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COVID-19敲响警钟,我们得考虑自己老了以后如何安度晚年了
COVID-19 should be a wake-up call for seniors. After the pandemic, it’s time for planning





(大中报/096.ca讯)加拿大环球邮报日前发表了一篇Sandra Martin的文章,她是A Good Death: Making the Most of Our Final Choices 一书的作者,该书在2017年获得了卑诗省国家非小说类奖,并入围了Donner公共政策奖和J.W. Dafoe图书奖。

早在3月初疫情还不甚严重的时候,当一个独居老人的成年子女威胁要将其带到乡下躲避疫情的时候,Martin就怒不可遏。她能感觉到和这群她曾经带大的孩子之间代际越带越大, 根本无法理喻。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妻子急症入院 中国人权律师王全璋被剥夺探病权利
国际呼吁中国调查新冠病毒源头,北京一口拒绝
4月27日周一中午12点疫情快报 安省新增确诊424人 死亡个案增57例 加拿大确诊和死亡人数放缓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Martin 在一个寒冷的公园和一个40多岁的风险投资家争论的同时,还要保持社交距离。Martin 质疑这个中年男子为什么把老年人当成蹒跚学步的孩子,应该给老年人做决定的权利。她太气愤了以至于感受到风在耳边呼啸,惊雷在头上翻滚。

对方迅速反驳称这老人家当年就这这么带的他。

是的,但Martin不得不承认他有道理。像Martin这样的早期婴儿潮一代在无忧无虑、无人监管的环境中成长,没有日托、课外课程和夏令营的严格监管。他们可以避免家庭主妇那样孤独而乏味的生活,追求雄心勃勃的事业,抛弃不合适的伴侣,拥抱更大胆的生活方式。

当他们的父母第一次出现虚弱的迹象时,他们就把父母限制在昂贵的、令人昏昏欲睡的长期护理中心里,在那里,从起床到锻炼的一切都被安排好了——相当于24/7日托。当他们珍视自己的独立时,他们希望所爱的人安全:给自己自由,给所爱的人限制,所以他们不必担心父母们。

现在,历史又在重演,老年人正面临着被成年子女以“关心你”为借口关在了笼子里,就像当年老年人强加给自己孩子一样的有系统地照顾。当他们在自己的父母家里尝试集体自娱自乐和集体晚餐时,他们了解了这个实验是如何进行的。他们感谢为他们所爱的人提供食物和洗澡的清洁工和护理人员,这些人对经济现状的关注有限,这意味着许多这些社工正在几个不同的养老院轮班工作,以维持生计。他们几乎没有意识到这样做可能会把细菌和病毒从一个地方转移到另一个地方。

在余生有一个可行的计划是对溺爱有加的成年子女最好的反击。在Martin的人生目标清单上,她最不想很快就体验到的东西是异国情调的邮轮和长期护理中心。



据加拿大总理特鲁多称长期护理中心因COVID-19死亡人数的激增,已经超过了公共卫生模型的预期。他承认这种疫情对老年人的住所和长期护理设施的影响 “比预想的严重得多”。来自北温哥华的Lynn Valley、安大略省Bobcaygeon的Pinecrest、尤其是被比作集中营的魁北克省Dorval的Résidence Herron等地的数据令人震惊。居住里面的老人和附近的居民很容易受到肆虐病毒的侵害。一些惊慌失措的家庭把他们的亲人从长期护理中心里接出来,以便在家里照顾他们,但这些亲人没有装备,没有培训,也疲于应付。

千万不要因为怕成为社会负担而放任自流。Martin一位75岁的有利他主义思维的朋友就这么想的。她给Martin 发了一份电子邮件咨询关于快速无痛的安乐死,这样可以留下资源给更需要的人。作为《死亡权利的社会历史》的作者,Martin认为没有必要。她知道很多人试图结束自己的生命,结果是更高的医疗保健成本而自己处于更糟糕的状态。

正如70岁的美国得克萨斯州副州长Dan Patrick在福克斯新闻的采访中语出惊人地说出“国家经济比老年人生命更重要”的言论,很快便在美国引发了巨大争议。至少Patrick愿意牺牲自己,不像来自卑诗省的保守党议员Marc Dalton提议“回归正常工作岗位”,却忽视了长期护理院的悲惨处境,因为大多数老年人无论如何都很快就会死。

COVID-19将继续传染肆虐,但它是否会激发必要的社会变革?有必要重新审视医疗保险制度,弥补家庭护理方面的明显差距吗?正如我们从许多其他流行病中所知,人类经常好了伤疤忘了疼。像Martin这样的婴儿潮一代人口激增到了 “黄金时代”,这是一场必然会到来的海啸。65岁以上的人已经比15岁以下的人多了;想象一下,再过15年,当早期的婴儿潮一代达到80岁时,这个比例会是多少。我们该怎么处理老年人,或者更确切地说,我们该怎么办?

钱是关键,除非我们想让那些有足够的钱来养老的人,和其他没有家庭或者没有基本收入保障的人有很大的差距。就个人而言,我们所谓的老年人想要确保自己的未来安全和独立,唯一的方法就是现在就掌控和规划我们的未来——一个漫长的未来。



疫情流行是我们展示个人勇气的好时机。一个好的开始是制定或更新我们的遗嘱,指定健康和财务代理人,并与我们的亲人分享我们的临终遗愿。不要在不知道其影响的情况下做决定。例如,在列出一系列特殊的救生措施之前,比如说如果你不能自己呼吸或者心脏停止跳动,了解一下什么是复苏疗法或呼吸机。

如果你没有把所做的决定告诉代理人,那么这个决定就是徒劳的。Martin从一个老朋友那里学到的一个教训,这个老朋友把她列为健康代理人,但从来没有跟Martin说过。当医院打电话问Martin是否认为他们应该让这个老朋友脱离生命支持设备时,她震惊无比。

最后,让你的代理人知道你的文件保存在哪里。她的一个朋友把其丈夫的遗嘱和“不要抢救”的指示放在冰箱里,但这个朋友在丈夫突然晕倒的惊吓中,忘了这些文件放在哪里。

Martin认识很多人,他们以厌恶科技而自豪。这是一个严重的错误。拥抱互联网是一项生活技能,如果你像许多80多岁的人一样失去了驾驶执照,那么这项技能将是必不可少的。在自己的家中自我隔离的同时,短信发送、视频对话、FaceTiming、电子阅读和其他形式的社交媒体意味着你可以与世界各地的朋友和家人保持联系,订购自己的食品,在线阅读书籍和观看电影,与医生和其他专业人士保持联系。

当你因为疫情被困在家里的时候,看看四周。你想在这里度过余生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通过整理和挑选你的必备品,找出阻碍生活方方面面,比如台阶上还没有安装栏杆,并计划必要的改进,比如一楼的浴室来满足你未来的需求。

记住,如果你不自己做选择,别人会为你做的。所以,如果你不想待在一个长期护理中心,你的选择是什么?没有比疫情期更好的时间来展示我们的弹性、成熟和足智多谋。如果我们能同时与年龄歧视作斗争,对我们大有好处。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