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香港抗议者是如何“走上不归路”的
How Hong Kong’s protesters have ‘already reached a point of no return’





《环球邮报》8月11日发表的一篇文章称,本周末在香港扰乱交通并与警方发生冲突的黑衣年青人配备了防毒面具,护腿和盾牌,手持标语牌的人寥寥可数。
 
在本周末,香港的抗议活动丝毫没有减缓的迹象,在冲突中,一名警员被抗议者投掷的燃烧弹烧伤,还有一些抗议者被警棍和橡皮子弹击中受伤。
 
在过去10周里,示威者流动占领香港街头,他们要求香港政府不要牺牲这座城市所享有的西方式自由,转为支持与专制的中国大陆更相近的法律和政治体系。
 
但是对于那些专门对抗防暴警察的黑衣人来说,他们需要的已经不再是标语牌和横幅,22岁的Lee女士就称“我们知道自己来这里的目的,这是一场战斗。”Lee是航空公司的工作人员,她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脸上带着面具,因为担心遭报复只透露了自己的姓。


 
这些黑衣人对他们所说的警察暴行感到愤怒,但同时他们也已经走上了一条不归路。香港大学学生会代理主席、加拿大人Davin Wong称:“我们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在今年6月中旬香港爆发抗议活动初期,据组织者估计有近200万人和平游行抗议引渡法案。香港政府在今年年初提议立法,以允许将被控犯有严重罪行的嫌犯引渡至所有未和香港签订引渡协议的司法管辖区,在这其中亦包括中国大陆。该项法案将使得中国当局有能力从香港引渡被其指控犯有严重罪行的嫌犯。但是,这也引发了香港市民的普遍担忧,他们担心中国当局可能会捏造指控将香港的异见人士引渡至大陆受审。但在过去一个月里,非暴力游行示威的场景已经被暴徒式人群和警察之间的对抗场面掩盖。
 
这些抗议者基本上没有毁坏私人财产,而是针对警员投掷点燃的燃烧弹,警方则用催泪弹和橡皮子弹予以还击,并逮捕了数百人。
 
21岁的Ryan拒绝透露真实姓名,他加入了移动迅速的快闪抗议行动,这些抗议者利用香港四通八达的地铁快速游走于各个地区,他们阻断公路隧道,在居民区和拥挤的购物街区挑战警方。


 
Ryan称,这种行动将会增加政府的麻烦,因为阻断交通会让人们感到不安,或许这样就可以让政府关注他们的诉求。
 
但是,这些抗议者和警方之间的冲突也会危及许多香港市民自1997年香港回归中国以后便随之产生的反对北京的立场,香港的抗议活动不仅对本地意义重大,同时也会影响其他有民众寻求从中吸取灵感以对抗中国影响力的地方,尤其是台湾。
 
观察家们也开始质疑这些抗议者在香港街头发泄怒气将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香港爆发的暴力事件让当地警方得以师出有名,目前香港警方已经逮捕了600多名抗议者,并且与中国大陆的关系越来越紧密,中国官方媒体已经警告称有外国势力密谋反对北京,并强烈谴责“激进抗议者”。批评人士称,当地黑帮已经找到攻击游行示威者的理由,而警方对此则是默许支持。
 
这些冲突行为也导致香港当地对游行示威活动的支持度减弱,有活动人士承认,因为有可能导致混乱和逮捕,香港再现类似6月份的大型和平游行示威活动的可能性已经大大减少。与此同时,香港领导人也在大声谴责暴力行为。


 
退休会计师Patrick Chung在本周日晚间碰巧遇到一群抗议者,他站在立交桥上看着他们短暂阻断一条重要的交通隧道,他称,似乎局势已经失控。Chung称,他可以支持静坐抗议,但他反对暴力行为,他担心在未来会出现越来越多类似的暴力行为。
 
Chung称:“现在的香港就像一个炸药桶,你越频繁地引爆它,暴力行为就会越多。”
 
