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加拿大老人传奇的故事:劫持人质只为换一座岛





(大中报/096.ca讯):根据加拿大国际广播的报道,今年85岁的艾迪·海默尔(Eddy Haymour,图)这辈子有过不少身份和标签:吃苦耐劳的移民,告倒政府的原告,理发师,开发商,疯子,劫持人质的罪犯……。对于加拿大导演格莱格·克朗普顿(Greg Crompton)来说,海默尔是个宝。这样的人不见得招人喜欢,但是拿来拍电影是再理想不过的人物。而且克朗普顿有一个优势:他出生长大的卑诗省基洛纳市离海默尔拥有的小岛很近。看海默尔的人生大戏,他的座位是前排正中。

克朗普顿的纪录片《艾迪的王国》从6月18日上周四起在温哥华DOXA纪录片电影节首次公演(线上)。他在接受C卑诗主持人Carol Off采访时讲述了海默尔的故事。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中国正式以间谍罪起诉两名加国公民
川普签署的《维吾尔人权政策法》 惹怒中国
受疫情影响 哈佛取消新生入学考试要求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一切因那个让他想起老家的小岛引起
响尾蛇岛是卑诗省中部奥肯纳根湖上唯一的岛屿。对于克朗普顿这样的本地人来说,小岛虽美,但也是周围随处可见的寻常风景。它的面积不过五英亩左右,上面有野草、岩石和两三棵树,仅此而已。可是海默尔第一次上岛就爱上了它。他告诉克朗普顿,这里让他想起在黎巴嫩的家乡。

那是在1970年。海默尔35岁。他买下了响尾蛇岛,计划在岛上建一座中东文化主题公园。按照他的设计蓝图,岛上要有一座金字塔,一个迷你高尔夫球场,一个肚子里会冒出冰淇淋的巨大骆驼玩偶,小路上跑着马车。他要在这个公园里展示所有中东国家的风土人情,向游人提供“跨文化”的体验。

计划遭到反对
但那是在上世纪70年代,卑诗省中部的乡村地区。加拿大要到1988年才通过多元文化法。海默尔的计划遭到了小岛对岸的桃林镇居民的强烈反对。他们不想让金字塔破坏家门口的田园风光,更不想看到大批游客来来往往。海默尔的行事方式也让他们看不惯。他穿着一身白西装跑到镇上来,在纯朴的本地人眼里就是一个粗鲁的外国大佬。

那里正好是当时的省长贝奈特(William A.C. Bennett)的选区。或许是为了争取民心,或许是他自己也不喜欢这个项目,总之他动员了所有内阁部长,动用了手中所有的权力来阻止海默尔。最后,这个建了一半的主题公园被强行关闭。

海默尔到处控诉,但是没有人相信他。贝奈特在背后给他设置的障碍,要到多年后才被CBC的一个深度报道披露。海默尔自己当时也不知道详情。他只是觉得自己被人坑了。他变得越来越激烈,开始写信威胁政府官员,甚至扬言要炸掉基洛纳的大桥。与此同时,他粗暴对待妻子,家庭关系开始出问题。

被送进精神病院
1973年,海默尔被指控37项罪名。大多数罪名是根据警方派来监视和接近他的卧底便衣的证词提出的,没有进一步的证据。控辩双方律师谈判之后,检控方同意撤销36项罪名,而海默尔同意承认“拥有指节套环”这一项罪名。但是他和辩护律师没想到的是,这项罪名被当成他精神不正常的依据。他被送进了精神病院。克朗普顿认为,正是从那时起,海默尔对政府彻底失去了信任。

那是他人生的最低点。他的妻子也离开了他。从精神病院出来后,他回到了黎巴嫩。但是,他并没有忘记他的小岛和他的冤情。

劫持人质
1976年的一天,他伙同几个表兄弟,手持AK-47步枪冲进了加拿大驻黎巴嫩大使馆,劫持了20名人质。克朗普顿说,他提出的要求总的来说是这么几条:“还我的岛,赔我的钱,给我孩子,告诉全世界我不是精神病。”


在大使等人的斡旋下,海默尔在几个小时后释放了人质,缴械投降。这一次,他的运气出奇地好。加拿大无法起诉在国外犯下的罪行,甚至也没有法律可以阻止他回到加拿大。黎巴嫩法庭以行为失检的罪名判处他相当于200加元的罚款,然后他就回加拿大了。

这个结局听起来很是魔幻。试想如果此事发生在“9.11”恐袭之后,只怕不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起诉卑诗省政府
他回到加拿大以后,把卑诗省政府告上了法庭。1986年,卑诗省高等法院下达判决,裁定海默尔胜诉。主审法官在判决书中说,省政府对待海默尔的方式,“如果不是有意识的残忍的话,也是非常不正确的。”

为了避免在当地再次引起争议,法庭没有要求省政府把响尾蛇岛还给海默尔,而是裁定赔偿他25万加元。

此时海默尔已经五十出头,为那个小岛耗费了二十年的时间。妻子和孩子,除了一个女儿之外,都和他断绝了往来。

打赢了官司让海默尔扬眉吐气。但是在克朗普顿的电影中,海默尔的一个女儿说:“他跟我讲了他的抗争,他为这个岛所做的一切。他打赢了官司当然好。但是他在生活里是赢家吗?才不是。他失去了家庭。”

海默尔的律师说,大部分人遇到这种事会在中途放弃。喜欢一个岛,有一个梦想,做不成也就放下了,日子还要往下过。

但是海默尔为这个梦想搭进去一辈子,如果需要的话,他似乎也不在乎搭进别人的一辈子,更无视他人的感受。这是他性格中令人反感的地方之一。

他在另一处产业上立了一座9英尺高的自己的雕像,面向响尾蛇岛。他告诉克朗普顿,这是给政府看的。他要告诉那些官员:“你们这些混蛋,这是我的岛,永远是我的岛。”

他现在仍然在想办法见省长,见总理。响尾蛇岛现在是一个省级公园。

导演你到底想表达什么?
克朗普顿说,他拍这部电影的目的就是为了完整、生动、全面地展现海默尔这个人,并不想指引观众的评价。实际上,连他自己的感想都是自相矛盾的。这个人非正非邪,人们对他的反应各不相同。这正是克朗普顿想要的效果。

不过他还是补充说,如果说他有一点自己的想法要表达的话,那就是,小心你对一件事情的痴迷。

不过,海默尔的女儿说,这个岛为父亲带来了生活的斗志和动力,这也没什么不好。反正他现在一大把年纪,已经不会再去搞什么劫持暴力活动了。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