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哈里梅根决定自立门户,迈出告别英国王室身份的第一步





大中报综合讯:根据BBC的报道,1月8日周三,英国萨塞克斯公爵哈里王子与公爵夫人梅根宣布,他们将告别“高级”王室成员身份,通过自己工作获得经济独立。

哈里与梅根发表声明称,他们未来计划将时间分配在英国与北美两地。

BBC获悉,二人在发表声明前并没有征求过包括英国女王与威廉王子在内的其他王室成员意见,而白金汉宫对此感到非常“失望”。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伊朗向美军驻伊拉克基地发射多枚导弹 美国初估无人伤亡
美国前特种兵策划 前日产总裁畏罪潜逃
窃取美国试验室样品 中国医学研究员被捕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据了解,英国王室高级成员均对二人声明感到“受伤”。

哈里夫妇这份声明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二人指出,这一决定是数月反思与内部讨论的结果。“我们计划退出王室‘高级’成员,通过工作实现经济独立,同时也会继续全力支持女王陛下,”声明中写道。他们表示,未来将把时间平衡分配在英国与北美,也将“继续履行我们对女王、英联邦和接受我们资助群体的职责”。

二人还在声明中称,“这种地理上的平衡可以让我们抚养我们的儿子时教导他懂得感激他生来具有的王室传统,也给我们家庭空间将精力集中在我们的下一篇章,包括启动我们的新慈善实体”。他们还将这份声明发表在Instagram的官方页面。

哈里王子与梅根去年十月曾公开表达媒体关注给他们带来的困扰。

英国王室的“重大分裂”
BBC王室事务记者戴蒙德(Jonny Dymond)称,“我认为白金汉宫内的情绪十分强烈,这种情绪可能不是因为他们做了什么,而是他们做这件事情的方式,他们没有与他人商议这件事情会让人感到刺痛。”

“这明显是一个重大分裂,一边是哈里和梅根,另一边是其他王室成员,”戴蒙德称。



白金汉宫一位发言人表示,与哈里和梅根二人退出的讨论“处于早期阶段”,这位发言人称,王室了解他们有意愿希望采取不同方式,但这些复杂的问题“需要时间去解决”。

哈里与梅根在圣诞节期间休假六周,暂停王室职责,与他们的儿子、五月出生的阿奇(Archie)一起在加拿大度过了一段时间。

在1月7日周二回到英国后,35岁的哈里和38岁的梅根曾前往位于伦敦的加拿大高级专员办事处,向加拿大对他们的接待表示感谢,他们称在加拿大收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热情款待。

做过演员的梅根曾在拍摄人气美剧《金装律师》(Suits)时在加拿大多伦多工作生活,她也拥有多位加拿大好友。

前白金汉宫新闻秘书迪基·阿比特(Dickie Arbiter)认为,这一决定显示哈里王子的“头脑由心支配”。

他向BBC表示,在阿奇出生时的“巨大媒体攻击”可能是他们这样做的部分原因。他同时还将这一举动与1936年爱德华八世为迎娶两度离婚的美国人辛普森(Wallis Simpson)退位的决定相比较。

“那是唯一一个先例,但在现代还没有什么事情可以与这次相提并论,”阿比特称。



安保谁出钱?
根据英国报联社(Press Association)报道,非高级王室成员不能配备全职皇家保卫官员。而哈里与梅根方面似乎认为英国纳税人仍将为他们的安保出钱。

哈里与梅根的官方网站Sussexroyal.com指出,二人接受内政部授权的大都会警察局派出的武装警察保护,并指由于二人被列为“国际受保护对象”,因此需要这一层级的安全保护。

这可能会带来新的问题。此前英国安德鲁王子的两个女儿,碧翠丝公主(Princess Beatrice)与尤金妮公主(Princess Eugenie)过去曾因不是高级王室成员而享受纳税人支付的警察保护而备受批评,之后二人安保费用改由安德鲁王子自费支付。

英国王室安保费用一直没有对外公布,外界估计相关支出每年超过1亿英镑。

“兼职”王室成员如何实现经济独立?
Sussexroyal.com称,哈里与梅根的公共活动开支将不再从纳税人支付的“女王拨款”(Sovereign Grant)中抽取。网站还称这笔支出占二人公务支出的5%。



目前二人其他公务支出及部分私人花费由哈里王子的父亲查尔斯王子(Prince Charles)从其“康沃尔公爵领地”(Duchy of Cornwall)中支付。查尔斯王子还负责威廉王子与凯特王妃的部分支出。去年“康沃尔公爵领地”收入共计2160万英镑。

但报联社报道称,二人退出“高级”王室成员身份后并不意味着他们一定不会接受纳税人分毫支出。报联社表示二人的官方王室行程交通费用也由“女王拨款”负责,而Sussexroyal.com表示哈里夫妇对代表女王出国访问“感到骄傲”,暗示二人会继续进行此类活动。

BBC王室事务记者戴蒙德称,哈里与梅根二人“存款可观”,包括哈里从戴安娜王妃处继承的遗产,以及梅根做演员时获得的收入。

但戴蒙德指出,二人仍是王室成员,以现在身份工作可能会引起争议。“他们会被认为用自己的形象来赚取利益,这就会带来很多利益冲突的问题”。

他认为外界目前仍在等待观察,探索这种新型王室模式能否成功,或者“这只是他们彻底离开王室的一个过渡站”。

王室传记作家潘妮·朱诺(Penny Junor)称,她“不是很清楚这会如何运作”,认为这个决定“并没有经过充分考虑”。

朱诺表示,“这是非同寻常的,但也是十分难过的,他们可能不认为自己受到特别的爱戴,但其实他们已经有很多人的爱了。”



公众作何反应?
声明公布后,哈里梅根官方Instagram账号下的声明贴文已经获得超过90万个赞。

“这对你是好事。”许多人回复称,但其他评论就没那么积极了。

“又一个辛普森。这说明美国人没有成为王室成员的毅力。”一则评论称。

英国电视节目主持人皮尔斯·摩根(Piers Morgan)将哈里夫妇从王室退居二线及哈里和威廉王子的嫌隙都归罪于梅根。他发表推特称,“人们常常说我对梅根的批评太过分,但她抛弃了她的家人,抛弃了她的父亲,抛弃了大多数老朋友,让哈里离开了威廉,现在又让他离开了王室。我就说这么多。”

美国作家兼文化评论家米基·肯德尔(Mikki Kendall)在推特上表示:“哈里一直说的很清楚,他不想要王位、头衔,什么都不要。这在梅根加入之前就早是这样了。”



毁了凯特王妃38岁生日
英国太阳报报导,9日是凯特38岁生日。王室作家丹皮尔表示,哈里和梅根投下的震撼弹,无疑毁了凯特的38岁生日。

丹皮尔说:“哈里和梅根的新闻使凯特的生日蒙上阴影。这只是威廉和哈里两对王室夫妇渐行渐远的其中一个例子。对于王室而言,这是悲惨的一天。这两对可能成为王室正面力量的夫妇现在落到如此境地。”

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和菲利普亲王公开祝凯特“生日快乐”,王储查尔斯王子和夫人卡米拉也有祝福。哈里和梅根则是在肯辛顿宫关于凯特生日的官方贴文回应:“祝剑桥公爵夫人生日快乐!”

这不是哈里和梅根首次为王室的庆祝活动蒙上阴影。英国每日星报报导,哈里和梅根去年10月在尤金妮公主大婚当天宣布怀孕,使尤金妮觉得自己的婚礼“黯然失色”,处于泪崩边缘。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