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民粹画皮遮不住福特政府徇私腐败之内瓤



                                    

由于前安省自由党政府长期执政,遗下不少政治和经济的弊端,道格福特以“看护纳税人口袋”的民粹主义口号赢得省选,当上省长。福特的保守党省府,以保守思维加福特色彩的民粹主义惯性强推安省的财政紧缩措施,毫不顾忌省民在教育和医疗等方面受到的伤害。福特在用纳税人钱款大肆反宣传和对抗联邦碳税的同时,最近又自打嘴脸要提升民众的车辆年税,尤其在安省警察总长任命、以及安省驻外国代表及多项任命上任人唯亲,无情地撕下了本国无良政客常扮的所谓廉洁奉公的假面具。

如果说福特在任命七十多岁的家族老友特弗纳破格当警察总长的事件上,惹得一身骚,那最近在任命他幕僚长的亲戚朋友当安省的驻外国代表的丑闻上,令省民认清了安省保守党政府内的龌龊之处。福特政府前不久还信誓旦旦昭告天下:冻结全省公务员的增聘。话音尚未完全落地,福特幕僚长的小舅子以及其儿子的哥们(曲棍球员),就被任命为驻纽约及伦敦的安省代表。此举在省议会引起轩然大波,多少保守党内的资深成员及省内专业人士都盯着这些肥缺而无门。省政府的任命程序里有否关于招聘的公示?即便作为政治酬庸,也暂且轮不到这些离校不久且无甚正经相关工作经验的小年轻呐,再说时髦年轻人拿着高过省议员的薪酬及各种优厚补贴,在海外的大都市里除了继续耍酷,能指望他们会自我成长、为安省争取经济效益及提升加国和安省的形象而加分么,该不会拿着公款顺便为他们叔叔阿姨们的私人商业利益效劳罢?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交通厅副厅长(Kinga Surma)的老爹新近被任命为福特的政策顾问。如果说中学学历的福特在省政上几近白丁,那这个政策顾问还算在电信公司做过些经济工作(据说仅是个小组长),但愿能对福特有所弥补。福特政府任人唯亲肥水不入外人田的做派,引起议论和批评不足为怪,但他的教育部长却为其老板福特顽强辩护。在一新闻发布会上,当记者质疑Kinga Surma 老爹 的资质时,这位部长答:“过去也曾有很多象牙塔的人士为前自由党政府作顾问”。显然那小组长未踏入过象牙塔,部长既回避了该顾问的资质问题,又以“汉循秦规”的理由表示既然前自由党政府可做现政府也可以理直气壮地去做。前自由党安省政府无疑是失败的,但如果保守党政府以前政府的陋习作挡箭牌继续丑陋,那省民选保守党取代自由党执政,岂不是又上了一次大当。

如果说安省政客的丑陋和政府的腐败是千篇一律的,那不同的是,福特不仅以民粹主义让省民又上了一回当,更令人诧异的是,他在以家族企业主的任性和刚愎自用来操作省政,而且还颇蛮横。指望安省的未来会有什么大的起色,多半会失望。遗憾的是,安省选民就不能在自由党和保守党之外寻求选择么。投错了票不过就是捱上4年累,即便省民对新民主党的信任尚有不足,对省政作些新的尝试,民众得些实在的好处,哪怕财政赤字继续存在,也总比福特盯着你日益见瘪的钱口袋来得强。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