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中国病毒源头何在?





(大中报/096.ca特稿):武汉病毒重创中国,现已蔓延成全球流行病,危及整个世界。在人们防治武汉病毒之际,也在追究病毒到底怎么来的?源头在哪里?

最早被质疑的武汉海鲜市场(野生动物传染)、后被外国专家质疑的军方背景的武汉P4病毒实验室、武汉市疾控中心实验室等,都可能是病毒源头。这与2003年的萨斯有相似之处,该病毒传染初始也被说成是源自野生动物,后来中共喉舌《人民日报》文章承认萨斯病毒是因官方实验室泄露导致。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万元港币买人心?
疫情打击经济 中国企业面临裁员、降薪和倒闭
美国大选2020:拜登在“超级星期二”反败为胜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病毒蔓延责任在中共当局
无论最后确定是哪种情况,责任则是确定无疑的,它是人为制度的恶果:如果是野生市场,那就是管理问题。中国早就制定有野生动物管理法规,为什么武汉政府不检查、不制止、不取缔“野生动物市场”?如是病毒研究所“泄露”,之前已有萨斯“杀死”全球七百多人,为什么再次发生“外泄”?这不更是中共管理的问题吗?

更严重的是,既然很早(2019年12月初)就发现了疫情,中共当局却一直隐瞒,甚至把最早发出警告的八位吹哨人医生当作造谣者追究。直到1月23日武汉封城,这中间足足耽误了近两个月。武汉市长说,这期间有500万人离开武汉,成为传染源,蔓延到中国各省,波及世界多国。

谁下令隐瞒?现已确定是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中共官媒说习在1月7日主持过中共政治局常委会讨论疫情。武汉市长说他们对疫情已上报,但没得到上级批准不能公开。这个“上级”清清楚楚就是习近平。因中国自2003年萨斯之后就建立了疫情直接上报中央的制度。习近平在第一时间就知道疫情,却有意隐瞒。甚至在武汉封城之际习近平还做指示,要把政治稳定、社会稳定,即维稳,作为主要考虑。在如此紧急的疫情爆发之际,他想到的不是人命关天,而首先是自己权力的稳定、共产党统治的稳固。此举典型地展示了共产政权的核心:专制统治高于一切,人命在独裁统治面前不过是一个数字。



在仅中国官方承认就有八万多病毒感染者、二千多死亡(实际数字肯定远大于此)、疫情完全没有控制住的情况下,习近平政权仍然一次再次坚拒美国一流专家进入救援。多少本可以挽救的生命就因此丧失!从隐瞒疫情近两个月,到拒绝美国专家救援,习近平手上的人命已难以计数,他已经犯下了应送纽伦堡审判的反人类罪!习近平把毛死后共产党的集体领导制改成了独尊他自己,独揽大权,而且永不退休,所以这次疫情的最大责任者、最大罪魁就是习近平。

这场疫情再次清晰地展示出党天下制度的严重危害。从病毒源头(管理制度问题),到隐瞒疫情(党国利益超过保护百姓生命)都证实,极权制度不仅没有能力避免灾祸,而是制造灾难、人祸不断。

疫情成了中国丑陋的大展示
除制度层面一览无余的弊端之外,武汉疫情也暴露出各阶层中国人劣行、劣迹。首先是恶警、国保,还有那些带上红袖章的所谓疫情防控人员(很多原只是普通的街道闲杂人员等),他们强制人们隔离时粗暴、辱骂,甚至大打出手,像纳粹盖世太保一样野蛮凶残;那种对普通民众的施暴、毫无人道,令人发指。

而民间自发的隔离行为中,也暴露出很多人的极端自私、毫无公德,甚至毫无做人的基本概念。在不少城镇乡村,居民自发地封路、建墙、拆道;对外来的武汉人围堵、歧视、甚至殴打,视他们为“瘟神”。人性、人道、人心,不见了;怜悯、同情、慈悲,没有了。疫情成了中国丑陋的大展示。



