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黑暗王国中的杀戮(32)
—— 有关文革中几场大屠杀的史料辑录


 
 
特别是广西独立王国的“广西王”韦国清,在文革10年里,他纵容和支持杀人数万,双手沾满广西人民的鲜血,文革结束以后又千方百计掩盖自己的罪行,对这个独夫民贼不仅没有进行清算和绳之以法,而且把他调到北京以后,仍然让他担任要职,如任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中央军委常委、副秘书长等职务,1988年7月还授予他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直到1989年76岁去世,他一直位高权重,作威作福。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这些事实告诉人们:在中共统治的黑暗王国里,是根本谈不上公平和正义的。
 
附录:特约专栏作者赵越胜答记者问(赵越胜,男,人文学者,现居法国。1970年在北京参加工作,当工人。1978年进社科院哲学所,参加筹办《国内哲学动态》。1979年进社科院研究生院,读现代西方哲学。1982年进社科院哲学研究所现代西方哲学研究室,他所创建“赵越胜沙龙”,对1980年代中国大陆公共文化空间的营造具有较大贡献。1989年移居法国经商。著有乐评《暗夜里执着的持灯者》、《我们何时再歌唱》、《带泪的微笑》、《骊歌清酒忆旧时》等。)



问:文革中曾出现过许多骇人听闻的惨案,其中最让人毛骨悚然的,是发生在广西的杀人吃人狂潮。请你给听友们介绍一下,好吗?

答:这个题目我想了很久,一直不敢触及,因为实在太血腥,太残酷。在20世纪下半叶,在人类文明已经昌明发达的现代,一个号称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会出现这种事情,实在值得政治学家、社会学家、心理学家一起来好好分析一下。现居美国的郑义先生,曾冒着大风险,亲往广西出事的几个县,实地调查采访,写出了材料翔实,分析到位的著作《红色纪念碑》。这是一部不朽之作,但可惜在大陆不能印行,书是在香港出的。大陆当局就是要想尽办法,封杀历史真相,因为广西的这场杀人吃人狂潮,是以革命的名义,以响应毛的号召,把阶级斗争推向极端的产物的。

广西响应毛的文革号召而成立的造反派,有两大组织,一个是“无产阶级革命派联合指挥部”,简称“联指”,一个是“广西422革命行动指挥部”,简称“422”。当时广西主政的是韦国清,他是所谓“联指”的后台。1968年春天,他就曾调动军队,屠杀“422”组织的造反群众。当时最残酷的屠杀发生在融安县长安镇。那年8月21日,是长安镇老百姓赶集的日子,广西叫圩日,由韦国清当局支持的造反派“联指”带着武装民兵,从镇百货商场中抓到200多名“422”组织成员游街,走到市中心广场时,这些联指的纠察队员,把抓来的人,一个个推到人群面前,宣布罪状,然后有人大声问:毛主席说,专政是群众的专政,对这些阶级敌人,大家说怎么办?围观的愚众大喊:“杀”。只见人群一拥而上,大棒砖头一起向所谓阶级敌人头上砸去,这群造反暴徒手中没有凶器的,就从赶集的农民手中抢过扁担,抡起小摊上的板凳,把人往死里打,一时血肉横飞,有一位目击者纪录道:“哪怕平时与这些牛鬼蛇神素不相识,此时也都成了不共戴天的仇敌,非置之死地而后快。有些人平日是街坊邻居,单位同事,车间工友,同校的师生,平时低头不见抬头见,此时都六亲不认,非把对方打死才解气。满街的哭声、求饶声、追打声、谩骂声、狂笑声,声声撕心裂肺,满街溅撒着鲜红的人血,汇聚成一条小沟,到处是沾满鲜血的砖头、石块木棒,横七竖八的尸体”。

问:这种光天化日下任意屠杀人命的做法,完全超出人的道德底线,平日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人,怎么能下得去手?

答:问得好。什么东西能够做这种暴行的借口?那就是毛的阶级斗争理论,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在这种理论鼓动下,只要面对的人被划入了阶级敌人的行列,就可以任意屠杀。当天下午,县革委会竟然召开会议,肯定这场屠杀的经验,说很值得推广。在广西有21类人被划入阶级敌人阵营,几乎包括各个社会阶层,各种职业的人。也就是说,谁都可以是阶级敌人,想杀谁就杀谁。(待续)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