香港抗议者提出了若干要求,包括彻底废除引渡法案(香港领导人已经宣布引渡法案被无限期搁置,实际上其已被废弃),对警方行为进行独立调查,以及给予港人更多民主自由。相关抗议活动的主力军是和平的游行示威者,其中包括有年幼子女的父母,律师、退休人士、学生和年轻的专业人士。在本周末,数千名抗议者连续三天聚集在香港国际机场的到港区高呼抗议口号。
 
其中一个标语牌上写着:“政府说我是暴徒,警方说我是蟑螂,而我为之争取的只是人格尊严。”
 
但在其他地方,暴力行为却愈演愈烈。一直密切关注最近事态的香港政治风险分析师Phill Hynes称,这些人出发的动机是仇恨、嫉妒、失败、拒绝接受机会、丧失希望、社会孤立。他们没有意识形态,一心只想挑起冲突。他们的行为已经开始削弱抗议活动。


 
在一开始,最激进的抗议者可以声称自己取得了一些成功,因为他们的行动似乎赢得了出人意料的广泛支持。在本周末举行的退休人士“银发”集会上,64岁的Raymond Wan指出,那些在今年6月中旬占据香港立法会周围道路,以及在7月1日冲击立法会大楼的抗议者的反抗行为虽然破坏了政府财产,但他们也帮助阻止了引渡法案。
 
身为退休国际公务员的Wan称:“如果我们不阻止立法会举行相关会议,我相信引渡法案会得以通过,过去的香港将会成为历史,抗议者为香港作出了很大贡献,我们真的很感谢他们所做的努力。”
 
还有一些人则指责警方煽动暴力,并谴责当地领导人用防爆警察,而不是对话回应公众诉求。
 
21岁的抗议者Ryan称:“老实说,我们已经尝试过各种方法,我们尝试过和平的方式,我们尝试过抗议,我们尝试过阻断交通,以及采取各种不合作行动。我们已经尝试过一切方法,但政府似乎根本没有听取我们的诉求,这非常令人沮丧。”
 
但尽管如此,双方仍然可以找到理由将暴力作为战斗工具。


 
前清华大学学者、中国社会运动专家吴强(音译)称,北京一直在香港采取双重策略,通过滥用和操纵暴力以及大规模的宣传活动抹黑香港现状。
 
吴强称,北京试图藉此“抹黑”抗议者,但这样做风险很大,因为由此引发的反应越激烈,就越有可能导致中国大陆成为香港的敌人,而这与北京的长期野心相悖。
 
同样,抗议者亦试图通过对抗达到自己的目的。专门研究近年来的年轻活动家的书作《只要有反抗,就会有希望》(As Long as There is Resistance, There is Hope)的作者Kong Tsung-gan称,这些抗议者一直采用的策略就是激怒对手,让对手作出过度反应,然后让对手狼狈不堪并承担政治后果。Kong还称,实际上对于北京来说,激烈的反应是很危险的事情,共产党这时候的赢面越大,最后就会输得越惨,因为其无法用武力获得被占领(或是被威胁)的人民的支持。


 
但是,除了战术考虑之外,这也是因为抗议者的情绪非常悲观。在走上街头的抗议者中,只有很少人相信他们可以实现自己的任何目标,因此他们只能上演暴力行径。
 
因为披露一宗贪污调查案的机密细节而被判刑,目前正在保释上诉中的激进政客Avery Ng称,习近平主席领导下的中国很少愿意做妥协,鉴于他所了解的共产党的运作方式,他本人目前看不到任何可行的解决方案。
 
Ng在谈到被北京用坦克和枪炮镇压的天安门广场抗议活动时称,早在1989年时,人们曾抱有希望,人们也看到了改变的机会,而这一次情况刚好相反,人们对共产党改变自身已经不抱任何希望,所以这一次,人们就像是为生存而战。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

评论总数

对本文的评论有2条
無名氏的头像
無名氏 (未验证) on 星期一, 八月 12, 2019 - 17:49
一帮香港废柴,有什么希望可言!去死吧。
無名氏的头像
Yan (未验证) on 星期一, 八月 12, 2019 - 15:39
孩子们, 回来吧! 不要一错再错, 把自己逼向灭亡。 愤青要有理由, 不是抛弃自己做为黄种人的尊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