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因秋季复课后仍会在线授课 加拿大大学生要求减学费
University students want some of their tuition back due to unused services and online learning





(大中报/096.ca讯):根据多伦多星报的报道,今年秋季返校的大学生们将不会看到往年那样的场景,每天奔波在学校里不同的教室。 随着新冠病毒的持续传播,大量的课程已经都转到线上进行。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疫情造成赤字大幅飙升 标普仍看好加拿大复苏前景评级AAA
魁省2女童遇害 警方证实凶手就是她们的亲身父亲
承认利益冲突 保守党要求联邦财长莫尔诺辞职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因此,学生们再次要求获得一些学费的减免,线上授课无法让学生使用学校设施,所付费用高于实际得到的价值。到目前为止,加拿大的大学还没有把减免学费放到议事日程上,一些学校仍继续要求新生缴纳学生公寓的押金。

西安大略大学三年级学生Hope Mahood表示,“没有疫苗,数百名学生将无法走进大小教室去上课,尤其学校里的许多终身教授都属于高危人群。也就是说,我不应该支付8,000加币只接受线上学习。”

Mahood认为,虽然线上学习为自己积累了知识,但是这种需要自我约束的学习并不是她所要的,无法和她所交的学费相匹配。



Mahood继续说,“我们受到的伤害,这不能仅仅归咎于大学,是疫情摧毁了一切。我希望的大学教育不仅是学习,也包括结识新朋友那种体验。

她说:“疫情却把我们孤立,让我们无法和他人交流相识。”

Mahood表示,每个人在线上学习的经历千差万别。“感觉学习一天后,似乎学到了不少,也有很多教授为学生提供学习材料,然后进行自学。”

Mahood指出,学和教双方都需要快速适应。因为这个转变没有任何的过渡期。

西安大略大学的发言人在一份声明中说,该大学目前正在评估秋季将提供哪些服务。 “如果无法提供服务,我们将考虑调整研究生和本科生的学费。”

此外,该大学还表示已投资了约290万以“支持在线课程的重建”,并增加了对学生的财力资助。

多伦多大学二年级学生Eva Tronina表示,作为理科学生,她的学位取决于实验室环境中的亲身实践。

Tronina表示,“面对面的实践对我来说非常重要,因为使用实验室中不同设备可以把书本知识变为真实的实践。 所以,我觉得我的专业学习将很难在网上完成,因为动手学习是理解正确实验室程序的最佳方法,在家学习完全达不到应有的效果。

Tronina对自己专业教育质量下降显得很无奈,希望多伦多大学能通过减免学费以弥补她的学习缺憾。



Tronina指出:“大学向学生收取的一些费用在秋季已不再适用,例如健身房费用或公车月票。“体育馆不会开放,很多学生都不会回到校园,所以把这些放在学费里已没有任何意义。”

三月份在网上学习的经历使她对秋季的学习能够更加适应表示怀疑。Tronina表示:“在网上完成课程后,消化吸收所教的信息要比课堂教学困难得多,并补充说,她担心即将到来的学期将同样充满了挑战,需要面对音频,视频和连接方面的问题,这只会使学习变得更加困难。 ”

根据加拿大统计局的数据,2019年加拿大学生全日制本科课程的平均费用为$6,463。国际学生的平均费用为每年$29,714。

多伦多大学表示,自三月份以来,学校已经向学生们提供了超过600万加元的经济援助。已经降低了学生服务、秋季健身和休闲计划的非学术等杂费。

多伦多大学的一位发言人在给《星报》的一份声明中说:“我们知道疫情给一些学生造成了经济负担。”

多伦多大学大约90%的本科课程都提供线上课程,秋季有不少课程只提供线上授课。 对于必须亲自参加的课程,例如实验室教学,学校将严格按照有关社交距离和聚会限制的公共卫生指令来进行。

多大表示,对于国际学生,将继续增加奖学金和其他财务支持,以帮助他们完成学业。

多伦多大学的声明最后指出,“我们期待今年秋天能够恢复上课,并欢迎新老学生参与现场和在线课程。但是我们最首要的任务仍然是关注学生老师的健康和安全。”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