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男人维系友情为什么这么难(三)
I love you, man: Why do men have such a difficult time maintaining friendships?





美国马里兰大学社会工作学院教授、《哥们儿那些事:解读男性的友谊》(Buddy System: Understanding Male Friendships)一书作者格雷夫(Geoffrey Greif) 称,他在为写书做研究期间,就曾遇到许多男性因为想要维护自己的男子汉形象而不愿向朋友倾诉烦心事,甚至不愿结交新朋友。在写《哥们儿那些事:解读男性的友谊》一书期间,格雷夫教授采访了近400名男性,询问他们为什么不结交新朋友。有许多受访男性称,这是因为他们害怕自己看起来会有讨好其他男性之嫌。
 
格雷夫教授称,男性不愿意给人留下情感空虚的印象。格雷夫教授将此归咎于人们对男子汉的刻板印象,在另一个人面前表现出软弱的一面,承认需要对方的同情、理解、宽恕、关心、建议或是其他一些东西,对于男性来说尤为困难,因为这违背了我们一直被灌输的男子汉的概念,那就是独立、坚忍、决不承认自己脆弱。
 
格雷夫教授称,作为一个社会,或许我们可以做更多事情,以让男性更加坦然地接受推心置腹的友情,他认为这样对所有人都有好处。



男性希望拥有更多朋友
尽管人到中年时想要结交新朋友似乎很困难,但和我谈论友情话题的所有男性都表示,他们希望拥有更多朋友。
 
39岁的吉兹(Adam Gizzie)已经结婚并且有了两个孩子,他称自从有了孩子,他只交了一个新朋友——他儿子班上一个同学的父亲。
 
居住在位于多伦多郊区的伯灵顿,在Desjardins公司从事高级数字顾问工作的吉兹称,他和那位父亲经常碰面,相互打个招呼在所难免。后来,他们便经常一起外出,但这都是为了陪孩子,他们从来没有不带孩子单独活动过。
 
吉兹告诉我,除了交了这个新朋友,他的社交圈子里还少了三个人,分别是他的一个兄弟,还有另外两个从中学就认识的朋友,在过去,结交新朋友对他来说是很容易的事情,但现在已经时过境迁。


 
吉兹称:“我认为导致自己变得难以结交新朋友的主要原因是交友需要积极投入实践活动,而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进行这种实践了,这就好像在很久没有接触女孩后,突然遇到一个女孩就会手足无措,我人缘很好,也很擅长和人打交道,但这都是表面的东西。我有很多朋友,但真正的知心朋友可能只有三个。”
 
41岁的福瑞森(Adam Freyseng)是多伦多郊区一个呼叫中心的经理,他也已经结婚并有了两个孩子,他告诉我的故事和吉兹的故事很相似。在他20多岁时朋友遍天下,在结婚后,他的妻子成了他最好的朋友,所以在婚后他并没有结交新朋友。现在,他离婚了,能和他做推心置腹交谈的朋友屈指可数。
 
当我问福瑞森为什么想要结交新朋友时,他出乎意料地说了实话,他说:“因为我感到孤独。”
 
在我所交谈的男性中,马丁(Glenn Martin)讲述的故事最令人唏嘘,但他的故事也是最鼓舞人心的。


 
43岁的马丁居住在温哥华,是在采矿业工作的现场服务专家。在2018年春天,马丁长达17年的婚姻破裂,他也因此变得萎靡不振。
 
马丁告诉我:“当时我很孤独,因为为了做一个好丈夫,我投入了所有的时间和精力,疏远了所有朋友。”
 
马丁和前妻带着女儿在七年前从南非迁居到温哥华,他也因此断了南非的社交网络。
 
马丁称:“我无法随时随地回去探望家人、兄弟、姊妹乃至朋友,我身边没有任何亲友。”
 
到了加拿大后,马丁开始酗酒甚至吸毒。马丁自称性格外向,他在离婚后很渴望和亲友见面。后来他发现了在线群组活动网站Meetup,该网站专门组织有类似兴趣的人士进行面对面会面。


 
马丁称:“我加入了我能加入的每一个团体,活动包括到公园散步,在新威斯敏斯特打牌,还有远足、骑单车和跑步等,我做这一切只是为了接触更多人。”
 
但遗憾的是,马丁从中没有交到一个朋友。而部分问题就在于他不愿意向他人敞开心扉讲述自己的问题。
 
马丁称:“我们理应成为强者,不去依靠任何人,所以你自然就不愿意依靠他人,或是向他人展现自己的任何弱点。”
 
最终,马丁又找到一个名为“Modern Day Brotherhood of Men”的团体,这个团体针对的对象就是想要结交朋友的各年龄段男性。在刚听到这个团体的名字时,我以为这是个帮助男性追求男性气概的组织,但事实并非如此。


 
52岁的钱德勒(David Chandler)是一家招聘公司的联合创始人,他在和妻子分居后创建了“Modern Day Brotherhood of Men”团体。目前,该团体已经拥有近80名成员,年龄从35岁到65岁不等,尽管该团体面向所有年龄段的男性。
 
一开始,钱德勒是创建了一个不分性别的团体,但在他看到许多男性成员都依靠女性成员寻求情感支持后,他决定创建一个专门致力于巩固男性友谊的团体。
 
钱德勒称,团体中的成员可以畅谈所有事情,比如身边的女性、约会和友谊等。钱德勒会定期在自己的家中组织成员会面,在每次会面时,每名成员都会有五分钟时间讲述“我的故事”。他们可以述说自己的童年、事业、离婚等任何想要和团队分享的故事。在每次会面结束时,成员们都会相互拥抱。而在创建这个团体之前,他和朋友们从未有过这种接触,钱德勒称,这个团体已经给成员带来很大助益。
 
八个月前,马丁第一次参加了“Modern Day Brotherhood of Men”团体成员的会面,当时房间里只有两个人——钱德勒和另一名男子。


 
马丁告诉我,当时他介绍完自己就崩溃了,因为这是他第一次真正面对倾听者。之后,他开始像婴儿一样哭泣,毫不掩饰地向他们讲述了自己生活中的种种遭遇。
 
马丁告诉他们自己酗酒、吸毒、婚姻破裂、深感孤独,他将自己的一切都告诉了他们。(待续)

*注:本文是《环球邮报》6月15日发表的一篇文章,作者是《环邮》记者Dave McGinn。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