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莫使省长年会变党争平台





今年的加拿大省长年会,在萨省召开。这本来是加强各省的交流、促进经济繁荣的年度例行会议。今年的亮点,是原住民的领袖在杯葛了数年之后首次参加了会议。省长会议的意义在于解决实际问题。这次会议会否如原住民所愿解决各地原住民儿童的贫困和教育问题;抑或如一些省级保守党政府首脑所愿组成跨省联盟、共同对抗联邦自由党政府的碳税政策。前者显然是务实的,而后者则有可能将省长会议泛政治化变为党争的平台。

其实在省长会议正式开始前,阿省新省长肯尼(右一)就已邀请了一些重要省份的首长参加卡技利牧人节,就省长会议作先期磋商。肯尼乃保守党前联邦政客,虽然当了阿省首长,但从不放下对联邦政治的热情,之所以事先会晤安省保守党省长福特以及其他的一些省长,无非欲组成省级联盟对抗联邦碳税,以为10月的联邦大选助推保守党,进而打击自由党。阿省只是肯尼的台阶,他真正的心思和目光却在渥太华国会山。



右翼色彩浓厚的道格福特,从不浪费任何机会踩踏自由党及NDP,但在这次会议上他却说出了一句相当务实和睿智的话:“加拿大在排除省际间的贸易壁垒上,其前景有500-1000亿的经济效益,实在是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相形见绌”。这种对国家内部经济政策正面和积极的建议,如果从法规和政治上挑战联邦政府,此时方显得有必要。

既然独立的联邦调查委员会做出了结论,加拿大已然在大量原住民妇女及女童失踪和被害上犯了种族灭绝罪。原住民儿童高达5成多处贫困线下,那么对他们的生活和教育处实际操作层面的省级政府,是否应该做点实事而不是干等联邦的增加拨款?这大概是原住民领袖破例参加会议的主要初衷。当然修复和改善原住民生活区被污染的水源,原本就是各省级政府义不容辞的职责。短短的两天会议,在一些政客的打哈哈及夸夸其谈中,还夹杂着联邦大选前党派意识的作祟,原住民领袖大概会失望。正像调查委员会的建议,成立原住民的自治政府,也许是解决问题的途径之一。



原住民儿童问题以及各省民众的健康事务关切达不成共识,省际贸易壁垒问题也没有指望,对抗气候变化就如同打哈哈的话题。肯尼尚未承诺首先撤除阿省的工程及经济准入壁垒,却反而提出了本国西部省份油气东输的设想,他的建议背后承载着本国西部集团的进取。理论上这不是坏事,魁省省长勒格口头上虽表不反对,但却放话油气东输未必过得了魁省民众这一关。显然面对西部集团如此重大的战略姿态,东部集团当需从容评估和反应,关键还在于利益分配的问题,毕竟油气东输是倾举国之力的投资动作,这里还会渗合着某些美国的因素。

福特打破省际经济壁垒的话题(矛头指向联邦)尚未得到切实反响,却要在庞巴迪裁员问题上隔空对付联邦的指责作反击,还不得不在省长年会的新闻会上应付安省政府任人唯亲的指控。如果省长会议解决不了实际问题,那作为务虚的论坛也不是坏事。从政策和政治上正面积极地触动或施压于联邦政府,也在情理之中。但如欲将省长年会作为党派斗争的平台,浪费纳税人的钱财尚在其次,搅乱本国三级政府的固有框架模式、以及污染本国原本不算太糟的政治氛围,则罪莫大焉。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