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专制靠愚民维持。这种劣质中国人的背后,是共产党独尊的文化,文化塑造人。而力挺这种文化的是政治制度。在中国已形成三者恶性循环:专制制度,落后文化,劣质人。独裁制度独尊党文化,这种劣质文化则塑造了皇民/暴民/刁民(就是没有公民),而这种劣质人,就默认着、支持着邪恶的制度。

怎样打破制度、文化、人这三个扼死中国的链条?不少知识分子一直在思考。早在民国初期、刚结束帝制的中国,梁启超到美国考察,就发现中国人的素质问题。他在旧金山看到那里的华人勾心斗角、一盘散沙,也不参政问政。他痛心疾首地总结:如果中国人的素质不改变,不塑造出新人的话,什么制度(民主)到了中国都没用。他看到了人的问题,提出“新民说”。后来毛泽东想塑造社会主义新人,可能就从他崇拜的梁公那里得到灵感。

文学家和思想家鲁迅则看到了文化问题。他在代表作《狂人日记》中写道,中国文化的本质是吃人,线装书的字缝中写着两个字:吃人。吃掉人的尊严、人的个性、人的自由灵魂。所以鲁迅一辈子大声疾呼“救救孩子”(未来),痛批封建礼教吃人的旧文化。

梁启超看到人的问题,鲁迅看到文化问题,同时代的另一文化人胡适则不仅疾呼改造传统文化,更提出“全盘西化”,要学习西方,全盘民主化、自由化,引入西方宪政制度。

三个恶性链条,要先打破制度
今天的中国疫情更凸显制度、文化、人这三位一体扼杀生命、泯灭人性的链条。怎么解决这个恶性循环?当然,根本在于文化,只有新的文化、人性的文化,才可能塑造出看重生命、尊严、自由价值的新人。但要有这种文化,前提是结束党天下,因为极权制度是党文化的保护伞。制度不改变,党文化的独尊地位不可能撼动,而文化土壤不改变,就不会有新人。所以改变制度不仅是当务之急,更是一切改变的前提。



另外从时效和速度来看,改变文化、塑造新人,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文化的改变不是一蹴而就,而是兼收并蓄、百花齐放、相互竞争,最后优胜劣败,包括保存中国文化中好的部分,改变泯灭人性、限制个体权利的部分。文化不能像法国大革命、中国文革那样,通过政治权力(甚至暴力)来翻天覆地,而只能是一个渐进、选择、融会贯通的过程,它需要时间。

而制度则不同,专制统治,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推翻、终结。像有70多年历史的苏共政权,俄罗斯人民起来抗争后,三天就垮了。原东欧国家的共产政权几乎都是这种模式被终结。党天下被铲除,才能为西方宪政制度和文化的进入提供条件。所以,无论是时间性还是前提性,结束共产制度都必须、只能是第一优先、首要目标。

中国疫情再次对中国人,以及全世界对中共独裁政权仍抱幻想的人,重锤猛砸、当头棒喝:病毒的源头不是野生海鲜市场,主因也不是病毒实验室,而是中南海,是制度导致的恶果!只有结束党天下,从制度层面根本改变,建立宪政民主,确保新闻和言论自由,才不会再有劣质管理导致萨斯、武汉病毒等外泄、蔓延,才可能不再产生隐瞒疫情的独裁者习近平,中国人才可能活得有自由、有健康、有尊严。

这场疫情大灾难,到底会在多大程度上改变专制中国,首先取决于中国人在多大程度上真正觉醒。没有觉醒,就没有推翻专制的勇敢。灾难只有成为契机、带来转机,生命的丧失才不会是白流的血。

编注:更多曹长青文章,请访问https://twitter.com/caochangqing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

评论总数

对本文的评论有2条
無名氏的头像
路人甲 (未验证) on 星期三, 三月 18, 2020 - 11:18
五毛再現!老共只發五毛,出手太小了罷!
無名氏的头像
胜利属于中国 (未验证) on 星期二, 三月 10, 2020 - 17:17
如果病毒源头是给作者发骨头汤的美国亲爹咋办呀!谁说疫情爆发区一定是病毒源头,多读点书,傻逼作者一个!五蠹轮子民运们断子绝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