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谁来接位熙尔





联邦保守党领袖熙尔,在党内压力下辞去党领职位。之前他欲极力坚持到明年4月保守党全会,来定夺党领之位。作为坚持的一部分,他曾革职其高级助手通讯主任Leclare和竞选主任Marshall,以期平息党内对未能击败自由党而胜选的不满,未果因而宣布辞职。至于超支保守党年度办公开销70万,以及挪用党的基金付其子女的学费之事,如果胜选或成为加国总理,则这些连根鸡毛都不是。大选年多点开支本很正常,因工作地点变动补贴子女的学费保守党内也有陈规。其实熙尔在党内口碑并不坏,为人也很努力,这次大选的成绩实际是比以前有所提高的(将自由党从多数政府降为了少数执政)。党内部分人的不满,其实是对未能如愿夺回政权之选举结果的失望。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媒体质疑中国驻加拿大领事馆招募志愿者
你知道川普弹劾案后续流程的7个问题吗?
2020年如何成功安排你的个人财务?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自熙尔宣布退位,外界对保守党领的继任者广泛期待和猜测。比较热门的有前代理党领Rona Ambrose(有对保守党内调查具27%支持),有前阁员进步保守党创党者之一的Peter Mckey(有党内20%支持度);有前阁员Erin O’Toole,和西部阿省省长肯尼、BC前省长Clark、萨省省长及东部NB省长等,甚至还有前保守党总理穆隆尼的公子银行家Mark Mulroney等( 这些人的支持度均在10%以下)。

据说肯尼现时对党领职并不热衷,或许有避嫌合流西部分离思潮的考量。西部众人的出现将被看作西部分离或西部疏远思潮的必然反映也罢,或者以西部崛起为契机染指联邦权力层也好,大概都说得过去。而东部保守党人的出头,则是保守党内对加国政治东西博弈态势的自然反应和平衡。近来不大听得到西部保守党耆宿曼宁的公开言论,而另一位耆宿东部的穆隆尼前总理却出现在联邦媒体,谈论对抗气候变化的问题等。其实这就是对保守党大选表现及未来政策走向的检讨。



保守党党内对大选成绩不尽理想的个人责任之追究有需要,更重要的是对党内政策与社会期望的契合度,尤其是政党政策对国家未来发展的正面影响力度,这才是该诚挚检讨的方向和态度。LGBT问题以及堕胎问题甚至是大麻或其他硬性毒品合法化问题的应对,要匹配保守主义的理念和伦理并不很困难。加拿大毕竟是联邦制国家,保守党的利益也绝不仅限于西部,更忌讳以西部要挟全国;社会保守主义在新时代也应有良性发展,在国家经济发展和对抗全球气候变暖的现实应对上,保守党不仅该顺从潮流迈开步子,甚至该超越意识形态地走在前头引领国家和社会,唤起国民的信心,重新赢得选民的信任。这大概比毫无新意地追究几个人的责任、或简单换个党领,要有意义得多。民众想看到的,不是跟着媒体起劲地猜测谁是下任保守党领的热门人选,而是保守党借选新党领掀起全国性的政策辩论,进行国家未来方向的诚挚检讨。政策方向得到了民众的共鸣,即便选个年轻保守党人当领袖,照样能重现保守党的昔日之辉煌。

久违政坛的夏雷先生(Jean Charest),爱尔兰裔魁北克人,年龄并不老(60出头),却在20多年前当过保守党领袖也当过联邦副总理,最传奇的是曾代表自由党当过魁北克省长,以抑制魁独实现其联邦主义的政治夙愿。对保守党来说,避闪西部分离的偏激、平衡本国东西博弈的政治态势,前总理穆隆尼的爱将魁北克重量级政治人物夏雷Jean Charest,应该是理想人选之一。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