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安省前自由党卫生厅长卡普兰去世,年仅54岁





大中报综合讯:根据CTV7月25日周三的报道,曾在前自由党麦坚迪省长内阁里担任卫生厅长的卡普兰(David Caplan)于24日晚去世,享年54岁,各界媒体都没有透露他的死因。

卡普兰是犹太人,于1964年出生于多伦多,曾就读于西安大略大学,在进入政界之前,曾做过房地产经纪,并在回收行业工作过。1991-1997年,卡普兰曾先后当选北约克和多伦多的教育委员(school trustee)。

1997年,卡普兰首次当选自由党省议员,他曾先后代表Oriole和Don Valley East选区。卡普兰接替了母亲Elinor成为Oriole选区的省议员,那年其母亲成为联邦议员。母子二人都曾担任过安省自由党政府的卫生厅厅长。直至至2011年,卡普兰决定不再寻求连任。

2003年,卡普兰被任命为安省内阁基础建设厅长,2007年出任卫生厅长。

2009年,审计总长在发布针对eHealth Ontario的一份特殊报告之前,卡普兰辞去了卫生厅长职位。



去年,卡普兰参与多伦多市第16选区Don Valley East的竞选,不过败给现任副市长黄旻南。

卡普兰和妻子Leigh共同育有两个儿子。

各界表示哀悼
25日上午,省长福特(Doug Ford)发推文对卡普兰的去世致哀,叹惜他英年早逝,并对卡普兰多年来为安省和其所在社区作出的贡献表示致谢。

多伦多市长庄德利(John Tory)也发布推文代表多伦多市议会和市民对卡普兰的逝世表示哀悼。庄德利曾与卡普兰在安省议会一起共事,称卡普兰是一位精力充沛、勤奋和坚定的党员。

上任自由党省长韦恩也在推文中向卡普兰致哀。



eHealth丑闻
eHealth是2008年开始的计划,为了将安省省民的医疗资料电子化,除了有系统整理每一个病人的资料,也可以使医生直接发出处方给各药店,而无须每次由病人到医生处得到处方。

其实eHealth的浪费及无效率不不仅仅起自于2008年。早在麦坚迪上台后的2003年,当时的卫生厅厅长史振民George Smitherman)就成立了一个健保智能系统(Smart Systems for Health Agency, SSHA),但据2007年1月德勤(Deloitte)会计事务所提出的报告,指称这一系统并不smart,缺乏整体规划,加上安全系统也有缺陷。四年里,用了纳税人6.5亿只建立了一些电邮通讯系统,完全见不到成效。



德勤报告出炉后,麦坚迪受到广泛批评,于是再在史振民领导下,成立eHealth。美其名曰是安省未来的医疗高速公路,将全省医疗系统用电子系统连结起来。这个系统在黑箱作业一年多后被发现,比SSHA还要腐败,这个电子医疗系统的CEO莎拉·克莱玛(Sarah Kramer)就任四个月,就将480万元的合约批给了未经投标的公司或个人。最令人诟议的是,这个系统只聘请了仅仅30名职员,但却聘用了300名顾问,他们一个小时的报酬最高300元,有些人一天就领取2,700元报酬。一个顾问竟在五个月里领到19万元报酬。这些所谓的顾问来历不明,也没经过正式招聘过程,相信都是CEO自己的亲信。当时曾有九名正式职员向上级举报,结果都被开除公职。

至于克莱玛本人,她的奢侈也让纳税人气愤不已。年薪38万的她一到任就用了五万元装修了自己的办公室,在做了七个月就因丑闻离职,离职时还领到超过30万元的遣散费,及11万以上的奖金。

2009年10月,时任安省审计总长麦卡特(Jim McCarter)公布了先前爆出滥用公款和非法招标数百万元合约丑闻的省卫生厅下属机构eHealth的审计报告。报告显示,eHealth在1999年以来的10年中花掉纳税人10亿元建立省民的电子病历系统,但成效差强人意。审计长还将矛头直指当时在任的省长麦坚迪,指责他应该为任命的不合格eHealth机构的CEO负责。麦卡特还指出,前一日辞职的卫生厅长卡普兰也有失察(oversight)的责任。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