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加拿大亿万富翁史当纳指控女儿及其同伙窃取了他的公司(下)
‘They stole the company’: Frank Stronach accuses daughter Belinda of betrayal




 
在2001年,史当纳任命贝琳达担任麦格纳国际的首席执行官兼副主席,在2003年,贝琳达离开麦格纳参加联邦保守党党领竞选,但最终输给了哈珀(Stephen Harper)。在2004年,贝琳达当选保守党国会议员,但她在一年后便转投马丁(Paul Martin)领导的联邦自由党,并出任联邦自由党政府的人力资源和技术开发部部长。因为突如其来的跳槽,贝琳达和当时的男友、保守党国会议员麦凯(Peter MacKay)也分了手,她也因此而成为媒体头条的新闻人物。在2008年,贝琳达决定退出政坛,之后她被父亲任命为加拿大最大汽车零部件制造商麦格纳国际的执行副总裁。
 
但现在,史当纳开始质疑女儿的能力。
 
史当纳称,贝琳达从未做过具体的管理工作,她有一大推投资项目,但这些项目都是白白浪费钱,她的投资记录很糟糕。
 
例如,贝琳达在2015年进行的一项投资就损失了数百万元。当时,贝琳达加入了一个创建收购公司Acasta Enterprises的集团,在这个集团里还有很多金融街圈内人士。但是,Acasta Enterprises的表现并不尽如人意,截至多伦多证券交易所7月18日收盘时,该公司的股价已经从$10元的IPO发行价跌至69分。尽管贝琳达投资Acasta Enterprises的钱都是自己的,但史当纳称自己女儿的所有财富都是来自于他。


 
在2010年,史当纳以$9.83亿元的价格出售了自己手中的大部分麦格纳股份。在次年,他又以$7亿元的价格出售了剩余的麦格纳股份,而这些交易都是由奥西普精心策划的。此外,史当纳的赛马场业务估值约为$12亿元。
 
在这之后,史当纳任命奥西普担任史当纳集团的首席执行官,并给了他5%公司股权。但据史当纳称,根据协议,他有权决定这5%股权的价值。
 
据史当纳称,在他于2012年将家族企业控制权交给贝琳达,开始创建一个名为Team Stronach的奥地利新政党时,其家族企业估价为$20亿元。
 
在这场豪门恩怨中,一个关键的问题就是史当纳在刚脱离麦格纳国际的业务时,曾用家族企业的资金进行了一些投资,其中包括Adena 农场和位于佛罗里达州的一个高尔夫球场。史当纳因此在佛州的奥卡拉(Ocala)购买了10万英亩土地,他认为那里是饲养纯草饲和不用药牲畜的理想场所,因为有机食品市场的需求正在不断增长。


 
但贝琳达称,他父亲投资的农场和高尔夫球场亏损了$8亿元,她在2016年11月决定不再继续为他的这些投资项目提供资金。而史当纳则否认自己的投资项目有如此严重的亏损。
 
史当纳投资了近$3亿元用于养牛业务,并在其农场的北边购买了更多土地,以便能有一片拥有大量橡树子的地方养猪。此外,他还在奥卡拉建造了一个私人高尔夫球场和一个乡村俱乐部,并计划在那里开发豪华住宅。史当纳还想实现从农场到超市的一条龙业务,他认为这在几年内就可以实现盈利。
 
史当纳称,这些投资项目在接下来的三到四年时间里可能还会亏损,贝琳达已经说过,如果这些项目不能赚钱,她打算将它们出售,而他已经告诉过她,这些项目不需要动用有现金流的赛马场业务的资金,因为农场业务可以实现自给自足。
 
史当纳称,就像赛马场投资项目一样,他投资的农业项目也会大赚,因为土地很值钱。所以说,他的这两个投资项目都是基于房地产而展开,无论是赛马场还是农场投资项目,房地产都占到80%,因为土地不会贬值。


 
此外,史当纳还在和女儿争夺利润丰厚的赛马场生意,这是他花费多年时间收购的成果,现在每年能带来约$10亿元的收入。
 
史当纳称:“这都是我的财产,但突然之间就落到了其他人手里,赛马是我钟爱的生意,但现在一切都是由其他人说了算,他们偷走了一切,这就是事实。”
 
在此次采访中,史当纳还指责贝琳达和奥西普“严重疏忽”,并将其家族位于加州的Santa Anita Park赛马场最近发生的纯种马死亡事件归咎于管理不善。史当纳还坚信自己的女儿最终将会以高价出售家族公司拥有的赛马场。

