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我当“审读员”的心路历程(5)





我院经过清查运动的大清洗以后,我的顶头上司蒋院长调到省社科院任职,我院学报主编由新调来的申书记担任。我当时在心灰意冷中,对办学报已经失去兴趣。然而,既然在体制内干的是类似包产到户的工作,要领工资活下去,不做事情也不行。

新来的申书记又是如何主编学报呢?

记得,那期学报稿件编好以后,按程序我送到院党委申书记的办公室,请他审阅和签字。一个星期以后,申书记叫党委办公室工作人员将稿件拿到编辑部。在几十篇送审稿件里,有一篇稿件的审稿单上,申书记签了意见。这篇稿件的标题为《对高校学生中的同乡会之类的学生群体的认识和管理》,此稿是贵州大学一位大学生辅导员撰写的。申书记在审稿单上的意见是:“在高校中,凡大学生自己组织的同乡会之类学生群体,应一律取缔解散。此稿不宜用。”



老实讲,我省高校教师的素质普遍偏低,能够进行学术研究并撰写学术论文的教师,更是少之又少,所以,学报作为一个学院的学术窗口,每期学术论文的质量,是需要认真对待的。这篇《对高校学生中的同乡会之类的学生群体的认识和管理》,作为一篇学术论文,虽然学术水平和质量都不算高,但作者能够面对高校大学生中出现的新问题,进行调查研究,提出问题,分析问题,找出对策;对大学生中的同乡会进行一些客观理性地分析研究,写出这样一篇学术论文,这对高校中做大学生思想工作和管理工作的人,包括一些高校的领导,都有一定启发和教益。但是,申书记却把这篇有一定新意的文章断然否定,这一些出人意外。从他签署的意见来看,说明六四镇压以后,他像中国所有那些把保乌纱帽看成第一位的党政干部一样,为了在政治上和党中央保持一致,无不采取宁左勿右的做法。对这些人来说,保住乌纱帽是第一位的,至于学报质量如何,他觉得那是次要问题。当时,我很想和他交换一下意见,谈谈自己对这篇论文的看法。但是,我马上意识到自己的天真幼稚的毛病又来了,在目前形势下,对主编的意见坚决执行,是我最佳的选择。

不过,回到编辑部,想到这篇稿子的作者可能是一个年轻教师,一篇学术论文从构思到写作,到完成,很不容易;另外,这位作者有问题意识,能从实际出发,发现问题和分析问题,这种能力需要鼓励和栽培。因此,我把这篇稿子推荐给另一家高校学报主编,我把这篇稿子亲自送到这位主编家,把我个人对这篇的看法告诉他,请他看看能不能在他们学报上?这位主编听说此稿是申主编不同意用,恰好他和申书记过去在一个学校是同事,就不客气地说,你们申书记懂啥?他什么都不懂,只懂得往上爬。我说,他能当领导就行。这篇稿子很快被采用发表,见了天日。



不久,又有一篇稿子,申书记感到很为难。这篇论文的题目为《马克思的异化理论及其发展》,是我多年学习异化理论的一篇总结性的文章。该文的摘要里是:“本文考察了异化概念的产生与发展,介绍了马克思异化理论的内容,然后以卢卡奇和佛洛姆为代表,概述了西方马克思主义对人的异化的研究,以及东欧南斯拉夫实践派和波兰意识形态批判学派代表人物对马克思异化理论的探讨。最后指出,西方马克思主义者和东欧马克思主义者在新的历史时期对马克思异化理论的发展所做的贡献。”(待续)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