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中加“友好关系”不值得维系
The China-Canada ‘relationship’ is not worth saving





(大中报/096.ca讯):环球邮报发表Andrew Coyne的评论文章指出,3月27日上周三,在卑诗省最高法院就华为高管孟晚舟引渡案作出裁决之前,中国政府就警告加拿大,如若孟晚舟引渡案有任何负面裁决结果都将给加拿大带来不利的影响。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要求加拿大立即释放她,以免“继续损害中加友好关系”。北京在此之后的言辞变得更加严厉。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环邮》专栏评论:四百年了,怒火在美国蔓延
虽为新冠阴性 但一家人却出现各种症状
美国疫情加上暴乱 川普仍在火上加油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奇怪的是,加拿大对加中友好关系也是忧虑重重。一条新闻称:“中加友好关系很悬”。另一条新闻则警告说,让引渡程序继续进行可能会“破坏”加中之间的友好关系。还有一条新闻称:“已经出问题的中加友好关系正在变得恶化。”

这就让人摸不着头脑了。加中友好关系从来就没有悬念,也没有遭到破坏,或变得恶化。我们与中国虽然一直有关系,但那是外交层面上的关系。至于那种基于理解对方,有共同的价值观,或至少有同样的兴趣和爱好的那种关系,如今没有,而且已经持续一段时间没有这种关系了。连有些入主渥太华的人似乎也慢慢意识到这一点。想要进一步改善加中关系是不可能了!

从任何意义上讲,我们都无法与那些用绑架我们公民的手段来迫使我们就范的国家建立友好关系,特别是当这些要求无视我们的司法程序时。加中双方之间的关系不是这样维护的。包括前总理克雷蒂安(JeanChrétien)的前幕僚长埃迪•戈登伯格(Eddie Goldenberg)在内的一些人建议加拿大表面向中国屈服,以换取释放“两个迈克尔”(商人斯帕弗和外交官康明凯),这实际上要加中保持那种相互可以捞钱的“关系”,不仅是懦夫的做法,而且是异想天开。

如果加拿大法院判孟晚舟需要引渡,加拿大政府仍可以提出用孟晚舟换回我们的两个迈克尔,因为联邦司法部长有权这么做,那也不能保证中国会接受。当我们如此公开和拼命地寻求加中友好时,北京为何不卖卖关子?为何不继续把两个麦克作为讨价还价的价码?迄今为止,北京已经成功利用这个案子达到了其目的:牵着渥太华的鼻子走,让它在语言和行动上永远不敢冒犯中国。



实际上,“友好关系”的中国一方似乎是接二连三地违反国际法,侵犯人权,并缺乏起码的礼貌和克制,而加拿大政府则不采取任何实际行动,只发表一些敷衍的言论作为回应。在新冠大流行开始的关键几周里,中国是否试图掩盖新冠病毒的传播来欺骗世界?特鲁多考虑良久才敢指出,中国确实存在一些“实质上的问题”。

中国是否准备镇压香港的异己分子,公然蔑视1997年移交香港时与英国签订的协议,将香港也变成一个警察社会? 对此,特鲁多的建议是,现在是时候让中国与香港市民进行“建设性对话”,以使“紧张的局势得到缓和”。

加拿大是否应该听从情报专家的建议,与盟国一起拒绝使用作为中国间谍工具的华为提供的5G无线网络设备?请原谅我这么讲,总理特鲁多一直在这件事上不够强硬,“我们一直在寻求安全官员的建议……我们正与盟国紧密合作,并观察华为的所作所为……”。但是两年来,我们一直没有结论。

对了,还有另一个事要提。中国可能会威胁台湾(最近已从其常年的强势声明中拿掉了“和平”一词),平息西藏,通过“一带一路”倡议将第三世界的大部分地区殖民化,将其少数族裔和宗教团体带进“再教育营”,甚至让加拿大的抗议者和政治活动分子退缩而不敢发声,而加拿大政府的反应充其量是干咳几声。知道为什么吗?还是那个友好关系在作怪。

所有这些无关痛痒的作为并不能平息独裁统治,而是要让所有受欺凌者坚强起来。勇敢面对中国、展示自己的无畏是否会好得多呢?情况并不尽如此。退让也是一种智慧。无论我们做什么,都不可能在短期内让两个迈克尔获得自由,家庭得以团聚。我们自己也不能做任何事情来拯救香港,或阻止中国的其他暴行。



但是我们可以尝试,至少可以说出来。这样一来,我们不仅可以维护我们的自尊心,而且可以向中国政府表明我们不会被欺负,也不会一直沉默下去。也许我们不能说服中国让步,但至少可以让他们猜测我们是否会对他们作出让步。

我们可以与同盟国一起合作。中国的好战态度及其在新冠病毒大流行中的表现,已在国际上遭到了抵制和疏离:各国越来越多地认为,对中国的抵抗和强硬并不会让我们损失多少。在目前的形势之下,加拿大有机会在世界面前重塑形象。我们可以积极支持世界对中国应对大流行病国际调查的呼声。我们可以帮助国际社会反对中国对香港自由权利的插手,支持那里的民主抵抗运动,并向民主人士的领导人提供难民庇护。

正如前自由党内阁部长欧文•科特勒(Irwin Cotler)所敦促的那样,我们可以对腐败中国的领导人实施马格尼茨基制裁。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The Global Magnitsky Human Rights Accountability Act)授权美国政府对违反人权、对一些国家里的腐败人士实施制裁,并将其违法行为的具体情况提交给适当的国际机构。 我们可以和中国在印度-太平洋的竞争对手建立关系,尤其是印度,日本和韩国,并通过他们真正的参与来实现这一目标:外交,商业甚至军事。我们可以接纳保守党的建议从亚投行(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撤出。

最后,加拿大在这一点上表现得特别勇敢,就是大胆承认了台湾事实上或法律上的独立,并支持台湾加入联合国组织。即向习近平政权清楚地表明,国际社会将不再认同长期以来一直被迫遵循的“一个中国”的主张。

我们正处于一个巨大的危险时刻。中国已经被重创,走下坡路,并找茬撒气。中国的这些做法会损害加中关系吗? 这样的关系不要也罢!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

评论总数

对本文的评论有3条
無名氏的头像
路人甲 (未验证) on 星期四, 六月 4, 2020 - 00:50
老粉紅, 鄧大人說終國是駕不倒的! 你怕甚麼?
無名氏的头像
無名氏 (未验证) on 星期四, 六月 4, 2020 - 20:04
终国在哪里? 地理知识好好补充一下,傻逼!
無名氏的头像
無名氏 (未验证) on 星期二, 六月 2, 2020 - 19:06
不维系关系,你这份末流小报吃什么喝什么?你们不就是靠骂中国,领洋大人吐出的骨头活着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