史当纳称,他们想出售赛马场,因为他们出现了严重疏忽。
 
对此,贝琳达用其律师发出的停止诋毁通知函进行了回应,她要求自己的父亲做明确道歉,并收回声称是因为她故意、疏忽或其他原因而导致Santa Anita Park赛马场的马匹死亡的说法。


 
贝琳达在7月19日发给《环邮》的声明中称:“我父亲提出的涉及Santa Anita Park赛马场的指控令人无法容忍,其没有任何事实证据。在史当纳集团,确保马匹和骑手的安全是我们的核心工作任务。加州赛马场会继续进行改造,我们的目标是让Santa Anita Park成为全世界最安全和最优质的赛马场。自今年3月15日推出新的安全协议以来,Santa Anita Park每1000匹赛马中(5个赛道设施共有2,684匹赛马)有1.86匹死亡,是自2010年以来的最低死亡率水平。”
 
史当纳称,在他掌管赛马场时,他努力让美国国会通过了《赛马权利法案》(Horse Racing Bill of Rights),以避免赛马过度使用,和促进赛马场的改善。而他的女儿直到最近发生一连串马匹死亡事件后,才开始采取一些措施。
 
史当纳称,他想要贝琳达给他一份保证不会出售赛马场的书面承诺。贝琳达在最近曾告诉《环邮》,她无意出售利润丰厚的赛马业务。贝琳达在今年6月接受采访时曾称:“我曾多次看着我父亲的眼睛说‘爸爸,我们不会出售赛马场。’”
 
但史当纳称,贝琳达并没有做书面承诺,这才是重点,她一直没有做承诺。


 
在整个采访过程中,米尔斯一直在插话提醒史当纳少批评自己的女儿,并恳请他打开和解的大门。但在两个小时的采访结束后,米尔斯沮丧地离开了。
 
史当纳称,他和妻子一直想不通贝琳达为什么会背叛他,他将此归咎于奥西普的操纵和Acasta Enterprises公司的失败。
 
史当纳称:“我一直在找原因,我很了解她,她有很强的自尊心,害怕自己会失败,所以我想她应该和奥西普说过‘如果我们控制了史当纳集团,我们就可以弥补损失。’我想这就是原因所在吧。”
 
史当纳最近一次和女儿进行交谈是在今年3月,当时他们只进行了简短的对话。

生命的时钟在滴答作响。到今年9月,史当纳就将是87岁的高龄了,他知道这场官司可能会拖延数年时间。
 
史当纳称,如果他能打赢这场官司,他的女儿将会失去家族企业的控制权,但她仍会和他、他的妻子还有儿子拥有同等的家族信托份额。史当纳的儿子安德鲁在安省的Prince Edward County 拥有一个大型牛场,他从未有机会深入参与家族企业的运作。



在加入父母的战队后,安德鲁亦将贝琳达以及其被认为存在严重不端行为的盟友告上法庭。安德鲁称自己持有史当纳集团23%的股份,但却无法获得该公司正确的财务信息,他对贝琳达管理财务的信心已经崩溃,因此只能诉诸法律,他亦要求让父亲史当纳重新掌管家族企业。
 
因为父母有可能离婚,安德鲁18岁的女儿赛琳娜(Selena)也于今年2月起诉姑妈贝琳达,以期能够继续维持自己奢侈的生活方式,和限制其姑妈的家族财产控制权。赛琳娜在单独提交的起诉书中要求安省高等法院确保贝琳达向其支付或偿付在过去应该通过家族信托和/或史当纳集团向其个人支付或偿付的个人开支。此外,赛琳娜还要求全面了解家族财务情况,并允许其任命一名独立董事代表她监督家族企业。

史当纳称,在他和妻子过世后,他们的家族信托份额将分给三个孙子女。
 
作为其继任者计划的一部分,史当纳希望将家族的赛马场出租给纯种马赛马领域中的利益相关者,并聘请职业经理人管理Adena农场。
 
史当纳称,他现在已经得出了结论,那就是他的女儿和儿子都没有能力经营好一家复杂的公司,他现在只希望一家人和和睦睦。
 
史当纳承认,在法院作出裁决时,他可能已经不在人世。他称:“这会是一场悲剧,我希望自己能安详离世,但在另一方面,我宁愿去做正确的事情一直到死,也不愿意在明知自己做错的情况下稀里糊涂等死,因为你只有在无憾无悔时,才能安详地离去。”(续完)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