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以色列一女子为去世多年的陌生男子生下了女儿





根据BBC的一篇报道,2013年,住在以色利南方的幼儿园老师、35岁的莉亚特·莫卡(Liat Malka)非常想要生一个自己的孩子。

莉亚特非常渴望成家生子,却一直没碰上意中人。一个偶然的机缘,她加入了一个极不寻常的计划,帮助一位陌生男士完成了他的临终遗愿。

她回忆说,“随着年岁的增长,我担心可能会错过当母亲的机会。所以,我决定去做一些生育能力的检测。”

检测结果显示,莉亚特体内的卵子数量不多了。医生对她说,如果她还在等待一个意中人来生孩子,恐怕将来成为母亲的机会很小。

“所以,我当时就决定立即采取措施,使自己怀孕。”莉亚特当机立断。



她回到家马上就开始上网寻找各种可能的选择。她说,“我希望自己的孩子能知道谁是他们的父亲。如果通过精子库受孕的话,这就不太可能。”

莉亚特偶然在视频网站YouTube上看到2009年的一则电视新闻:一对叫弗拉德(Vlad)和朱丽娅•波兹尼亚斯基(Julia Pozniansky)夫妇解释他们正在寻求法律许可,能够使用他们前一年去世的儿子留下的精子,完成儿子希望有自己孩子的遗愿。他们说,已经找到一位愿意为此合作的女性。

这个新闻启发了莉亚特:“通过这样的方法,孩子能够知道父亲是谁,能够知道一些有关历史,并有祖父母和家庭。”

她决定联系这对夫妇的律师了解更多情况。出乎意料的是,她得知4年过去了,弗拉德和朱丽娅并没有成为爷爷奶奶,他们曾经选择的那个女性已经退出。

莉亚特与这对夫妇见面了,他们给她看了很多他们不幸去世的儿子巴鲁克(Baruch)的生前照片。



儿子去世多年,母亲朱丽娅仍然为儿子的成就感到骄傲。莉亚特得知,巴鲁克23岁在以色列著名的海法理工大学学习时,一天他发现嘴里有个口疮一直流血,之后被诊断是癌症。

在进行化疗之前,他将自己的一些精子冷冻,存入精子库。治疗非常艰难,在失去说话功能前,他留下遗愿。朱丽娅说,“他希望自己离世后我们能够找到一位女性,用他的精子生下他的孩子。”

2008年11月7日,25岁的巴鲁克去世了。朱丽娅马上就开始为实现儿子的遗愿而努力。

巴鲁克去世前就通过自己的律师伊利特•罗森布朗姆( Irit Rosenblum )立下生物学意义上的遗嘱。寻求死后生育遗嘱不仅在以色列而且在全世界也尚无前例,巴鲁克是第一个立下如此遗嘱的人,他的遗嘱和未来使用他遗留的精子在法律上合法。

朱丽娅面临的任务并不容易,不仅要找到愿意成为这个孩子的母亲,而且需要得到以色列法庭许可去精子库取用巴鲁克的精子。



在律师的帮助下,弗拉德和朱丽娅找到了一个俄罗斯血统的以色列女子,她表示愿意合作。但当这对夫妇经过一番波折最终得到法律许可使用巴鲁克的精子时,这名女子却中途撤出,因为她找到了意中人成家。

雪上加霜的是,虽然又找到一位女性愿意合作,但在进行了7次人工授精手术后,这位女性仍未能怀孕,而巴鲁克的库存精子也所剩无几。

朱丽娅几乎陷入绝望,“ 我已不报什么希望了,但我还是希望能看到儿子生命的延续,也许能生一个男孩,他看上去就像巴鲁克一样。”

想要孩子的愿望如此强烈,虽然已经55岁,朱丽娅通过捐赠的精子,成功怀孕,再次生下一个儿子。

朱丽娅清楚地记得2013年他们与莉亚特首次见面的情景:

“ 她是一个漂亮的女子,一头黑发,穿一件红大衣。第一眼我就喜欢上她。我知道她是一个好姑娘。”



