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黑暗王国中的杀戮(1)
——有关文革中几场大屠杀的史料辑录




 
前言  
 
记得,文革期间经常看到红卫兵小报或油印传单上,这里镇压造反派,那里发生惨案,什么青海西宁的屠夫赵永夫指挥开枪屠杀造反派……还有人们私下交谈中,谈到内蒙用酷刑深挖“内人党”,四川武斗死伤很多人,云南开枪开炮镇压回民的“暴动”……这些小道消息很多,当时震惊也好,恐怖也好,由于不是自己亲自经历,过段时间,也就慢慢淡忘了。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每日新闻1月30日 周四 新冠状病毒为全球卫生紧急事件 安省增拨16亿稳定电价
WHO:防止中国新冠病毒扩散,全球进入紧急状态
疫情可能影响加国房贷利率的下调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1966年底回北京,亲自听妹妹讲,北京的红卫兵如何用皮带和棍棒打死一些出身成分不好的人,每天都有板车拉着被打死的人从胡同出来,板车上的死人盖着白布,殷红的血水点点滴滴从板车上往下滴……这些情景引起的震惊和恐怖非常强烈,而且始终难忘。

21世纪初期,在一本名叫《不与水合作》的电子版书稿中(朱建国著,1999年文化艺术出版社出版),有一章为“审视何清涟”,由于何女士的专著《现代化的陷阱》给我留下的印象深刻,我便认真阅读这一章,突然看到何清涟自述中有这样一段文字: 

“1968年的时候,湖南省邵阳发生了一件大规模杀人事件,在资江河上游(我们家在资江河的下游),把那些地富反坏右的五种人吧,全家杀光,尸体就抛到河里或者就地处理,许多尸体每天从邵阳市的资江河漂下来,当时邵阳市人倾城出动,都去观看这些尸体 。那些尸体惨不忍睹,有的女尸被挖去乳房,挖去阴户;有的一家大小尸体用一根铁丝这么穿过去,扔到河里……”看到这里,我感到心惊肉跳!没想到,文革初期不仅北京有残害无辜的暴行,湖南还有这样的大规模血腥屠杀!

来到多伦多以后,通过互联网,陆续接触到一些记述文革期间发生惨案和大屠杀的文章和书籍,心想:我的文革经历与成千上万文革期间无辜被害者比起来,显得微不足道,文革中那些惨遭杀害的人,他们的遭遇更应该记录下来,让后人知道文革真相。于是,我便开始留意网上提供的一些记录文革期间发生大屠杀的调查报告和回忆文章,并断断续续做了一些搜集工作。



到目前为止,就我有限的阅读范围,知道除了最早严家其和高皋出版的《文化大革命十年史》(1986年天津人民出版社,89年被禁)以外,由海外文革研究者宋永毅主编的《文革大屠杀》(香港开放出版社2002年),书中收集了1966~1976文革期间发生的湖南道县大屠杀、内蒙古的“内人党”大血案、广西422剿杀、青海223事件、广西宾阳惨案、北京大兴县惨案、云南沙甸事件共七宗大规模集体屠杀事件(遗憾的是,笔者始终没有读到该书)。另外,大陆作家郑义记录广西大屠杀的《红色纪念碑》(华视文化公司出版,1993);谭合成的长篇调查报告《血的神话——公元1967年湖南道县文革大屠杀纪实》(香港天行健出版社2010年);启之的《内蒙文革实录:“民族分裂”与“深挖”运动》(香港天行健出版社2010年)。还有遇罗文写的《文革时期北京大兴县大屠杀调查》以及张连和《五进马村劝停杀》(载《那个年代中的我们》上册,1998),和广州“吊劳改犯事件”等读到)。此外,网上还提到有广东的“潮汕地区大屠杀”“阳江大屠杀”“海南大剿杀”等等大的屠杀事件……显然,文革期间在全国各地还有许多不为世人所知的血腥屠杀事件。

文革中全国各地发生的这些杀戮,生动地反应了文化大革命的残酷和野蛮,深刻揭示出中共统治的残暴,理应如实记录在案,作为历史保存。但历来取得政权的专制统治者,都是用谎言和欺骗来维护他们的统治,所以,大陆官方对文革中发生的许多暴行严密封锁,自己不讲,也不准别人讲,希望随着时间的推移,让后人忘记这些血写的历史。但这些骇人听闻的惨案既然发生在光天化日之下,纸岂能包住火?(待续)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