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加拿大的工资补贴是有利于员工还是有利于雇主?
Is Canada’s wage subsidy benefiting workers or employers? One economist worries companies are using it to pad their bottom line


 
 
(大中报/096.ca讯)多伦多星报日前发表了一篇特约撰稿人Joseph Hall的观点文章。他观察到工资补贴是有利于员工还是有利于雇主还存在争议,有经济学家担心一些公司利用补贴来为公司盈利。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今年3月,随着疫情席卷加拿大大部分经济,数百万员工面临失去工作和薪资的风险,而传统的EI却无法来拯救他们。
 
因此,4月份,渥太华宣布了一项为期12周的计划:从3月15日到6月6日发放加拿大紧急工资补贴(CEWS),这迅速成为多伦多约克大学经济学家 Amin Mawani (马瓦尼)最喜欢的联邦政府反应对策。
 
多伦多约克大学Schulich商学院的马瓦尼称该补贴非常棒,因为投入运作的速度非常迅速。而且他认为公司是大量的员工组成,受益者理应是员工。

 
最初的方案是向损失30%以上营业收入的雇主支付高达75%的工资,每周最高$847元,以留住员工,或在裁员时让他们留在公司。多伦多《星报》的母公司Torstar也是该补贴的受益者之一。
 
然而,当政府在7月底宣布将CEWS补贴延长至12月时,马瓦尼和其他经济学家开始对该计划有所思考。
 
他现在才注意到也许公司才是主要的受益者。
 
新延长的计划涵盖8月2日至12月下旬,将向那些出现亏损小于30%的公司开放,也就是说即使是收入小幅下降的公司也有资格获得一定数量的福利。
 
它还将根据这些公司损失的大小,将补贴与一个复杂的公式挂钩,并逐步将受影响最大的雇主在10月25日至11月21日期间的周福利从目前的每名雇员$847元降至$508元。(此后的福利公式尚未公布)。
 
然而,马瓦尼认为即使是较低水平的福利也有些麻烦,因为如果病毒持续存在或随着第二波病毒的进一步恶化,该计划可能会进一步扩大。
 
马瓦尼称,随着企业的复苏,继续发放工资补贴可能只是在提高那些没有真正计划裁员的雇主的底线。
 
他认为这一揽子计划的一个问题是它补贴了那些不会让员工离开的公司。
 
他说:“在某些方面存在道德风险。它可能最终会补贴那些无论如何都会留住员工的公司。”
 
马瓦尼还表示,该计划可以让企业将其业务中的盈利部分拆分出来,成为独立的实体,同时还可以为其亏损部分申请工资补贴。

 
他举例说一家餐厅的生意正在流失,因为顾客没有来堂食,但他们的在线销售却在增加。
 
他认为一种选择是他们可以将在线销售业务单独成立一个独立的公司,那么即使堂食业务备受煎熬,他们仍然有资格获得CEWS。
 
马瓦尼表示,有的企业需要的员工数量减少,这是病毒造成的直接结果。
 
他又举例像百思买(Best Buy)这样的公司,现在他们的客户由于需要排队进入,所以人流是可以控制的。
 
所以在任何时候,商店里面不再是以往拥挤的50个顾客,而是颇为宽松的25个顾客。现在他们只需要5个销售人员,而不是10个。
 
马瓦尼认为解决这个问题的一个办法是采用德国设计的工资补贴模式,德国模式将一直持续到2022年3月,但只向公司支付员工因疫情而失业的准确小时数。
 
他解释德国的办法是基于与疫情有关的时间支付补贴,而不论公司是否成败。而加拿大的CEWS补贴可以因为公司出现不同的状况,比如油价下跌。
 
然而,最重要的是,马瓦尼称该计划,特别是如果因疫情, 延伸到疫更漫长的未来,可能会阻碍劳动力自然迁移到更可行的企业或部门。
 
马瓦尼认为劳动力随着经济的发展一直在流动,常常是无序流动的。
 
比如说,随着汽车占据了街道和工厂,打铁匠和车夫慢慢失去了竞争力。
 
然而,这种疫情流行可能会以海啸的方式改变经济,将重要部门扫荡一空,可能永远不会完全恢复。
 
马瓦尼表示如果最终客户再也不回来了,那么一个公司需要将劳动力从生产力较低的部门重新分配到生产力较高的部门。
 
他说:“如果我的服务落后时代或者不再有需求,那么我最好学会做别的事情。”


 
许多专家都认为COVID-19也为许多重要的经济部门敲响了警钟。
 
酒店、航空公司、餐馆、游轮。如果这些行业侥幸能在长期的疫情流行中存活下来,那么病毒在社会意识中埋下的恐惧,可能会严重遏制他们一代人的发展。
 
马瓦尼认为如果此时雇主得到补贴来留住员工,从长远来看未必合适。
 
他说:“从短期来看, CEWS的宏观经济效益甚至高于补贴一些不需要补贴的雇主。但从长远来看,我们需要市场信号再次发挥作用。”
 
多伦多大学劳资关系和人力资源中心主任Dionne Pohler则完全有另一种想法。
 
Pohler从一开始就倾向于直接向收入低于一定数额的员工支付基本收入。
 
她认为某些与收入挂钩的福利是一种更好的需求衡量标准。
 
这种以收入为基础的直接付款将解决受益人的实际财务需求,并有助于避免出现令马瓦尼和其他人担心的公司博弈或直接欺诈的可能性。
 
Pohler 认为他们可以避免很多事情,不需要把所有这些福利与参与劳动力市场挂钩。
 
她补充说:“特别是当我们试图拉平COVID-19曲线并保护弱势人群时。”

 
这种直接付款对低收入员工的好处最大,因为他们更有可能失去工作,获得传统的EI福利的机会较少,在家工作的能力较差,而且当他们重返工作岗位时,往往被安排担任面向公众的角色。

Pohler 称这才是政府在最初的福利计划中应该关注的群体。
 
她表示政府应该将员工与雇主捆绑在一起,一旦他们再次开放,就将他们送回他们的工作岗位,这个想法可能会与关闭经济的最初目的相违背:拉平致命的病毒曲线。
 
Pohler说:“你应该只支持那些失业且找不到工作的人,我们应该在试图恢复经济的时候尽快摆脱这些项目。这只是忽略了一开始关闭经济的意图是什么。”
 
基于现成的加拿大税务局收入数据的直接支付,低收入员工可以选择留在家中,而不是增加病毒传播。
 
Pohler认为渥太华仍然可以使用这一战略。而事实上,它已经部分地嵌入了CEWS的另一计划,即加拿大应急反应福利(CERB)。
 
Pohler称判断CEWS的成功与否,或者说它应该持续多长时间,还为时过早。
 

 
她表示人们对什么样的企业从中受益还不够了解。如果大部分是大企业还在赚取巨额利润,并向股东派发股息,那么她认为从长远来看,这是有问题的。
 
Pohler 称如果CEWS项目让小企业在减少和补贴员工的情况下保持生存,并在经济复苏时迅速重新雇佣员工,那么这将是一个“付出回报”( cost benefit)的成功。

Pohler认为鉴于之前的不断延期和病毒的持续变异,CEWS肯定可以再次延期。
 
马瓦尼称最终经济应该跟着消费者走。如果疫情从根本上改变了消费者的需求,那么经济、员工和为他们服务的政府项目也应该跟随这些转变。
 
他表示消费者才是上帝。如果消费者需要什么,那么生产力应该转移到消费者需要的地方上去。
 
他说:“我们不能继续给钉马掌的员工发放补贴了。”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