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罢工加上新冠病毒爆发 安省如何给学生出成绩单令老师头疼





(大中报/096.ca讯):根据CP24新闻的报道,安省今年初遇到教师罢工,接着是病毒大流行导致学校关闭,今年的成绩报告单确实难以完成。

其实,教师给学生打分可能会很容易,因为省教育厅已经明说了,学生的得分不能低于3月13日放春假前的分数。因为放春假后,新冠肺炎全球大爆发,安省学校自放春假以来,一直关门,学校转为网上教学。

根据City News在6月7日刊登的一篇报导,读11年级的卡斯蒂洛(Paloma del Castillo)说,她的老师将以3个月零散的在线学习,以及6个星期的面对面授课为基础,来决定她这学期的成绩。而且,这些面对面的授课因全省范围教师的一系列“一天性”轮换罢工,不断被打断。

卡斯蒂洛认为,这种情况下写出来的成绩单没有任何实际意义,不会给学生一个真实的评估,不能看出学生最近的实际学业成绩,或明年学习更多高级教材的能力。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亚裔应该站出来力挺非裔美国人
中国为啥有底气敢于在香港强推新国安法
川普羡慕独裁统治,美国民主制度摇摇欲坠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对于网上教学,卡斯蒂洛说,在家里确实更难理解学习材料,也更难应用学到的知识。她感到挺担心,因为要学的东西,是她未来需要使用的。

老师和家长也有类似的担忧,他们质疑这种异常情况下写的学年成绩单,到底是否有价值。

在安省密西沙加市教高中科学的方老师(Albert Fong)表示,面对面授课与在线授课之间,学生的体验存在“明显的差距”。

他说,在线教育中,基于家庭的创造性项目帮助填补了某些课程的空白,但实验室教学是完全不可能了。尽管有些学生继续表现出色,但教育的质量却无法比较。“我在第一学期和第二学期都教相同的课程,但它们之间有天壤之别。”

“(对学生的)评估是否真实,我相信大多数高中老师都在担心。” 方老师说。

琼斯(Wendy Burch Jones)有2个儿子在读小学,她自己是一名教师。她说,学习方法的根本转变,使教师难以真正评估学生。

她说,对小学生的评估在很大程度上是基于观察和互动,在虚拟教室里,这很难做到。 这学期对学生的评估,将基于正常情况下永远不会采用的那种数据样本。

安省布兰特福德镇(Brantford)的小学老师坎贝尔(Andrew Campbell)也在担心这种在线学习环境。他说,偏远和农村地区的学生和教师,很大程度上没法使用在线教学,因为很多地方没有互联网,有些学生根本无法完成他们应该做的事,有些教师需要坐在学校的停车场,才能获得稳定的无线上网。

坎贝尔说,今年的遇到的困难,加强了他对成绩单价值的根本疑问。他认为目前的报告方式是过时的,因为它提供的是对学生过去的反馈,要对相关问题采取行动为时已晚。

他说,希望这个不寻常的学年,能促使人们重新评估教师与学生及其家庭之间的沟通方式,希望能建立一个评估系统,使学生和家庭能获得即时的信息,而不是通过成绩单去“确认他们已经知道的信息”。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