称,从企业声誉的角度来看,确保特许加盟商采取必要措施就骚扰相关知识对员工进行教育和培训,并制定相关政策亦符合母公司的利益。
 
从全省来看,Tim Hortons特许加盟店共发生122例违规个案,为安省所有雇主之最。


 
在这些违规个案中,有24例涉及雇主未有做到每年至少审查一次反骚扰政策,有20例涉及雇主因为未有对骚扰投诉进行适当调查而遭到谴责,还有17例涉及雇主未有制定有关如何通知投诉人和被控骚扰者相关调查结果的政策。此外,Tim Hortons咖啡店还有11宗违规个案涉及雇主未有制定在被控骚扰者是雇主或主管的情况下员工投诉骚扰行为的程序。


 
Tim Hortons的母公司Restaurant Brands International Inc.表示,其会与特许加盟商一起努力,以在他们的餐厅里打造积极而又安全的工作环境。
 
Restaurant Brands公司的发言人拉莫萨(Devinder Lamsar)称,Tim Hortons对于工作场所中出现的任何形式的骚扰行为都不会容忍,所有特许加盟商都必须制定自己的政策,以解决工作场所中的骚扰问题。
 
McDonald的安省加盟店发生39例违反安省反骚扰法的个案,该公司发言人称,特许加盟店也必须像其他所有企业一样依法行事。
 
劳工倡权者、工会组织Unifor的创建者、旨在对抗渥太华餐馆中的骚扰行为的Order’s Up运动的发起者Véronique Prévost表示,导致安省多家餐馆成为最严重违规者的原因包括其员工队伍年轻而又脆弱,就业者缺乏工作保障,以及骚扰者被认为可以逍遥法外的企业文化盛行等。
 
Prévost还称,餐饮行业中的性别角色也使得问题变得更加复杂,因为在餐馆里侍应生通常都是女性,而餐馆主和经理大多是男性,这也是导致餐馆里容易发生骚扰事件的主要原因。


 
安省政府统计的违规数据并未区分性骚扰和其他形式的工作场所骚扰行为。但是,自从安省政府在2016年将工作场所骚扰的定义扩展至包括性骚扰后,有关工作场所骚扰的投诉量便大幅增加。
 
根据安省劳工部的数据,在新反骚扰法生效的财政年度,有关工作场所骚扰的投诉量增加了近一倍,从2015-16年度的1,060例增至2016-17年度的1,986例。在之后的财政年度,相关投诉量继续攀升至逾3,000例,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数量翻了近三倍。
 
安省调查指南规定,针对工作场所骚扰的投诉的调查应该在90天内完成,调查应由未涉及有关事件的人员进行,并且应该和投诉者、被控骚扰者以及所有证人进行面谈。
 
按照安省的反骚扰法规,雇主有责任在工作场所张贴明确定义工作场所骚扰和性骚扰书面政策。安省劳工部网站上的政策范本长度约为375字。


 
目前,安省政府雇佣了数百名工作场所巡视员,他们会对工作场所进行随机检查,并调查员工投诉。据安省劳工部发言人德琳称,省府还有一支由40名巡视员组成的专门应对工作场所骚扰的执法队伍,这些巡视员都接受过培训,专门负责调查特别复杂的案件,其中包括涉及性暴力的案件。
 
安省劳工部有权起诉违规雇主,如果罪名成立,法官可对个人处以高达$10万元的罚款,或是对企业处以高达$150万元的罚款。
 
目前,加国有些省份已经跟随安省的步伐,将性骚扰纳入各省的反骚扰法中,尽管他们并没有像安省这样对劳工法进行大幅修订。
 
在阿尔伯塔省,雇主现在也需要调查所有骚扰投诉,但如何进行调查是由雇主说了算。魁北克省和新布伦瑞克省在去年都更新了工作场所安全法,将性骚扰明确纳入其中,但是,这两个省份都没有要求雇主调查所有骚扰投诉。


 
一名女性员工的投诉
桑特(Kati Sainte)曾对她的前老板、渥太华地区的一名Second Cup咖啡店特许加盟商提出性骚扰投诉,称其在2017年11月至2018年3月间在这家Second Cup咖啡店工作期间,曾经遭到前老板的骚扰。据桑特称,事发后她并没有向安省劳工部提出性骚扰投诉,因为她不知道安省职业健康和安全法规中包含明确的骚扰保护措施。
 
17岁的桑特称,当她的前老板和她在柜台后面相遇时,对方常常会对她进行不必要的接触。据桑特称,在其他时候,她的前老板也会利用安装在储藏室里的安全摄像头窥视她,并对她的身体评头论足。
 
桑特称,在那段日子里,她每天只想赶紧下班回家。
 
《环邮》就此询问了桑特的一位前同事,对方回忆称,在其和桑特一起在这家Second Cup咖啡店工作时,也曾遭遇过类似的事情。桑特称,她的其他一些同事也曾有类似遭遇,并曾因此向老板提出抗议,但对方对她们的担忧嗤之以鼻。这位Second Cup咖啡店特许加盟商并未回应《环邮》的置评请求。


 
桑特虽然此前曾因为工资拖欠问题向安省劳工部提出过投诉,但她并没有提出性骚扰投诉,因为她不知道安省职业健康和安全法规中包含明确的骚扰保护措施。
 
事发后,桑特和她的一些同事向公司提出了投诉,她们在2018年5月向Second Cup的总部发了投诉信。
 
在《环邮》所获的一封电邮中,Second Cup的营运副总裁Ted Tai告诉投诉的员工,公司很重视此事,但他们对特许加盟商的行为不负责任。
 
Tai在发给《环邮》的一份声明中称,因为Second Cup很重视此类行为,因此公司在每个新特许加盟商开始经营之前所强调的事情之一,就是他们在这方面负有法律责任。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