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加拿大部分大学只开网课,还将学费提高了15%之多
Some university programs are hiking tuition by as much as 15 per cent





(大中报/096.ca讯)多伦多星报日前发表了一篇来自驻温哥华记者Wanyee Li 的文章。他通过采访获知由于疫情影响,大部分大学改由网络授课,但是今年秋季学费却有上涨的趋势。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疫情持续,富人更富 穷人更穷
8月20日周四中午12点疫情快报 多伦多公校网课集中安排,约克区公校高中生隔日到校
踢开前财长 特鲁多将全面改革社会福利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在经历了一个漫长的、没有暑期工的暑假之后,大学生们要为新的一个学期支付数千元学费,而这个学期的学费主要用于坐在家中的电脑前上网课。

Christian Kapsales 17岁,居住在多伦多,他将于9月进入滑铁卢大学计算机科学专业就读第一年。

尽管由于COVID-19流行,但这所大学和加拿大的许多大学一样,今年秋季学期提供了大量的在线课程,且没有降低学费。



整个暑假,学生们都在呼吁降低学费,理由是就业市场不景气,以及在线课程效果不如面对面授课。

Kapsales夏天本来在德国SAP公司有一个带薪实习的机会,但由于与疫情有关的旅行限制,他不得不放弃。现在,他依靠学生援助来帮助他支付滑铁卢大学的学费和生活费用。一个学期的费用大约为$13,000元。

在《星报》调查的十多所大学中,很多大学都确认将在今年秋季继续执行涨学费的计划。曼尼托巴大学对一些课程的学费涨幅高达7%。

在网站change.org 都有针对加拿大大部分大学的请愿,呼吁降低学费甚至退款。一些人提出COVID-19相关的问题,如暑期就业市场不佳。另一些人则认为,在线学习的价值不如在学校面对面学习。

有一份针对UBC的请愿指出由于大部分课程都是在线授课,大学的水电费和清洁费可能会下降。

但许多大学表示他们依靠学费的收入来实现向在线教学的转变。

在疫情期间,允许数百名学生聚集在阶梯教室上课似乎不再是一个好主意,特别是卫生官员已经将许多COVID-19的爆发与会议、派对和其他聚会联系起来,在这些聚会上,人们处于拥挤的室内环境中。



蒙特利尔市的麦吉尔大学发给《星报》的电子邮件中,其发言人为该校学费上涨3%辩护,称这一涨幅是由魁北克政府制定的。

邮件中还提到麦吉尔大学正在加大对学生和教师远程学习的支持力度,绝大部分学生服务仍可使用。同时学校还在努力创建虚拟社区和关注学生的体验反馈。

麦吉尔大学还增加了对贫困学生的经济援助,设立了紧急支援基金,以及为经济困难的学生提供信用额度选择。

Kapsales认为自己很幸运,如果他的助学申请被拒绝,他的父母可以在经济上帮助他。但他仍然觉得滑铁卢大学做得不好,即使是在疫情期间,学校也无法解释为什么需要收取这么多费用。

他确实收到滑铁卢大学的一封电子邮件,谈到了学校为什么这样收费,以及学费能为大学做什么,还有如何“帮助”学生的。但这些说法没有得到Kapsales 的认可。

他认为邮件中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信息,不能让我觉得该付这么多学费。 

滑铁卢大学确认今年的学费与去年相比没有变化。

和加拿大大多数大学一样,滑铁卢大学也在网上提供大部分课程。



但Kapsales表示,Zoom的网课体验无法取代他从小时候就期待的大学生活。

他以前参加过一些滑铁卢大学提供的Zoom网课,他认为这样的授课没有真正的互动。大部分时间只是坐在那里,Kapsales 把麦克风调到静音模式,感到很无聊。

在安省大学受省府冻结学费约束的同时,加拿大其他大学却在按原有计划继续提高学费。

与去年相比,麦吉尔大学和达尔豪斯大学2020/21学年的学费上涨了约3%,而卑诗省的UBC大学的学费上涨了2%。在曼尼托巴大学,部分课程的学费涨幅高达7%。

在《星报》为此联系到的加拿大国内各地大学中,萨斯喀彻温大学是唯一一个明确表示因COVID-19冻结下一学年大部分学费的大学。

不过,该大学的法律、兽医和牙医学院的学生今年将多付高达15%的学费。

在UBC网站的事项记录中,该校教务长Andrew Szeri解释称疫情和由此产生的在线学习的转换意味着大学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从学费中获得收入。

他表示UBC的首要任务是学校的学生、教师和员工的健康和安全,同时提供最高质量的教学和学习体验。尽管有目前的各种限制,他说:“大学需要学费提供的资源,以便能够适应这种不断变化的学习环境,并确保我们能够继续提供世界一流的教育体验,以及卓越的在线学习体验”。

达尔豪斯大学的发言人在给《星报》的电子邮件声明中回应了这些观点。



回应邮件称每年的学费增长对于维持高质量学术方案的是必要的。在COVID-19疫情之前是这样,而今年秋季则更为明显,因为学校正在努力确保今年秋季能以最高标准给学生提供学习体验。

在《星报》采访的学校中,几乎所有的大学都在降低下一学年的附加收费,比如学生俱乐部和体育活动的费用。达尔豪斯大学正在免除学生的娱乐和体育费用,这将抵消秋季的学费增长。

但在今年夏天学生就业市场因疫情“基本蒸发”后,学生会表示是时候让联邦政府介入了。

加拿大学生社团联盟主席Bryn de Chastelain 称学生们非常担心今年秋天是否能够负担得起回到专上院校,以及他们如何在支付房租和账单之外还能兼顾学费。De Chastelain是Halifax圣玛丽大学政治和经济学专业四年级学生。

今年夏天,渥太华将全日制学生的加拿大学生补助金从$3,000元提高到$6,000元。非全日制学生现在最多可获得$3,600元。

联邦政府还设立了“加拿大紧急学生福利计划”(CESB),为那些在暑假期间找不到工作,又不符合加拿大紧急反应福利(CERB)或EI的学生提供最高$5,000元的补助。

De Chastelain称他的组织与魁北克学生会一起代表了超过35万名专上学生,希望看到这种福利能维持到秋季以后。



他表示联邦政府为学生们做出了一些承诺和一些计划。但实际上,也有一大批学生没有被照顾到。

De Chastelain建议政府取出已取消的加拿大学生服务补助金(CSSG)的9亿元资金中的一部分,用于为低收入学生提供高速网络和笔记本电脑,使他们能够参加在线课程。

根据Abacus Data公司4月进行的一项千人民调显示加拿大约三分之二的专上学生表示,无论是CERB,还是CESB的资金都无法“让他们度过2020年秋季学期”。该民调由CASA委托进行,误差率为3.1%。

然而,据《星报》所了解大多数大学今年的招生人数,无论是国际学生还是其他学生,都没有明显减少。事实上,瑞尔森大学的本科生总体入学率还上升了4%。卑诗UBC大学的国内和国际招生人数都大致保持不变。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