朱丽娅给莉亚特看巴鲁克的生前照片,莉亚特说,她当时就感觉与巴鲁克有一种说不清的缘分。

“仅仅看这些照片,我就感到激动,他和善的眼神,明快的笑容,簇拥他的朋友们,而且非常英俊。” 莉亚特说。

“我能看出他与父母的关系非常亲密,每张照片他们都拉着手,互相拥抱着。我可以从他的眼神里看到爱和幸福。”

一边看照片,朱丽娅一边向莉亚特讲述巴鲁克的生活,他如何热爱生活,如何聪明,如何喜欢交友,如何喜欢烹饪。

莉亚特当时就感到自己很喜欢巴鲁克,喜欢这个5年前就已经去世的小伙子,愿意让他成为自己孩子的父亲。

莉亚特、朱丽娅和弗拉德签署了一份合约,只有莉亚特可以拥有巴鲁克的精子,弗拉德和朱丽娅今后可以合法探望将来的孩子。

朱丽娅说:“我们需要保护我们对这个孩子的权力,这不仅是完成巴鲁克的遗愿,这个孩子也是我们疼爱的孙子。”



他们之间没有金钱交易,这对弗拉德和朱丽娅来说非常重要,这是因为他们不希望有人因为钱来做这件事。

莉亚特开始了体外授精程序。但第一次失败了。莉亚特仍然满怀希望,第二次,终于成功了,受孕卵小心地植入莉亚特的子宫内。她焦急地等待了一周,终于等来医院的好消息,她怀孕了!

她把好消息先告诉自己姐姐,然后是朱莉亚。之后,她才逐渐意识到这件事意义重大。

“我一直没有料到这件事会发生,当它真的发生了,我感觉难以相信。我跟弗拉德和朱莉亚不过见过两三次面。”



莉亚特又开始担心自己的家庭与巴鲁克的家庭是否能和得来——虽然他们都是以色列人,但她的父母来自摩洛哥,巴鲁克的父母则来自俄罗斯,两个家庭的文化传统相差很多。

这件事从头到尾莉亚特一直瞒着自己的母亲。她说,“我不想听其他人在这件事上的看法,特别是我母亲,所以我一直保密。不过当我把怀孕的事告诉她时,她为我感到高兴,因为至少我将有自己的孩子了。”

莉亚特在整个孕期都忐忑不安,经常在梦中梦到这个孩子。而朱莉亚也同样不踏实。她希望与莉亚特建立比较亲密的关系,可是又不得不保持一定距离,尊重莉亚特的隐私。

终于到了生产的日子,莉亚特既没有告诉朱莉亚,也没有告诉自己的母亲。“但我母亲似乎有预感,那天晚上她来到医院,还有我两个姐妹,我在美国的姐姐通过Skype也在现场。那真是让人难忘的时刻!”莉亚特说。



2015年12月1日,这个叫希拉(Shira) 的小女孩在她父亲去世7年之后诞生了。

“她就跟我在梦中看到的样子一模一样,她真是难以想象的漂亮!”现在回想当时的情况莉亚特仍然很激动。

莉亚特打电话告诉了弗拉德和朱莉亚他们的孙女诞生的消息。

“在我的儿子不幸故去之后,我再次感到心脏的跳动了。”朱莉亚说。

现在,巴鲁克的照片就摆在莉亚特和小希拉的公寓里,母女俩经常一起看巴鲁克的那些照片,那个男人从照片里向他们微笑着。莉亚特指着巴鲁克的蓝眼睛说,就跟希拉的眼睛一模一样。

“一天希拉跟我说,‘也许爸爸有一天会来敲门,来看望我们呢。’我告诉她,他不会来的。”莉亚特说。

希拉现在已经3岁了。莉亚特说,她有时还是担心希拉没有父亲这件事。但同时她又宽慰自己,“现在有多种家庭形式,我们家只是其中一种。希拉知道自己没有父亲,但她生活中充满了爱,她是个开心的女孩。”



而朱莉亚,她终于实现了自己儿子的遗愿,她说她相信如果巴鲁克地下有知,一定会非常喜欢小希拉的。

朱莉亚提到希拉就充满欣喜之情:“她又聪明,又漂亮,每天都很开心。她真是一个梦想中的女孩。非常完美!”


朱莉亚与孙女希拉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