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为什么加拿大降低利率已不能刺激消费和经济增长?
Why cutting rates may not do all that much




 
环球邮报日前报道说,加拿大帝国银行(简称:CIBC)全球市场部表示,正如一些经济学家所预期的,加拿大央行若采取降低利率,可能无法达到其应有的效果。

帝国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申费尔德(Avery Shenfeld)和高级经济学家门德斯(Royce Mendes)在一项研究中表示,这里涉及了很多因素。

一方面,加拿大个人和家庭债务承重。另一方面,我们年纪也大了,就像我们的老爷车一样。

申菲尔德和门德斯表示:“尽管大笔开支的支出对低利率的反应不大,但在上次经济危机到来时,加拿大央行降低利率的措施确实刺激了消费者的支出和住房投资。”



两位专家在一份关于国际货币政策是否彻底“失败”的综合报告中补充道:“如果央行利率在近期内再次下跌,这一措施的效果不会很大。”

“在经济复苏过程中,央行一般都执行鼓励人们花钱的政策。目前,家庭储蓄正处于自1960年代初以来的最低水平,而债务比率已达有史以来的最高。”

他们说,那可能意味着降低利率以刺激支出的“空间已经很小”。

首先,加拿大家庭负债累累,挣1元却要支出1.77元。不仅如此,家庭还本付息的支出占创纪录的14.93%。在这种情况下,民众消费的愿望还会有多少?

第二,门德斯说:“对那些受利率影响大的家庭购置的研究也表明,未来经济的走向与利息下降关系不大。”

“住宅建设的速度一直领先于购买需求,造成待售的空闲住宅单位数量攀升。”



该报告也提到了汽车消费,但人们已不像20年前那样频繁地更换新车。

申菲尔德和门德斯表示:“因此,尽管当前利息已经是非常低了,但耐用品消费占加拿大GDP的比重并没有多大变化。”

门德斯补充说,人口因素也是一个主要因素。

门德斯指出,“随着利率下降(即持有债券的收入减少)和人口老龄化,人们花钱越来越少,而是更注重把更多的钱存起来为退休做准备。这意味着对于这些人来说,降息实际上把消费引向了相反的方向。”

一些经济学家认为,今年晚些时候或者明年,加拿大央行会将基准隔夜利率从目前的1.75%下调四分之一。 当然,美联储一直在降息,最近一次就在上周。

申菲尔德和门德斯在报告中指出:“加拿大央行仍在谈论将负利率的政策作为一种选择,但美联储主席鲍威尔(Jerome Powell)现在已经完全放弃了这种可能性。好在加拿大各政党已经在如何刺激经济的手段上已经达成了共识。”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