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黑暗王国中的杀戮(35)
—— 有关文革中几场大屠杀的史料辑录


 
 
酝酿了三十年,2005年我提笔写一部文革小说,初时定名为《长夜漫漫》。其中有一章就是清理阶级队伍运动中的乱杀人,其起源即是这次出差中所闻。在写作过程中,我查询了一些资料,发现有些文献涉及到我一直想要了解的江西文革杀人细节。现在摘录如下: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一)汝其的《支左日记》。其中日记最重要的有几篇:“1968年9月25日星期三,接待组向我报告一个重要情况。瑞金县一个干部来反映:22日县里召开了公社专案组长会议,强调深入开展‘三查’,大反右倾,学习广东一些地方的经验,权力下放,搞‘民办枪毙’。敌人很猖狂,他们要杀我们,我们怎么办?要拿出成绩向国庆献礼。会议结束后,23日上午,律阳公社就杀了七个人。他说,这个杀戒一开,不得了。公社、大队干部可以随便杀人,他们想杀谁就杀谁,不要立案,不要证据,不要审批。这样下去,后果不堪设想。现在各公社集中了‘三查’对象5000多人,如不立即制止,几天之内,可能全部杀光。我立即把这个情况报告了保卫部领导。



1968年9月26日星期四。瑞金县今天继续来人反映该县搞‘民办枪毙’、乱杀多人的问题。据不完全统计,23日、24日两天之内,全县各公社、大队大约杀了120多人。大多是以组织‘反革命集团’、‘暗杀团’的名义,(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杀害的。杀人的方法除了枪毙外,还有用石头砸、木棒打、刀子捅的。有的把人杀死后,推到悬崖下,连尸体都找不到。真是骇人听闻!难道这就是阶级斗争吗?
 
 1968年10月22日星期二。群众专政组组长庆贺一行三人,去瑞金县调查‘民办枪毙’乱杀人的问题,共去了十天,昨晚归来。他说,瑞金县有一个公社9月23日起至10月7日上,共杀了177人,年龄最大的70岁,最小的只有11岁.有40多人是地富子弟,50多人是贫下中农出身,其他是四类分子。都是以现行反革命或组织反革命集团的名义,(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杀害的。9月23日,杀34人;24日,杀90人;24日晚,县革命委员会徐主任发现这个情况后,立即召开公社干部会,叫坚决制止。但又连续杀了三天。25日杀15人,26日杀16人,27日杀19人。到28日才基本刹住车。 
  
瑞金县这次搞‘民办枪毙’的,共有28个公社一个镇。其中杀得最多的是律阳公社,共杀了89人,占全县杀人总数的一半。这个公社从解放到现在才枪毙34人。这次杀人相当於过去的两倍半还要多。我当初(2005年至2006年)是从网上查到上述资料,并复印下来,近日我再到网上查这篇汝其日记时,发现上述最关键的几篇日记已经不在网上了,好在这个日记还有一个出处可查,那是《天涯》杂志1999年第1期。



用小说形式记忆文革。南昌大学教授胡平写的《程世清在江西》,它涉及到除了汝其在他的《支左日记》中提及的瑞金县以外,杀人还波及到邻县的重要情况。《随笔》2009年第二期可查到此文。另外胡平教授引用的数据来自《当代江西简史》(2002年当代中国出版社出版--注意!不是《当代中国江西省》卷,该卷对这段重要历史一带而过;但那部《简史》却有详尽记述)。其中给我们提供了重要信息如下:“汝其没有提及的是,受瑞金‘民办枪毙’风潮的波及,同属赣州地区的兴国、于都两县,也各杀了以‘五类分子’及其子女的270余人和500余人。……‘文革’中,越是瑞金、兴国、于都这样昔日的‘苏区’,杀人的事件越是蔓延难止,越是暴戾成风,表现为一种群体性的走火入魔,民间性的血色狂欢。”
 
据不完全统计,江西在‘三查’和随后进行的‘一打三反’运动中,共揪斗了90多万人,制造冤假错案4102起,被错误打成‘反革命’的有171000多人,其中被打死、逼死二万多人。据其他材料揭露,清理阶级队伍运动中,瑞金县在“民办枪毙”的恐怖政策下,总共杀死了300多人。具体数据目前尚未看到,加上于都县500多人,兴国县270多人,起码就是1000多人了,距上文所述“被打死、逼死二万多人”尚差甚远,精确数字更待考核。(待续)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