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违约拖欠率飙升 中国企业债务开始失控
China's Losing Control Of Its Crushing Debt Load As Defaults And Missed Payments Skyrocket




 
美国财经博客网站ZeroHedge 7月9日发表的一篇文章称,据《华尔街日报》报道,中国经济放缓和债务负担居高不下正在影响这个国家的每一个人,甚至连中国“饰品女皇”周晓光都不例外。
 
从十几岁往返各个城市兜售小饰品,到借助她的小饰品帝国将业务扩张到酒店、写字楼和商场等多个领域,周晓光还当选过全国人大代表,并赢得包括安永会计师事务所(Ernst & Young)的“安永企业家奖2016”称号在内的多项商业荣誉,但是,这位女富豪却因为无法偿还其公司背负的数十亿元债务,而在今年4月申请破产重组。
 
但是,周晓光的新光集团(NeoGlory Holdings Group Co. Ltd)只是深陷债务困局而无法自拔的中国企业之一。


 
中国的爆发式增长,至少推动了一代人依靠大举借贷进行大胆扩张。据追踪中国财富趋势的胡润百富(Hurun Report)公司称,在2018年,中国每周都会增加四位亿万富翁,其白手起家的富豪数量也位居全球第一。但是,这种依靠大举借贷而实现的快速增长亦掩盖了许多企业的战略性错误。
 
伴随着负债前行,许多中国企业都过度扩张,开始涉足自己并不熟悉且过于拥挤的行业。现在,这些企业已经开始尝到不当投资和错误资源配置带来的苦果。
 
在过去十年里,中国的负债总额翻了两番,达到去年国内生产总值的三倍左右。据国际结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的数据显示,去年企业债务占中国总债务的三分之二,金额超过$26万亿美元。在中国的企业债务中,大部分都是国有企业债务。但是,许多中国私营企业也开始不堪债务压力,这主要是因为他们与债权人之间的回旋余地变小,政府对他们的支持也更少。
 
例如,中国昔日的“大豆王”邵仲毅的晨曦集团(Chenxi Group)去年就因为多家贷款机构突然决定收回贷款,而被迫宣布破产。去年年初,在工业机械生产商浙江金盾控股集团(Zhejiang Jindun Group)的创始人跳楼自杀后,该公司在一份交易所公告中披露其欠债约$14亿美元,其中有部分为高利贷。


 
今年,银行家董文标的中国民生投资集团(China Minsheng Investment Group)曾数次出现拖延数天或数周的债务违约情况,虽然业务涉及从飞机维修到养老服务等多个领域的中民投最终偿还了债务,但此事仍震动了本地市场。换句话说,也就是中国企业债务开始失控。

香港中文大学(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金融学教授范博宏指出,许多中国企业倾向于能贷多少款就贷多少款,即便他们的核心业务并不需要那么多资金。范博宏表示,中国自上而下的机制为成功企业家提供了新的商机以及抓住这些商机的政治支持,但是,这在经济繁荣时期是一种制胜策略,而在经济放缓之际却会令企业陷入困境。
 
范博宏称,周晓光的新光集团就是中国企业不合理分配金融资源的“范例”。
 
新光集团是通过大举借贷发展为一家企业集团,即便在该公司现金紧张且利润微薄之际,其债务总额仍激增至$68亿美元。而在这个过程中,该公司也在承担新的举债风险,包括签订更严格的贷款合同和更短的偿还时间安排等。在去年九月中旬,当新光集团出现债券违约时,公司面临的问题一下子全都暴露了出来。



新光集团发行在外债券的面值总计达到$25亿美元,与违约前据估计的周氏家族$32亿美元的净资产相比,这已经是一个非常高的数字。在今年1月,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在网站上通告冻结周晓光的资产。债权人也在追着周晓光的丈夫要债,与此同时,公开文件显示他们的儿子已经辞去在新光系公司的高层职务。新光集团发言人徐军表示,该公司对经济形势太过乐观,没有为形势的进一步演变做好准备。
 
现年56岁的周晓光最近在一个商会致辞中表示:“冬天虽然不好受,但却是自我反省的好时机。”
 
在2017年,中国政府便开始着手遏制金融业的过度放贷,其中涉及银行以及非正规的线上资金管理机构,这种去杠杆行动导致很多私营企业出现资金短缺。资金短缺危机暴露了许多中国企业的根本性问题。与此同时,中国的整体经济增长势头也在减弱。2010年中国经济增速曾达到10.6%的高峰,而现在,经济学家却对中国政府是否能达到今年最低6%的增速目标感到悲观。

经济放缓使得中国的许多重大任务未能完成,比如提高贫困地区农村居民收入等。因此,北京现在迫切需要将中国带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从而可以减少对建筑业和出口的依赖的企业。但是,由于身背巨额债务,企业主已经难以继续进行投资以提振经济,此外,美中贸易战愈演愈烈也使得许多企业主信心不断下降。


 
更加雪上加霜的是,上个月,中国政府接管了西北地区小型银行包商银行(Baoshang Bank),从而引发了其他小型银行的融资问题,同时也让这些银行的企业客户感到头疼。包商银行是数十年来首家被中国监管机构出手接管的银行,其几乎是在重演2008年陷入困境的华尔街投行贝尔斯登(Bear Stearns)的轨迹,这让市场产生了一定恐慌情绪。
 
企业债券市场只是中国信贷谜团中的一小部分,但其比银行贷款更为透明。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的数据显示,10年前中国企业的未偿债券规模还可忽略不计,但到去年却已高达$1.72万亿美元,仅次于美国企业的$5.81万亿美元,为世界第二高。
 
经济学家表示,中国的企业债务规模迅速扩张令人担忧。在其他国家,这种债务增速往往意味着经济衰退即将来临,比如在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之前就曾是如此。在2018年,全球投资者对企业债券的需求减弱,投机性较强的发债交易遇冷。为了帮助私营企业,中国政府下调了企业税,简化了办事流程,最近又取消了早些时候实施的信贷控制,鼓励银行更多放贷。



与此同时,中国政府亦释放出讯号,表明昔日的一些明星企业不值得拯救。比如建筑业亿万富豪王文良旗下运营着朝鲜附近一个港口的丹东港集团有限公司(Dandong Port Group Co.)在陷入公司所称的危机,发生债券违约后,丹东市政府便发表声明拒绝出手相救。
 
去年,有超过1.8万家企业向中国法院提交了破产申请,数量较前一年增加近一倍,而在此之前,破产在中国仍属罕见现象。与此同时,中国去年的债券违约数量也创下历史新高,达到125起,相比2015年增加了四倍。今年到目前为止,中国企业的违约现象更为频繁。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