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搞教育工作的狮子大开口,安省纳税人被迫买单





10月6日/周日晚上9点,安省政府和代表5.5万学校员工(不包括老师)的加拿大公务员工会(CUPE)终于达成了临时协议,从而避免了原定于10月1日/周一的全省公校大罢工。工会代表Laura Walton随后在记者会上透露,工会没有做任何让步。病假安排没有任何改变,保留了特别教育拨款(local prioritys fund)。在此基础上,又迫使省政府增加了2000万投资。新增资金是重新恢复之前因削减开支所裁减的职位,确保服务不会削减。具体内容是:
 
薪酬:3年每年涨1% 
目前他们的平均年薪为3.8万元,仍然是教职员中年薪最低的群体。 
病假:保持现状 
学校职员拥有11天病假,病假期间,工资为100%;120天短期病假,工资为90%。省府要求加入一项条款:教育局可以可以自行决定是否要求学校职员提供医生出具的短期病假证明。 
工作保障: 
未来3年,省府每年将投入多达2,000万元,保障300名CUPE全职学校员工成员的工作。
省府承诺:除非发生重大经济变化、学生人数急剧下降或资金发生重大变化,否则目前的雇员人数(5.5万)在合约期不变。 
地方优先资金: 
未来3年每年提供5,830万元,这笔一次性基金,由前任省府在2017年批准,已于8月到期,之前未获保证会继续发放。福特省府也同意恢复这笔资金,以帮助恢复1,000多个CUPE工作。 

 
对此多伦多News 1010电台脱口秀主持人Jerry Agar在太阳报上发表了评论。
 
评论说:“我们纳税人钱包里已经没有几分钱了。”学校员工工会难到看不到这个问题?
 
安省家长们对自己的孩子星期一早上可以上学了感到宽慰,因为学校员工工会的罢工得以避免。
 
工会会员实现了每年加薪和其他福利的愿望。代表5.5万名教职员工的加拿大公共雇员工会(CUPE)代表Laura Walton在记者会上说感谢政府从小金库(piggy bank)取钱给他们。

 
但事实并非如此。因为政府的账上一点积蓄也没有。我们把福特政府送上台是为了清理安省的财政问题,结果他们借了更多的钱。
 
Agar的评论说,他要给大家讲一个故事来说明他的观点。
 
在即将开始电台脱口秀生涯的时候,他都要去各个电台面试,其中一家电台聘请他为担任主持人。
 
工作后不久,他向管理层要求加薪。因为他的节目做得不错,这家小电台在市场上站稳了脚跟。
 
开会时,总经理说:“你的确干得不错。我不是说不给你加薪,但我没有这个预算。我们的广告销售很差。我很抱歉。这是个现实。”
 
他对总经理说:“那不是我的错。解决广告销售部门的问题。”

 
总经理回答道:“这就是我请你来要做的事(解决销售部门的问题),问题是,如果销售不跟上去,我没有钱给你加薪。”
 
Agar说,这个故事很公平。他可以不喜欢和接受总经理的说法,但他必须理解并接受它。
 
评论继续说,现在安大略省的纳税人每天都在流血,但很多人视而不见。
 
安省经济究竟有多糟?
 
很多人认为安省数百亿元的债务和数十亿元的利息支出只是一些数字。这些数字跟自己的日常生活没有直接关系。
 
问题是,安省的债务是3520亿元。我们每年为这些债务支付约120亿元的利息。

 
为此,我们每天我们支付近3300万的利息。记住,那可是每天都要付的利息。
 
这笔付出的利息没有一元用于教育或医疗,帮助一个自闭症儿童,修理,支付人工(银行雇员除外)。
 
这是打水漂的钱,就像信用卡中的利息一样。任何一个理财顾问都会告诉你,不要拖欠信用卡的还款。
 
与抵押贷款或汽车贷款不同,我们没有固定资产来对付这些钱。这只是政客们为了拉选票和收买工会而花的钱。

 
评论说,他在一周前曾预测,福特政府会向学校员工工会低头。理由是:
 
为了扭转前韦恩的自由党政府大规模不负责任的支出,福特保守党表现出了强硬态度,但是又有退缩的倾向。
 
工会广告声称,“福特的财政削减”让安省一日不如一日。这简直就是是一个笑话。福特砍了啥?
 
金融邮报9月报道说,令许多人惊讶的是,福特政府的财政支出已经超过了任何一个前任。
 
工会对削减开支捶胸顿足,但笑到最后的是银行。而我们却在花我们口袋里没有的钱。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