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搞裙带关系 特鲁多被指将9亿学生补助金计划外包





(大中报/096.ca综合讯):特鲁多政府将9.12亿元的加拿大学生服务补助金计划(Canada Student Service Grant,CSSG)外包给一家慈善机构WE Charity管理。据CTV的报道,6月29日周一,特鲁多在记者会上表示,政府认为WE Charity是负责管理这个9.12亿元计划的“最好和唯一”的机构。特鲁多于6月25日上周四宣布了该项计划,学生可通过做义工获得1,000到5,000元的政府补贴。他表示,该机构正式启动CSSG计划后,已经接到了25,000个申请。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需要了解香港国安法的四大关键问题
美国将华为等20家中国企业列为被中国军方拥有或控制
博尔顿新书:真正向中国阿谀奉承的人是川普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反对党认为,此举是搞裙带关系,因为该机构与特鲁多及其家族关系密切。

根据环球邮报的报道,总理夫人索菲·特鲁多(Sophie Trudeau)是WE Charity的“大使和盟友”,并为该组织主持一个心理健康播客(podcast)。今年3月初,在苏菲确诊感染新冠病毒前,她和女儿Ella-Grace及她的婆母玛格丽特·特鲁多(Margaret Trudeau)一起出席了在英国伦敦举办的一个室内WE Day活动,并上台演讲。该活动有超过1万人参加。

特鲁多承认他曾在WE的全球活动中多次发表演讲。目的是帮助推动该组织举办的年轻人活动。据报道,特鲁多26日上周五拒绝透露政府给WE多少钱作为管理费用,并称政府公共服务机构认为,WE是加拿大唯一具有能力实施该计划的组织。

联邦保守党和新民主党议员,都在要求联邦政府公布其与WE Charity所签合同的条款。

6月28日周日,三名保守党议员Pierre Poilievre、Dan Albas和Raquel Dancho致信审计总长,要求调查对自由党的COVID-19开支审计中,纳入将CSSG外包给WE的决定。

信中表示:“将这个计划外包给第三方,应该有适当的渠道进行审核。审计总长办公室应该对此进行合法性和透明度的审查。”

新民主党道德操守评论议员安格斯(Charlie Angus)也表示怀疑。他认为,最近政府已证明自己能管理更大型的紧急福利计划,没必要把这个年轻人福利计划外包。他说,他很想知道是谁建议将此计划的管理“私有化”。

加拿大学生联盟全国副主席布雷亚尼斯(Nicole Brayiannis)称,她的联盟对政府在此事上不透明表示关注。她希望这笔钱能更好地花在学生身上。

同时,布雷亚尼斯表示,她担心该计划被用来代替正常的有偿工作,因为该补贴是每小时付10元,低于最低工资。

政府为了鼓励年轻人在疫情期提供志愿服务,通过CSSG向专上学生和应届毕业生提供$1,000至$5,000元的一次性现金补贴,同时也是帮助慈善机构和非营利组织抗击COVID-19的一线工作。



参加这一计划的申请者必须在30岁或以下,拥有加拿大公民、永久居民或难民身份,同时还要符合以下任何一项:

* 申请或入读2020年学院或大学的春季、夏季或秋季课程;

* 不早於2019年12月毕业的专上学生;

* 在海外上学,目前住在加拿大的人士。

特鲁多的政府还因为在志愿服务和有偿工作之间的界线模糊不清而受到批评。

特鲁多说:“我们知道成千上万的年轻人希望在这个艰难的时期加紧努力,参与他们的社区,在他们的社区中服务,帮助他们的国家和他们的同胞。”

“向在年轻人提供奖金补助的想法由来已久,我们知道这确实很重要。”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