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目睹自己上中学的儿子被杀的母亲:“每个人”都要对她儿子的死负责
Mother of slain Hamilton teen says ‘everyone’ failed her son




这位亲眼目睹了儿子在高中校门外被刺死的母亲,周三打破了沉默。她指责我们的制度未能保护这名14岁的年轻人免受“欺凌”,她说,这使她儿子进入高中第一个月就像是一场噩梦
 
自周一下午儿子Devan 在汉密尔顿Sir Winston Churchill中学附近被刺死以来,Shari-Ann Bracci-Selvey第一次对记者讲话时就哭了起来。
 
另一名14岁的男孩和18岁的青少年面临一级谋杀指控,警方称这是有预谋的谋杀。
 
Bracci-Selvey在描述谁对儿子死亡负有责任时,强调, 每一个人都有责任, 从他就读的学校到他自己的家人---都让他失望。

 
“每个人都使我儿子失望,”她说。 “即使我知道。我试图拯救他,但我无能为力。”
 
Hamilton-Wentworth 地区学校教育局总监Manny Figueiredo证实该学校曾收到有关欺凌Devan的投诉,但未提供详细信息。
 
他在周三通过电子邮件发送的声明中说:“作为教育局,我们还将在警察和学校调查完成后对我们的学校安全条例进行正式审查。” 他说,整个社区都感到震惊”,并且“试图弄清发生的事情。”
 
Figueiredo以前曾说过,需要指责的是Sir Winston Churchill中学以前或现在的学生。

 
Bracci-Selvey说,自从学期开始的第二天,她的儿子就被恶毒欺负,当时据称欺凌他的同学偷了他的自行车。 她说,此后他一直受到骚扰。
 
在星期三的新闻发布会上,汉密尔顿警察局警官Steve Bereziuk说,这个家庭上个月已提交了有关被盗自行车的报告。 他补充说,在那起案件中,被告与现在面临谋杀罪的青少年不是一拨人。
 
Bracci-Selvey说,Devan旷了很多课,要么是直接拒绝上学,要么打电话给她,要求提早接走。
 
她没有透露周一下午是否接到这样的电话, 才让她出现在学校门口,她无法描述亲眼目睹的恐怖的那一幕。

 
她哭着说:“我无法睡觉, 吃不消任何东西---每当我闭上眼睛的时候。那幕悲剧就出现在我眼前” “所以,我不能合眼, 我不要那个可怕的场景再现。”
 
Bracci-Selvey说,她的儿子不是唯一被欺凌,她经常掩护面临类似骚扰的小朋友。
 
Devan同学在追思文中描述了他是一个“对旧车,电子游戏充满热情,对动物充满爱心”的男孩。
 
汉密尔顿警方先前逮捕了四名与他死亡有关的人,但后来释放了两名16岁的年轻人而未受到任何指控。

 
警官Bereziuk拒绝透露为什么会释放两名16岁的少年, 并放弃指控。
 
但他证实,据信被抓的一个14岁男孩是持刀杀死Devan的凶手。《青年刑事司法法》的条款,未 成年犯罪嫌疑人的的名字不能公开。
 
Bereziuk说,调查仍在进行中,并指出调查人员尚未与Devan的母亲交谈。
 
他说:“我现在不去逼迫她。” “我无法想象她正在经历什么,所以我要给她更多时间。 当她可以与我联系并坐下来见面时,我们才会交流。 

另外根据最新报道,该校另一名学生的母亲对媒体表示,相信Devan的死是可以避免的。这名要求匿名的母亲说,自己的儿子也曾遭这位被指控一级谋杀的少年欺凌多年几年.后来不得不转学。 她说,“我向警方报案,向校长哭求,没有用,我想知道为什么不能避免悲剧发生。”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