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香港乱局何时休





持续十多周的香港街头、地铁、机场及商场通道,真可谓硝烟弥漫。戴头盔口罩及护目镜的黑衣人群与黑制服警察的冲突胶着,不仔细看还真不容易区辨,冲突频率从重点每个周末发展到日日频发。瘫痪交通、瘫痪机场,以及攻击政府机构,扯丢国旗、扬竖港英殖民地旗帜。香港正在发生一场称之“时代革命”的政变,亦或是针对中国政府的港独运动?

因为害怕骚乱波及,有商户持续一个多月删门歇业;随着西方国家对港的旅行警告、以及台陆客的自行减少,香港的旅游业下降70%、酒店和商业零售已呈大幅负增长;港股12周来已蒸发16兆新台币,有银行测估今年香港的GDP增长将从原定的2%下滑至0.5%。这个局面如何了结又何时了结?港人、国人、全球华人,甚至西方国家,都对香港的局势忧心忡忡。川普直接发话习近平:把香港问题的和平解决作为美中贸易协议的前提,因为美方公布的情报显示,中方在深圳距港10分钟车程的地方集结了数万武警部队,情势一触即发。据最新港媒报,中共北戴河会议已将香港乱局定性为颜色革命,也就是说平定香港局势,已成中共在建国70周年前保卫中共国家政权的迫切任务。如果说满清在炮口下无奈割让香港,那若颜色革命威胁大陆政权,中共为保政权即便牺牲香港也会下得了狠心。



“黄台之瓜 何堪再摘”,这是香港首富李嘉诚在港媒的整版广告。面对香港局面处于特首林郑所说的“五劳七伤”之际,香港经济真正的龙头老大李嘉诚公开喊话各方收手,要适可而止、“以爱之义 止息 怒愤”。武则天为了帝位,一轮轮地废杀太子,武则天之子太子李贤在危急中写下绝命断肠诗《黄瓜台辞》:“种瓜黄台下 瓜熟子离离/ 一摘使瓜好 再摘令瓜稀/ 三摘尚自可 摘绝抱蔓归”。李先生用黄台之瓜的典故,语重心长要各方收敛,虽未点明谁是摘瓜人(此乃李的精妙),但听者尚存有爱心人情的话,若仍不收手乃不齿人口。

李先生的呼吁,其实正合港人、国人包括中共及全球多数人的心意。暴力没有正当性,港独亦无可能,民主仍须循序。川普和末任港督彭定康,吁港陆当局与示威民众对话。找谁谈? 听说示威初始发起人“众志”创党人罗冠聪已到美国耶鲁读书。本次香港街头运动不像“占中”有公开发起人或明面组织,以互联网或手机调动指挥聚众,示威运动战术如城市游击巷战般的灵活机动,令警方防不胜防。港人在澳美加各地与其他华人的街头公开冲突,除了令西方人笑话,更自我孤立于华人社区。



有人呼吁港人上银行提兑,进一步冲击金融。其实以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和实力,区区示威者这种低层次的提现,没有企业的响应,以及市井小民计较蝇头手续费和安全考量,这不外又是一幕笑话般的自恋剧。由于街头运动的暴力冲突以及对民生的负面影响,正渐失民意同情,随着正当性消失也已使运动显现强弩之末的疲态。是时候冷静了,事实上因为运动,港府也以停止“送中”立法以示转圜,说明运动取得了部分成效,特区政府新近拿出191亿对民众解困和补贴。还想怎么样,顺风旗扯足,欲搞政变实现港独?因为中央政府在乎香港的世界贸易、金融和航运的国际中心地位及利益,所以不贸然出手,这是一种难得的克制,亦是港人有别于内地省份的独特福分。如果说“时代革命”的意蕴含糊,那“光复香港”的指向却很清晰,除了恢复港英殖民地,难不成回到大清?故香港街头运动自染的港独色彩,怎么都洗刷不清。吴光正先生认为:“反送中”就是伪装的占中。如今代表香港根基的商界企业界开始发声了,乱局大概已成强弩之末,是时候恢复正常恢复平静了。

当中共中央政府认为香港现今的国际地位,因动乱遭毁损已不复修复,当意识到香港的颜色革命已影响到内地的政情,以及港独已相当程度在港泛滥,或动摇了中央对港的治权,军队入港暴力治乱就不可避免(有说大陆反恐最精锐的雪豹突击队,都加入了深港边界的集结)。此时,美国或任何国际压力均影响不了中共的考量,香港就真正陷入了特首林郑所忧虑的粉身碎骨之深渊。一国一制的提前到来,并不是没有可能。认真倾听一下李先生的忠告罢。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

评论总数

对本文的评论有1条
無名氏的头像
無名氏 (未验证) on 星期二, 八月 27, 2019 - 03:36
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恐怖分子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